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四章 劝解太后

作者:诡语娜娜字数:4368更新时间:2020-01-14 14:14:19
    “这个,这个,可能司墨知道你是朕的知己和朕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才想着若是在紧要关头用你胁迫朕的话,可能会很有作用的。”厉樊一番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说完后,忙干咳了两声想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哼!还知己还和你关系非同一般?以为本王是三岁的稚子那么好骗的?

    其实我又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思呢?我若真是他口中所谓的知己,我若真和他的关系只是仅此而已,司墨又怎会为此留我一条命呢?只怕我早就变成一条死龙了。

    对于司墨那样心思缜密阴狠毒辣的人来说,厉樊最好的朋友只会是他最大的敌人,深入骨髓的仇视和恼恨都来不及呢,还会对此人留下性命乎?

    江山社稷、皇权至上、复仇使命、如此种种,试问哪一样是司墨愿意舍弃的呢?当然,哪一样都不是更不会是他愿意舍弃的。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做好万全的准备,包括在厉樊身边隐忍十三年做个低声下气的太监。既如此,他肯定会在各方面都思虑周全的,所以我的生命对于司墨来说就是最有利用价值的了。

    不为别的,只为厉樊根本就没当我是知己,他从未对我死心一直都在相思成灾默默的爱着我,他拼命将自己对我的感情深深隐藏起来,既为了维护他身为皇帝的尊严又为了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只不过爱情这东西对于我和厉樊来说,终究还是彼此错过了,因为已经有一个男人先他一步走进了我的心里,并且再也不会走出去了。

    “厉樊,我已经很清楚……”正当我准备再次将自己的感情对他强调一遍时,一个疾步如风般跑来的身影打断了我对厉樊的非爱情通知。

    “皇上,皇上,奴婢斗胆求您去劝劝太后吧!她都已经整整三天三夜水米未进了,要是在这样下去的话,只怕,只怕……”这个扑倒在厉樊脚下,泪如雨下声嘶力竭哭求的宫女不是别人,正是轩辕瑾身边的掌事大姑姑玉芬。

    原来厉樊在迅速平息叛乱之后,司墨当场自尽轩辕风云事后被斩首,但轩辕瑾却未因此事受到丝毫惩罚,依旧稳坐太后之位。

    而厉樊之所以未对轩辕瑾采取任何惩处,仍然让她安居寿康宫享受太后所有的一切待遇,一是看在轩辕飞对他忠心耿耿的份儿上,二是虽然轩辕瑾对厉樊的态度冷淡,但厉樊一直顾念自己亲生娘亲去世之后,先帝下旨命轩辕瑾亲自抚养厉樊,念及轩辕瑾对自己有抚养之恩,所以十几年来他一直很尊重这位对自己并不热情的太后,并且对自己唯一的弟弟厉云也是事事相让疼爱有加。

    可轩辕瑾这个高傲倔强的女人,总认为厉樊是借机羞辱自己嘲笑自己然后再杀了自己,这一切都是他故意这样做给外人看的。

    唉!我真是搞不懂轩辕瑾这个女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想厉樊,这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思来想去,突然明白她是有心结,她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她心里那个结一直没有打开。

    所以想要让她真心接受厉樊,不在对厉樊产生种种误会的话,只有帮她打开这个心结让她彻底改变对厉樊的看法。

    想到此,我看了看愁容满面摇头叹气的厉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厉樊,如果你信任我的话,不妨让我去寿康宫见见文德太后,我倒很是乐于一试解开你们之间的误会。”说完,我对站在原地发愣的厉樊信心十足地笑了笑眨眨眼睛,让玉芬带我去寿康宫面见轩辕瑾去。

    “启禀太后娘娘,御花园洒扫宫女龙渊求见。”玉芬谦卑地走进寿康宫主殿跪在地上磕了个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向那个高高在上,正闭着双眼斜倚在织锦绣牡丹花软榻宝座上的贵妇禀报着。

