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5章 说句公道话

作者:二将字数:3947更新时间:2020-04-25 09:00:33
    二号一大早,周文便赶到了瑞泰研究所。

    还是研究所副所长方景盛接待的他。

    “不好意思周医生,昨天有所怠慢~”

    “没事没事……”

    简单寒暄了两句后,双方便直奔主题。

    经过一番商谈后,研究所以每株1200块的价格,每月预定100株。

    三天送一次,每次10株。

    另外钱的话,除了第一次10株作为“保证金”外,以后每次现结。

    随后双方草拟了一个协议。

    签署完毕后,周文把带来的10株DNA留下来。

    “方所,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双方握手之后,周文笑容满面的离开了研究所。

    随后他又赶往了另外一家永宁制药研究所。

    程序基本上大同小异。

    而价格比瑞泰还高了50块,一株1250。

    高浓度DNA,在哪个药物研究所都是抢手货,要不要购买的唯一问题就是,研究所经费够不够?

    在经费充足的情况下,巴不得所有药物测试DNA,全部都使用高浓度DNA呢。

    在签署了采购协议后,周文也是留下了10株DNA。

    也就是从以后每三天,周文就会有24500块的进账。

    一个月送十次,这就是接近25万了。

    而且跟上次卖农药专利不一样,这可以是长期的。

    每个月都有这么多的钱。

    从这一刻起,周文才算真的快要脱贫了。

    等出了研究所后,周文心情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火热无比。

    他骑着心爱的电瓶车,迎着炙热的空气,忍不住唱起了歌。

    【在同源染色体上的等位基因分离】

    【非同源染色体上的符合自由组合定律】

    【你数染色体,要数几个着丝粒】

    【姐妹染色单体分开就不能再叫单体】

    【间期前I 中I 联会在哪个时期】

    ……

    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全是重点难。

    可惜,周文当年高考的时候,这首周杰伦《爱在西元前》版的《减数分裂》还没有出来。

    要不然生物也不可能考成那逼样,导致大学时被调剂到生物去。

    冥冥中,一切都有定数……

    检测中心六楼,小会议室。

    杨立群、张曙光,另外还有江州市疾控中心的两位砖家,每人都捧着一份实验报告,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朊病毒是一种非常奇葩的病毒,它具有和一切已知传统病原体不同的特性。

    它对物理化学因素有非常强的抵抗力,高压蒸气消毒不能使朊病毒完全失活;

    对紫外线杀菌灯的抵抗力,比常规病毒高200倍;

    对离子辐射和超声抗力也很强,10%~20%的福尔马林溶液中可存活18个月。

    另外还有,朊病毒不被多种核酸酶灭活,在电镜下还看不到病毒颗粒。

    总之,朊病毒就是“病毒中的病毒”。

    正因为朊病毒这些奇葩的特性,全球无数科研院所都在试图研究它。

    但凡有一点点科研发现,都会在世界上引起巨大的轰动。

    杨立群当然也希望有点什么发现。

    可是现实很残酷,守着侯保国这个“宝库”研究了十来天,除了确诊他感染了朊病毒外,其余的一无所获。

    别的病毒研究,好歹还会有失败一说,朊病毒研究根本连入门都还没有找到呢。

    疾控中心其中一个砖家说:“为了安全起见,我看还是把侯保国转移到金陵那边去吧。”

    另外一个砖家也是点头附和:“是啊!虽然朊病毒常规情况下的传播率非常低,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一点好。

    杨组、张组,你们说呢?”

    两个砖家,对于研究朊病毒根本不感兴趣。

    研究出成果了,跟他们没有关系,因为是第一人民医院申请的课题;

    可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他们作为卫生局下属单位的直接负责人,那是要跟着背黑锅的。

    这种吃力不讨好、甚至还要倒霉的的事情,谁愿意干啊?

    杨立群闻言立刻反驳说:“这怎么行呢!侯保国的病情有多么特殊,相信你们也见到了,这是极其罕见的病例,怎么能说不研究就不研究?”

    张曙光也说:“是啊!起码我们也要搞清楚他的发病原因啊。”

    他刚去了一趟侯保国的老家,提取了一些侯保国远房亲戚的血液标本,想看看是不是家族遗传?

