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42章 这不可能

作者:二将字数:3602更新时间:2020-03-30 09:04:13
    “简直莫名其妙。”

    王辉耀忍不住说了一句。

    王辉耀妻子问怎么了,王辉耀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王辉耀妻子听完说:“要不看看嘛,万一是真得呢?”

    “怎么可能嘛,这个概率比买彩票中1000万还低。”

    王辉耀妻子便不说话了。

    王辉耀说完还不解气,气愤道:“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浮躁,满瓶水不动,半瓶水晃荡,水平不怎么样,牛皮吹的山响。”

    “行了行了,吃饭吧。谁还不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

    “那我年轻时也没敢吹这种牛啊!”

    “……”

    吃完饭,王辉耀坐到沙发上休息了一会。

    也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回荡起了周文说的话,忍不住就打开了手机。

    他要目睹一下,周文写的论文到底有多么“精彩”?

    《水稻蚜虫的基因改造技术》

    光看到这个论文题目,王辉耀就一肚子火。

    他研究了小半辈子水稻蚜虫,虽然一直打着生物技术的名号,但是业内人士都知道,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罢了。

    当然,全国都一样。

    正因为如此,他非常痛恨别人拿这种东西到他面前现眼,因为他太清楚基因改造有多么困难了!

    国内没有哪个研究所,能真正沉得下心来搞这个东西。

    一来是太困难了,几乎不可能成功。

    再一个,付出和收益不成正比,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去研究研究生化灭杀配方呢。

    而他以前也正是这么做的,这些年陆陆续续也卖了不少化学药物配方。

    王辉耀一目十行的往下看去。

    毫无亮点的开头,甚至语言结构里还能看到熟悉的影子,不出意外,这个开头应该是抄的,只是语言经过了重新组织。

    “就这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改造基因?”王辉耀鄙夷了一句。

    虽然潜规则,本科生通篇引用率低于30%,都算合格。

    但是开头就抄,后面他相信也好不到哪去。

    继续朝下面看。

    “咦?”

    让王辉耀没想到的是,底下不是常见的大段大段的猜想性叙述,而是实验过程和实验结果,并且配有大量的实验图片。

    王辉耀眉头一下紧锁。

    开始一目十行的看,慢慢逐段逐段的看。

    再然后,一句一句的看。

    看着看着,他又开始往回看。

    然后研究图片上面千奇百怪的水稻蚜虫图片,再结合数据。

    王辉耀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拿着手机的手指也开始颤抖了起来,嘴里呢喃道:“这,这,这不可能的……”

    ……

    这个礼拜周文非常忙,基本大半时间都待在图书馆里,查找各种资料文献,写论文的同时,也为接下来的答辩会做准备。

    他这个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论文,而是十分论文,差一点点能登上CNS的级别。

    简单来讲,就是够得着严宁、史一公他们的水平了。

    这种论文发出去,在国内生物界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可是,一个人独自完成水稻蚜虫的基因改造工作,说出去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所以他不仅需要讲故事,而且还要找1~2个配角来配合他一起讲故事。

    基因改造技术本身,这个比较容易,反正已经改造成功,他说什么是什么。

    他说摔了一跤,然后不小心打翻了试管,试管里的重金属农药倾洒在水稻叶片上面,让他无意间发现了配方。

    谁有意见?

    所以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不过为了避免引起太多人的怀疑,还需要对研发过程进行“艺术加工”。

    他已经有了大概的腹稿了。

    周文给王辉耀打完电话后,径直回到了寝室楼。

    这几天忙着查资料写论文,一直住在学校里。

    不过今天晚上他要搬过去住了。

    回到寝室,鹿娘和刘玉坤正好在。

    鹿娘看到周文进来,看看床上的肩包和拉杆箱说:“你在外面租房子啦?”

    周文点点头,“嗯,在枫叶弄。”

    刘玉坤开玩笑道:“枫叶弄房租那么贵,你那点工资够不够的啊?”