    “让她进来吧!”轩辕瑾淡淡地说着,那声音听上去虽然有些虚弱,却透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傲气。此刻已经候在殿外候了快半个时辰的我,在殿内宫女的引领下,来到大殿内轩辕瑾的软榻宝座下。

    今日的轩辕瑾虽然在和厉樊的斗争中失败了,并且接连几天都在绝食,可她文德太后的威仪却丝毫未减。她身穿一件紫红色拖地宫装,领口和袖前都用金丝绣着朵朵祥云,肌肤依旧是那样紧致光华,只是多了些颓败的沧桑。一对镶着红宝石的耳垂优雅地垂下,头配雕刻牡丹的金钗,垂下的流苏镶嵌着闪耀的红宝石、像一支傲放的红梅,正如她永远不变的骄傲。

    “龙渊见过太后,愿太后福寿安康。”我边说边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向轩辕瑾恭恭敬敬的行礼,既然自己想劝服轩辕瑾,就要适时服软一下,没有什么!

    “今儿个真是稀奇,你竟然也这么有礼有节了。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此番来无非是给那个人当说客的。哀家劝你还是不用白费心机了,退下吧!”轩辕瑾闭着双眸冷冷地说道。

    “太后误会了!我今日来寿康宫,皇上虽然知道却并未明示,所以不管我说的在理不在理,还请你都不要怨怪误解皇上。”说完后,我向轩辕瑾再次庄重行了一礼,我没有骗她,厉樊确实没有明示本王。

    “如此说来,今日你来哀家这寿康宫厉樊并未明示,那是你自作主张喽?”听到我这番话,轩辕瑾睁开她那闭着许久的双眸,虽然接连几日都未进食,但她那双美丽的丹凤眼中依然透露着威严,在我的脸上更是来回逡巡着。

    “若你说我是自作主张,那就允许我自作主张一次。我只请你将我今日所说之话务必听完。”这句话说完,大殿内立刻安静下来,静的好似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过了好一会儿,躺在软榻上虚弱不堪的轩辕瑾才微张双唇,幽幽地吐出了一个字:“好!”听到这个“好”字后,我终于长出一口气,开始将自己要说的话缓缓道来。

    “太后,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个心结,就是坐在皇位上的不是昭王,而是当今皇上厉樊。从身份尊贵来说,皇上虽为先帝皇长子,却非嫡出而是淑贤皇后的孩子,也就是先帝的贤贵妃。从地位高低来说,你是名正言顺的皇后,贤淑皇后是薨逝后被追封的。所以不论从身份还是地位上来说,昭王都比皇上尊贵,可若非贤淑皇后,只怕你也不会当上母亲。”

    我此言一出,轩辕瑾身边的玉芬是紧张的脸色发白身体都在为发抖。后宫人人都知道这是轩辕瑾最不愿被提及的话题,她真怕我此话引得轩辕瑾雷霆暴怒,赶忙厉声斥责我道:“住口,你,你竟敢对太后出言不逊。”

    “无妨!说!”轩辕瑾并未如玉芬想象中那样狂风扫落叶,而是让我接着往下说。

    “太后,贤淑皇后生前虽只是贵妃的位分,比不得你母仪天下。但贤淑皇后却在先帝和轩辕将军命悬一线时救了他们,称得上是为江山社稷立了大功,继而又呕心沥血研制去除瘟疫的方子,控制住疫病的流行,解救大厉万民于痛苦之中。而且,而且……”

    说到这我犹豫了,如果继续将下面的话说出来,很有可能因此触怒轩辕瑾,那样的话会加深她与厉樊之间更深的误会,但要是不说我又实在是如鲠在喉,再说这也不是我坦诚直率的作风,略略思考一下后,我将心一横接着说下去。

    “而且贤淑皇后早在研制如何控制疫情方子时,就已经劳心伤神身体不好了,不久又诞下皇上,产后身体虚弱。可当她得知你的身体情况后,不顾自己体虚和先皇的阻拦,硬要为你号脉诊疗。贤淑皇后之所以这样做,一则为了你能享有天伦之乐,二则也为了你的后半生有所依靠,所以她耗尽心神治好你的病,才使你顺利诞育昭王。”

