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77章 算你小子走了狗屎运

作者:二将字数:3844更新时间:2020-04-16 09:01:51
    在几个医生护士的注视下,黄睿新奇迹般的恢复了自主呼吸。

    两个医生都没有时间去关心周文到底给了多少剂量,上去查看起黄睿新的情况。

    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黄睿新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虽然只是一条缝,但确实睁开了。

    “……”

    “……”

    “……”

    所有人心里都在想,真他妈,见鬼了,周文到底用了多大剂量的肾上腺素,效果居然这么霸道?

    把一个濒临死亡的人,硬生生又从鬼门关给拖了回来!

    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间,所有人都盯着体征监测仪。

    黄睿新的各项体征数值在短时间内回升了一点后,又开始出现了下降。

    刚刚激动的众人,心里都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黄睿新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再高剂量的“肾上腺素”,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现在就看他本人的求生意志了。

    周文俯身到黄睿新身边,问道:“听见我说话吗?听见就眨眨眼睛。”

    周文说完三秒钟,黄睿新眨巴了下眼睛。

    周文说:“你给我听好了,特效药在路上呢,再有两个小时就到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要闭眼睛。

    你要是闭上眼睛了,那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听到没有?”

    黄睿新又眨巴了两下眼睛,眼角随之流下了泪水。

    周文说:“你现在哭有个屁用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黄睿新泪水流得更快了。

    周文说:“你说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有钱玩什么不好,非要去玩那些恶心的东西?还跑去非洲,你这不是厕所点灯,找屎嘛……”

    房间里的几个小护士,闻言想笑又不敢,脸上憋的通红。

    “咳咳咳……”站在唐永亮旁边的男医生,咳嗽了一声,小声提醒道:“那个……周医生,病人现在精神非常脆弱,还是不要刺激他吧,万一……”

    周文充耳不闻,“就上个月,我们医院来了一对小夫妻俩,去非洲看什么动物大迁徙,还到处摸那些野生动物,结果染上了一种“超级真菌”。

    超级真菌和超级细菌一样是一个泛指,意思是对各种抗生素具有非常强耐药性的真菌。

    最后你猜怎么样了?

    无药可救。

    男的右手截肢,女的左手截肢。

    所以啊,不作不死。”

    顿了一下周文问道:“听到我的话嘛,听到了眨眨眼睛。”

    黄睿新艰难的眨巴了下眼睛。

    周文又道:“这次你要是能侥幸活下来,以后不要再瞎几把搞了,不是每次都是这么幸运的。

    至于HIV,你也不用太担心,以目前的治疗水平来说,在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的前提下,体内的病毒量可以控制到检测不到的水平。

    也就是说,你可以有着正常人一样的身体状态,活到正常人的寿命是完全可能的。

    而且医学在不断发展,未来也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

    但是记住,以后,一定要带套……”

    病房里的医生护士,都被周文说笑了。

    不过他们也明白了周文的用意,他在用这种方法来唤醒黄睿新的求生欲望。

    中午十二点。

    杨立群来了。

    十二点半。

    张曙光来了。

    算上周文,江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测中心的三大病毒专家,悉数到场。

    此时病床上的黄睿新,各项生命体征,早就已经超过了警戒线,换成一般人,早就已经脑死亡了。

    但让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是,黄睿新居然没有昏死过去,甚至其中一只眼睛还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里面散发出暗淡的光芒。

    犹如风中蜡烛般,随时都可能熄灭。

    病床前的周文还在说,“你知道我们做急性毒性实验时,经常说哪两句话吗?

    第一句,我靠,这怎么还不死?

    第二句,我靠,这怎么死了……”

    病房里的几个女护士,早已经泪流满面。

    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可怜黄睿新谈不上,就是莫名其妙的想流泪……

    十二点四十五,EIV特效药终于到了。

    床上的黄睿新眼睛里已经没有了色彩,犹如死人一般,只有心脏还在顽强的跳动着。虽然很慢。

    周文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护士开始注射药剂。

    此时黄睿新体内的EIV和HIV病毒,战斗几乎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吞噬的同时也在飞快的侵蚀健康的细胞。