    “还行,我跟别人合租的。”

    鹿娘说:“我记得枫叶弄那附近,没什么医院吧,周文你到底在哪个医院上班啊?”

    之前周文说过,他在“一院”检测科上班,寝室里人都听成“医院”了。

    像周文这种生物本科生,能有什么像样的医院要他?

    所以为了照顾他的面子,谁也没有详细去问。

    周文笑说:“附属医院啊。”

    “什么,你在第一医院上班啊?”

    “真得假的啊?你不是说……卧靠,你说的是一院啊,我们还以为是医院呢。”

    鹿娘和刘玉坤都是无语至极。

    刘玉坤随后问道:“那你干嘛啊?”

    “就是,提取白鼠DNA,做做PCR实验之类的。”

    “那一个月工资多少啊?”

    “呃……7000。”

    “卧槽,工资这么高?”

    刘玉坤和鹿娘都惊呆了,一般像他们这样的本科生,除非是热门专业,要不然实习期一个月撑死了也就两三千块钱。

    周文这样的生物本科生,实习期一个月拿七千,简直凤毛麟角。

    随后刘玉坤跟鹿娘问了好多问题。

    等最后听到周文说,他有编制时,两个人直接傻眼。

    虽然大家从来不说,但是心里基本上都认定了一个事实,毕业后的短时间内,周文会是寝室里混得最惨的一个人。

    结果谁能想到,他竟然悄没生息的端上了“铁饭碗”,而且待遇那么好,六险一金,房补车补饭补,一样不少。

    这样的工作,简直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老周你太不够意思了,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居然不跟我们讲!”

    “哎老周,你跟我们说实话,你是不是家里有关系啊,居然能拿到一院的编制合同。”

    “废话,他又没参加过医院的统招考试,肯定有关系啊,这还用想嘛……”

    两个人一唱一和,把周文说成了背景深厚的世家子,出来体验人间疾苦来了。

    “呵呵,大家四年了,我有没有背景,你们还不清楚啊,就是一点点运气罢了……”

    周文大概解释了一下他拿到编制的前因后果。

    并且谦虚的表示,“运气”占了大部分原因。

    鹿娘和刘玉坤听完后感慨不已。

    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相信运气这种话呢,只能说明,周文在他们看不见的三年了,一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现在的一切不过是花开结果的必然罢了。

    只是,心里真得很酸。

    两个人把周文一路送到学校门口,正好滴滴车过来了。

    “等你放假了,过去找你玩。”

    “好啊,随时欢迎。那我就先走了?”

    “嗯嗯……”

    鹿娘和刘玉坤目送周文乘坐的滴滴车离开,随后鹿娘叹息道:“又走了一个……”

    ……

    周文半路上接到了王辉耀的电话。

    这既在他的意料之内,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意料之内是,只要王辉耀看了他的论文,不可能不打电话给他。

    意料之外是,没想到王辉耀这么快打电话给他。

    电话刚接通,王辉耀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论文真是你写的?”

    周文:“是的王教授。”

    “你确定?”

    “千真万确!”

    “可是……那个……你……”

    王辉耀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周文了,但一时间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又该问些什么?

    斟酌了一下,王辉耀用商量的语气说:“那个,明天早上有时间嘛,来我办公室一趟。”

    周文迟疑了一下说:“王教授,明天下午行吗?早上单位还有些工作需要做。”

    “行。”

    挂断电话,周文摩挲着手机沉吟着……

    十五分钟后。

    枫叶弄小区6单元,1101室门口。

    周文放下密码箱推杆,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

    插入钥匙孔旋转了两圈,“咔哒”一声门开了。

    他拉开防盗门,下意识朝屋内看了眼。

    结果看到两个穿着白色T恤运动衫+黑色超短裤的女孩,正在客厅中央随着音乐跳动呢。

    被束缚在吊带衫里面的大uu,随着她们跳动的节奏,上下起舞,剧烈颠簸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