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八章 大厉新婚姻法

作者:诡语娜娜字数:3759更新时间:2020-01-14 14:14:19
    四季总是在不断的交替更换着,正如宝贵的时间一样,不管你愿不愿意,它都秉公无私的照走不误,就是玉帝,他想拦也拦不住。

    就在这样的无法阻拦之下,我愁眉苦脸的送走了炎热夏日,同时也喜气洋洋的迎来了凉爽秋日。

    瞧瞧这御花园的秋色宜神,真真是天凉好个秋啊!

    虽然时光隧道暂时还没有下落,可如此秋高气爽的天气,让本王的心情还是甚感惬意的。

    轻轻抚摸着自己手上的鸟蛋钻戒,我一个神在心里暗暗琢磨着,也不知道亲爱的闫雨,这位帅哥此刻在干什么嘞?

    我对他的思念之情正如滔滔泾河水泛滥,淹的本王只剩下两个鼻孔,留着在水面上出气。

    想起我亲爱的未婚夫,本王是无奈又伤心,真想从这里挖个地道挖过去,可想了想还是放弃吧!

    此处乃是异世的大厉皇朝,也就是另一个空间,加上我方向感又不行,就是把自己累成一条蛇,估计还是在这御花园里转圈圈。

    真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啊!

    “牛铁,我想你,真的很想你啊!”这厢我正在亭子里闲愁着,却被亭外一个更伤怀抽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隔空思念。

    牛铁?红孩儿?难道他也穿过来了?可为何这声音不是敖月的嗲声嗲气嘞?莫非是……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那年那日,牛魔王因为和玉面狐狸非法同居的事,被铁扇公主知道找到积云山摩云洞,是劈山砸洞带抡扇子,结果这一大扇子抡下去,让正在看热闹的小白龙敖琦,直接往火焰山的方向飞去。

    眼看敖琦就要坠入火焰山顶了,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幸好我舅从女儿国旅游回来,眼尖手准及时接住正猛冲直撞的敖琦,若非如此,龙族从此就多了一条小黑龙啊!

    莫非是红孩儿也学起他爹,跑这异世养起二奶来了?这丫还真会选地方。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不行,本王要替敖月去看看,若真是如此的话,本王定要替敖月好好教训他不可。

    我越想越气立刻站起来冲出亭子,循着那个声音气势汹汹地跑了过去,可待到跟前之时,我却气喘吁吁的驻足停下,愣住不动了。

    奇怪,这里并没有红孩儿,只有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紫衣少女,正站在那棵千年古松下伤心的絮絮自语。

    许是我女神强大的气场辐射到了她,她慌忙止住声音抬起头向我这边看来。

    这时我才看清了她的相貌,此女长得虽算不上十分惊艳娇媚,倒也清丽秀雅,只是她秀美的峨眉淡淡蹙着,双眸中也透着浅浅的忧虑,望之是那样的愁肠百转。

    难道她就是红孩儿包的二奶?可为何本王看来看去都觉得不像嘞?我反倒觉得敖月像是红孩儿包的二奶。

    “你,你是谁?”听到她有些紧张的疑问时,我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如同防贼似的盯着人家看了半天。

    “哦!我是这御花园的宫女,路过这里听见有人说话,就过来瞧瞧。那啥,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知道牛铁此神,不,此人吗?”

    我本是装作很轻松的语气问她,可谁知她一听见“牛铁”这俩字时,吓得好似见到地府修罗一样,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外加浑身筛糠般抖个不停。

    看到她这般点头YES摇头NO的,不知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的举止,让我也轻松不起来的跟着一起抖动了。

    “没事没事,对于我的问题你不用这样紧张。我叫龙渊,有个年龄比较大的老乡也叫牛铁,刚才路过这里时,我听见你好像在说牛铁牛铁的,所以就顺口问你一句,看看他俩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我想让他替我给另一个敖老乡捎句话,让他赶紧想办法把我弄回家。”

    听我如此一说,她的身体这才停止了抖动,我也跟着一起停下了,我去,这动作还真累神。

    “原来是这样啊!若照你说的样子,想必他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他和我一般大,都是十七岁。你,你也很想回家吗?”听了我虚虚实实的话语,她睁着自己那双忧郁的双眸,很同情地看着我问道。

    千呐!这还用问?本神想穿回去都快想成蛇精病了。

    不过听她刚才所言,红孩儿并没有穿越过来*,如此,本王也就放心了。

    正欲就此离去之时,突然想到她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这个有问必有答吗!于是出于礼貌,我不但回答了她的问题,还礼尚往来的又补充问她了好几个问题。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家了,想回去看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也是这宫里的人嘛?不过你看上去好像很不开心,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需要我帮你吗?”在本王一连串的热情攻势提问下,她凄怆伤感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叫紫鸢,是这次选中入宫的秀女。方才我说的牛铁,他家和我家是邻里街坊,我们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及是情投意合,且已经互定终身,我只一心一意等着他来娶我。可谁料半个月前圣旨突然下来,我做为此次的秀女被选中入宫,与他就此分开了。今生,我们只怕是再也无缘相见了。”

    听完紫鸢多情自古伤离别的讲述,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她和这位异世的牛铁,俩人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啊!

