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昭王殿下

作者:诡语娜娜字数:2376更新时间:2020-01-14 14:14:19
    因为,他真真是美得不像人啊!

    不过本王不知道的是,就在我感叹男神的美时,男神也在欣赏着我。

    今晚的我,穿着独孤裳雪送的那一套水蓝色绣金边宫装纱裙。

    本来这上好的宫装是我准备送给亮让她穿的,可亮说这颜色太老气,穿上显示不出她的天姿国色,她不穿,不过她倒是很礼貌的留下了那个嵌珠花的红宝石镯子。

    为了不浪费如此好的衣料,以及这堪比神作的精湛工艺,本王就理所应当很不嫌弃地穿在自己身上了,我和独孤裳雪的身材相差无二,穿上这身服饰自然是再合适不过。

    因为是晚上也不用上班,所以我将一头青丝只简单绾成一个娇荷髻,几缕不听话的发丝被风一吹,正调皮的在额前飞来飞去。

    “她穿蓝色真好看,衬得月色下的她更是肤白如雪。那娇俏可人的小脸上一双灵动的双眸忽闪忽闪的,小巧可爱的鼻子下面嘟着的樱桃小口红润可人,真想上前吻她一下。”他一往情深地说着,我当然不知道他在那里说些什么,只能看到他一张嘴动来动去嘟嘟囔囔的。

    此刻,我这张在他眼中可人的樱桃小口,正为他这位只应天上有人间何曾见,美得不可方物的男神,不,妖孽,而感叹着始终不肯合上。

    对,长的这么美的男人是该被称为妖孽的。

    “我说这位姑娘,你的嘴一直这样大张着,当心脱臼。”妖孽不知何时已经踱步到我的面前,斜挑着他那双摄神心魄的桃花眼,戏谑道。

    哇!妖孽的声音好动听,还带着一种魅惑神的磁性耶。

    话说他身上的这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和闫雨身上的那股浓烈气息完全不同,和厉樊身上的那股淡雅的檀香味也不相同。

    这是,是兰花香,对,是墨兰的淡雅香气。

    如此的气味闻上去,还真是沁神心脾啊!

    我正在这里半眯着双眼,将他磁性的声音和身上迷人的香水味逐一进行详细评论时,却用眯缝的眼神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向我面部伸过来。

    “喂,你干嘛?”看着妖孽伸过来的在我面前上下晃悠的白皙手掌,我十分警惕地问他。

    我去,怎么滴?还想给我撒迷香不成?

    “我,我没干嘛呀!我喂喂喂唤了你半天,你都没有反应。我还以为这是御花园新放置的一尊雕像。”妖孽看着我,很真诚很无辜的解释道。

    你才雕像呢!见过这么栩栩如生会呼吸的神雕,不,神雕像吗?

    话说回来,自己怎么可以这样花痴地看着妖孽呢?真是丢脸丢到大厉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帮那三个人逃出宫去,我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我要静静,赶紧回去想办法。

    “你去哪?”看见我这尊复活的雕像要离开,妖孽急忙在我身后喊道。“回天上。”我看也不看妖孽在后面着急的呐喊,很霸气的对着身后来了一句。

    “二弟,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自打朕允了你的要求,不用你再管理天牢让你继续做你的逍遥王爷,你就真去云游四方了,朕还以为你不打算回来了呢!”

    听到又一个磁性魅惑夹杂着熟悉感的声音,我不由抬头一看。

    咦?这又一位帅哥不是厉樊吗!他怎么来了?

    千呐,我怎么忘了嘞?今天是他是对我进行测试的日子,测试我对那些花花草草研究如何的日子。

    唉!难道他不知道对于一个外来神来说,大厉皇朝的文字有多么难学吗?难道他真一点儿哥们情分都不讲吗?

    事实证明,他确实不管我这个外来神学起大厉文有多么头疼,他也确实铁面无私的一点哥们情分都不讲。

    只要我回答问题错了,他就会罚我。可问题的关键是,我每次都回答错,他自然每次都罚我。

    他是怎么罚我呢?他罚我将回答错的地方用毛笔写上五十遍。

    五十遍啊!而且是用毛笔,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国家的文字比鬼画符都难画吗?害得我每次都抄的极为辛苦,每次看见他时,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正当我摩拳擦掌脚底抹油准备偷偷溜掉的时候,却被身后传来的话给吸引住了我开溜的脚步。

    “皇兄又和我玩笑了,不是臣弟不想当那天牢的狱头,而是实在受不了这些朝中大臣你来我往的恳求啊!皇兄知道臣弟是个心肠软的人,听不得别人的哀伤。又怕这样以来,坏了皇兄在朝堂上定的规矩,所以思量一下还是辞去牢头之职,做个云游四方的闲散之人吧!这不,还没云游几日,就被母后连着五封书信给硬生生催了回来,不许我在外面浪费这大好光阴啊!”妖孽的话语中,流露出无奈至极的假装伤感。

    这妖孽还真是狡猾,傻子都听出来明明是他不想答应这些人走后门的要求,还做出自己一副很无奈的神情。

    等等,厉樊陛下刚叫他什么?二弟?他叫妖孽二弟!

    我知道了,原来他就是当朝皇帝厉樊的二弟,传说中只要一露面就会引起交通堵塞,且是全天下所有闺阁少女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大名鼎鼎的昭王厉云。

    唉!妖孽果然就是妖孽,走到哪里都不得安宁呀!

    我看着这张比独孤裳雪还要祸国殃民的脸,忍不住一声叹息拔脚开溜。

    “那啥,你们兄弟久别重逢,肯定有许多的知心话要说,你们多多闲话家常我就先走了。拜!”瞧着兄弟俩聊得热火朝天的,本王就不打扰了,我走,嘻嘻!

    我可不想今天又悲催的,被厉樊罚抄那五十遍生死难懂的大厉文。一想起自己愁苦难耐的坐在那里用毛笔抖抖索索写字的画面,我就觉得头上直冒寒气。

    “站住,朕让你走了吗?”我去,这又咋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刚不是还笑得满脸春风,怎么一听我要走,就和欠他钱准备赖账不还一样的,瞬间黑脸。

    “我,我没说要走啊!”我心虚的说着还想溜时,奈何不争气地踩在一块没眼色的石头上,脚下一滑,向着地上直直摔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