    目前标本正在检测当中。

    见他们反应激烈,两个专家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杨组、张组,病人什么情况,你们想必也清楚,说个不好听的,这就是个定时炸-弹,我劝你们还是想想清楚,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就在几个人争执不休的时候,办公室门传来了敲击声。

    “笃笃笃——”

    随着几声敲击,门被人从外面拧开了,“张组你回来啦……”

    周文话没说完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外人在,仔细一看,原来是疾控中心的指导专家。

    周文打了个招呼,随后便坐下来旁听了。

    刚刚他在办公室外面,就听到几个人吵的脸红脖子粗。

    等他坐下不到三分钟,几个专家又开始争执了起来。

    官大一级压死人。

    两个疾控中心的砖家,毕竟有职务在身,张曙光和杨立群尽管百般争辩,但是当两个砖家用上命令式语气时,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就在周文考虑着怎么帮腔时,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声。

    【叮!帮助侯保国留在第一人民医院,请问是否接受?】

    “卧靠,这也能算是任务嘛……”

    周文好笑的吐槽了一句,打开系统领取了任务。

    “咳咳咳~”周文咳嗽了一声,说:“各位老师先别激动,听我说句公道话……”

    杨立群等人估计也是争吵累了,于是都不说话了。

    周文说:“那个……德国慕尼黑大学神经病理学和朊病毒研究所、‘非寻常病毒说’的威斯曼博士认为,感染组织抽提物中的感染因子是holoprion,它由两种成分组成,一是apoprion,即PrPSc……”

    周文把当前国际普遍认可的几种朊病毒学说,以及最前沿的检测朊病毒方法说了一遍。

    因为他说的是德国最新研究发现,里面有大量德文词汇,所以就中文、英文、德文,三种语言夹杂着讲。

    杨立群和张曙光还好,勉强能听个大概。

    两个疾控中心的砖家则是一脸懵逼,根本听不懂周文在讲什么。

    他们所了解的朊病毒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了,和当今国际前沿的知识,差了一大截。

    “作为国际朊病毒学的资深研究专家,我认为威丝曼博士的观点很正确。李教授、郑教授,你们觉得呢?”

    两个专家尴尬的笑了笑。

    他们根本听不懂周文刚刚讲的什么,甚至也没有听说过那个“威丝曼博士”。

    但是作为疾控中心的专家,怎么可能在周文这个年轻人面前承认自己薄学寡识呢?

    硬着头皮说:“嗯!威丝曼博士说的对。”

    “是的,我也认为威丝曼博士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周文笑说:“既然如此,还是由咱们继续对侯保国继续观察研究比较好。

    毕竟转移到金陵那边去,其采取的观测研究方法,和我们这边并没有什么区别嘛。

    我们可以采用威丝曼博士的方法,用重组方法将酵母菌朊病毒的决定区与大鼠糖皮质激素受体融合实验。

    如果还是不行的话,到时候再转移到金陵去也不迟。

    李教授、郑教授,你们觉得呢?”

    杨立群和张曙光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李教授和郑教授没想到周文的“公道话”,居然是给他们下套子,心里郁闷不已。

    但是刚刚还说威丝曼博士说的有道理呢,总不能转头又去反驳吧?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嘛。

    陈教授看了眼周文,眼睛里满是深深的怨念——这小子长得人模狗样的,也不是个好东西。

    陈教授迟疑了一下说:“那……好吧!再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行的话,到时候一定要转移到金陵去。”

    “好的好的~”

    “那我们就先走了~”

    “两位教授慢走……”

    【任务条件已经达成,请问是否立即提交任务……】

    听到耳边响起的提示声,跟在后面的周文好笑不已。

    这个任务做的真轻松,光耍嘴皮子就完成了。

    随后和杨立群以及张曙光,一直把疾控中心的两个专家送到大楼下,看着他们坐上车离开。

    张曙光问周文道:“你说的那个威丝曼教授……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我也没听说过。”杨立群也是一脸狐疑的样子。

    刚刚在办公室里他们没好意思问,免得那两个疾控中心的专家,门缝里看人,把他们看扁了。

    不过他们两个这段时间为了研究朊病毒,查阅了很多外国资料文献,但是从没有听说过威丝曼这个人。

    至于融合测试技术,这个倒确实是当前国际最前沿的朊病毒治疗方法。

    不过还处于实验阶段,没有周文吹的那么玄乎。

    周文嘿嘿笑道:“我瞎编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威丝曼这个人。”

    杨立群:“……”

    张曙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