    而EIV特效药的注入,就像是在沸腾的开水里,泼了一盆冷水样,那些攻击性强悍的EIV病毒,全部偃旗息鼓。

    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微观画面。

    随着药物洪流的流过,血液里的EIV病毒,全部粉身碎骨,成片成片的倒下,留下了满目疮痍的战场以及HIV病毒。

    而那些HIV病毒环顾自周发现,之前跟它死磕的对手,居然就这么被干掉了,估计一时间还有些懵。

    等确定死对头真得被灭掉后,欢呼了一声,开始接收EIV病毒留下来的地盘……

    很快,周文耳边传来了惊呼声。

    “你们看,脉率开始上升了。”

    “血氧度也上升了……”

    周文回过神看了看,黄睿新的各项生命体征都开始出现了变化。

    周文松了口气,看着病床上的黄睿新,暗自道:“遇上我,算你小子走了狗屎运……”

    接下来就没他的事情了,站起来朝张曙光和杨立群问说:“走吧?”

    张曙光又看了眼病床上的黄睿新,面带疲倦之色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周文脑海里响起了任务完成的提示声。

    …

    …

    晚上下班后,顾逸飞约周文吃饭。

    周文本来今天有些累,但是好基友三番五次邀约,老不去也不好。

    他就回去洗了个澡,然后乘车去了附近一家临湖饭店。

    两人对坐而饮。

    周文浅饮小酌,边吃边看窗外风景。

    心情很舒畅。

    而对面的顾逸飞,吃着吃着,突然慨叹了一声,“哎——”

    周文奇怪道:“叹什么气啊,被甩啦?”

    顾逸飞端起黄酒酒壶,往青花瓷杯子里又斟了一杯,然后说:“今天听了一个小患者的故事,非常致郁,你想不想听听?”

    周文连连摆手,“别别别,你一个心理咨询师都致郁了,你还说给我听干嘛?

    我告诉你啊,我今天心情不错,你别给我扫兴啊。”

    顾逸飞:“可是我实在不吐不快啊,你还是听听吧,也顺便帮我出出主意。”

    “……”周文转身朝服务员招手道:“给我来一瓶肥宅快乐水。”

    服务员过来笑问:“先生,请问什么是肥宅快乐水?”

    周文:“可乐。百事可乐。”

    顾逸飞跟道:“给我也带一听。”

    “好的,两位先生请稍等……”

    顾逸飞喝掉杯子里的黄酒,说:“我不是开通了薇信公众号专栏嘛,今天下午有个小患者给我发消息……”

    周文喝着可乐听完了顾逸飞致郁的故事。

    事情很简单,就是十八线城市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长期受到后妈以及异父异母弟弟打骂虐待的故事。

    从她记事起,她的后妈和弟弟就不停的虐待打骂她,而女孩早早就学会了写日记。

    她把母亲和弟弟每一次虐待打骂她的经过,都写了下来。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已经写了四本日记。

    而顾逸飞致郁的原因是,那个小女孩把日记本里的一部分虐待打骂过程发给了他。

    里面详细描述了后妈和弟弟用什么方法虐待她,打她等等,让人看得恨不得宰了那对禽兽不如的母子。

    周文也成功致郁,愤怒道:“为什么不去报警呢,这已经构成犯罪了啊。”

    顾逸飞喝了口可乐,说:“你是站在上帝视角,想当然了。

    首先JC不一定会受理这种家庭内部的“鸡毛蒜皮”小事,而那样回去后,后妈极可能变本加厉的虐待她;

    其次,她那个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也并不一定会为了她跟老婆离婚。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那个小患者的处境可能会更糟糕。”

    周文:“难道就任由他们做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顾逸飞叹息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啊!所以我才发愁。”

    周文喝了口可乐说:“我觉得你是把事情想复杂了。

    这可不是什么家务事,这是犯罪,绝对不能姑息养奸!

    立马报警处理,如果当地不受理的话,就给他捅到网上去。

    另外,如果担心你的小患者因此失学的话,可以资助她读书嘛,这点钱你又不是出不起。”

    “这个嘛……”

    顾逸飞考虑了一下,下定决心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试试看……”

    周文吃过饭回到家,沈雪和左萌萌她们还没有下班呢。

    妇产科加班是常事。

    周文洗过澡后,习惯性泡了一杯茶,点了根烟坐到阳台上准备开箱……

    ———

    ps:对不起,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