    听到我所说的陈年旧事,轩辕瑾闭上双眼沉默了半晌,似是在回忆着以前的种种过往,忽然她“唉”一声轻轻的叹息睁开眼睛,仿佛是在感念那个美丽善良的女人。

    其实轩辕瑾的心里也很苦,她出生名门世家本就身份尊贵,当初虽贵为皇后,可是自己深爱的丈夫夫心里却装着另一个女人。

    厉樊厉云俩兄弟同是皇子,厉云又是嫡出身份,却自小不受父皇宠爱自然也不被重视。先帝眼里心里只有贤贵妃母子,这样的遭遇任哪一个女人心里都会不忿,更何况心高气傲的轩辕瑾呢?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为轩辕瑾感到一丝伤心,换位思考一下,若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恐怕也会不痛快啊!

    “说啊!说下去。”正在我深深的沉思间,就听轩辕瑾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再次响起,这次竟是她主动要求我往下说的。

    我对她点点头接着说道:“论起身份来,皇上是不及昭王身份尊贵,也不是太后你的亲生骨肉,但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生身母亲去孝敬。你有头痛的旧疾,每次发作起来都痛苦万分,并且因为病情使得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动辄打骂身边的宫女太监,以致没人敢在你头痛发作之时靠近你,连你自己的亲生儿子昭王都躲着你。可是皇上却在操劳国事的同时,还不辞劳烦来到寿康宫看望你,并亲自伴在你的左右为你端药侍疾,即便在你头痛难耐烦躁暴怒之下,将他双手都抓破了,他却无一句怨言任你打骂,只愿你能减轻病痛的折磨。请你试想一下,普通人家的子女未必都能做到这点,更何况身为一国之君的他呢?”

    说到这时我停下来看向她,当我看到轩辕瑾望向远处的殿门并未吭声,我知道她已有所动了。

    于是我趁热打铁继续补充道:“太后,皇上是真心以儿子的身份来孝敬你啊!若你一味听信谗言真与皇上兵戎相见,那么势必会引起一场血流成河的战争,到时天下大乱百姓生灵涂炭,我想这一切也不是太后您所希望的吧!天下太平百姓安乐,不也正是您所期盼的吗?我的话说完了,若我所说有冒犯太后之处,你就立刻降罪于我,我龙渊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说完心里想说的所有话之后,面对高高在上的轩辕瑾,我重重磕了个头。唉!这个头就当本王是给俺娘龙飞飞磕的吧!

    听完这番情深意切言之凿凿的话语,看着轩辕瑾眼角不断泛出的泪花,我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她被深深感动了。

    是啊!厉樊的确是个好皇帝好儿子,在轩辕瑾伙同司墨一起联手逼宫厉樊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上,厉樊非但没有杀掉她还以太后之礼相待,相比之下,轩辕瑾所做的一切确实是太心胸狭窄了。

    就在这时,只见轩辕瑾在玉芬的搀扶下虚弱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缓缓来到我的身边亲自将我扶了起来。

    “太后,你干嘛?你……”我没想到轩辕瑾竟能亲自扶自己起来,要知道这个倨傲的女人,对谁都是目空一切看不上眼的,而她此举顿时把我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龙渊,你是个好姑娘。哀家活了这么久终于明白了,以前都是哀家太自私太狭隘呀!从今日起,哀家会努力做个慈祥合格的母后,好好疼爱我的乖皇儿厉樊,弥补这几十年来哀家亏欠贤淑皇后的一切。”

    “太后,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听到轩辕瑾哽咽的话时本王亦是眼眶红红,我我我实在是太激动了。

    自己不但解开轩辕瑾长久以来的心结,而且还帮助厉樊找到了他从小就失去,却一直都想要再次拥有的那份珍贵母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