    我看着哭得泪人一般的紫鸢,边安慰她边对她保证道:“紫鸢,你若信得过我,就不要在哭了。从现在起,你该吃饭吃饭,该休息休息,养足精神,等着做你牛哥的美娇娘。”

    正哭得我见犹怜的紫鸢,听到我信誓旦旦的话时,不敢置信地睁大泪眼看着我,不,应该说是瞪着我。

    真是的,这样瞪本王干嘛,是在怀疑我良好的信誉度吗?瞪得人家小心脏好怕怕。

    给了她一个信心十足的眼神,外加两个必定成功的手势,然后在她仿若看吹牛大王的神情中,我提起裙角又向着御书房飞速跑去。

    “厉樊,我觉得大厉婚约制很不合理,万分有必要改正错误,上到皇帝下至百姓,全部都改成一夫一妻制。”

    看着跑的呼哧呼哧直喘粗气的我,一进来就冒出这样突兀的话,而且还是如此严肃的口吻,外加正义女神的凛然神情,厉樊不由放下了手中正在翻阅的书籍,笑着站起来走到我身边。

    他冲我扬了扬眉毛,带着他那招牌式的迷人微笑,凑到我的面前柔声道:“哦?改成一夫一妻制,难道大厉的婚约制不是一夫一妻制吗?”

    “啥?我说面前这位尊贵的皇上,你能不能将此婚约制完整的说一遍。大厉的婚约制是一夫一妻,可后面还有仨字‘多妾制’你没说,所以该婚约制的正确说法叫做‘一夫一妻多妾制’,而皇上的妾就是众多妃嫔们。敢问尊贵的皇上,我说的是否正确?”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确实替朕说清楚了,可这婚约制又有何不妥呢?”说着,厉樊将他那张迷人的脸,又向本王面前凑了凑,继续语笑嫣然地问道。

    千呐!他,他还笑的出来,竟然还问这有何不妥?

    难怪他每三年就要进行选秀,棒打天下无数鸳鸯,拆散世间多少情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声色俱厉道:“一个男人娶那么多老婆,那是对婚姻的不忠诚,更是对女子极大的不公平和不合理,所以一个丈夫只能有一个妻,不许纳妾。身为皇帝也只能有皇后一人,不许纳妃更不能选秀,选秀就直接取消了,从即刻开始,将选中入宫的秀女全部放回家,自行进行婚配。你现在后宫那些妃嫔们,既然已经都已经了,就只好只好吧!尽好你为人丈夫的责任。但是,从你的下一位继承者开始,必须按此新规定执行。”

    “嗯!如此说来倒是有些道理,你接着说,朕恕你无罪。”说完这句话,厉樊对我眨了眨眼,还想将他的脸再次往前凑时,被我伸手拼命阻止住了。

    我去,本王都快被你挤得没脸了,还一个劲往前凑,真是得寸进尺的厉害。

    所谓圣命不敢违,既然他都恕我无罪了,那本王也不能不给厉樊皇上这个面子喽!

    “圣上,既然你让我接着说,那我就一吐为快了。凭什么这个婚约规定,只能由丈夫休妻,妻就只能任由丈夫被休,这个不合理也要改,改成妻同样可以休丈夫。对了,还有妃嫔也能休皇上,明你问问后宫里那些主子娘娘们,看有没有想休你的,可以先登记下来然后办手续。”

    说完“妃嫔也能休皇上”这句话时,我瞧了眼对面站着的厉樊,只见此时的他,被震惊的真叫一个呆若木鸡啊!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竭力忍住内心浓浓的笑意,装作一本正经的继续开口了。

    “还有要改正的地方,就是婚约中规定若是丈夫去世后,妻不许改嫁必须从一而终,可若是妻去世了,丈夫照样能再娶,还美其名曰称为续弦。既然把夫妻比作琴瑟,那为什么弦断了可以再续,琴没了就不能重买呢?鉴于此,所以丈夫过世后,只要妻想改嫁的就可以改嫁,不允许任何人从中作梗,更不许以任何不合理的条件做交换。”

    女同胞可是半边天啊!竟然敢这样对待半边天,是不是想让女娲奶奶再补一次天,真是不公平的N次方,所以凡是不公平的婚约都要改过来,这就叫做“大厉新婚姻法”。

    五日后,紫鸢千恩万谢的来向我道别,临走时,她对我说了一句话:“龙渊姑娘,你一定是神女下凡,来解救我们的。”

    这个,这个让我怎么说呢?本王为神,可是很低调的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