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七章 牢狱之灾(下)

作者:诡语娜娜字数:2475更新时间:2020-01-14 14:14:19
    看到我好似火烧眉毛一样的催促,亮很是不耐烦地说道:“哎呀,我哪有你这么爱动脑子总想那么多的?你别再催了,让我想想有什么特殊的字?”

    亮被我催的抓耳挠腮摇头晃脑地想着,急的我在旁边和她也是一个动作,恨不得帮她一起想。

    “啊!”亮突然一声大喊加上犹如脑洞大开的喜悦之情,激动的我上去一把抓住她的一双玉爪,不,一双玉手,连连问道:“想起来了吗?是什么?快说快说!”

    看着我激动发光的双眼,她张开嘴闭上嘴又结巴了几次后,总算蹦出来一句话:“好像有两个字,一个像这样一个像那样。”

    亮边说边用她粗短的指头蘸着茶杯里的水,在我们房间里那个唯一的雕花小圆桌上,一笔一画极其认真地写下了两个字。

    话说这会是什么字呢?反正绝对不会是“奖金”两个字。

    当我带着疑惑不解与忐忑不安凑上前一看,我是直接就蒙了。

    “细作!”我滴个佛祖玉帝观世音,我是真心佩服慕容嫣的狠辣啊!这俩字的份量,那不是要人命是要什么啊?

    登时,本王只觉自身有种命数将尽的遗憾。瞬间有种抽了龙筋的感觉,一屁股坐在那平时看起来可爱雅致,此刻只想将它扔到慕容嫣头上的小圆凳上。

    看到我双眼呆滞嘴角抽动不止的样子,亮也被感染的紧张兮兮的,她急忙跑过来双手捧着我僵硬的脸问:“龙渊,龙渊,我说你这又咋了,难道咱俩中奖了?可你这表情,不像是书写出中奖两个字的意思啊?”

    听到亮十分幼稚的话,再看着她那无比憧憬与如饥似渴勤奋好学的眼神,我真想给玉帝发个微信,请他开除我的神籍行吗?我不想做神了,真的!

    请问哪个神能够像我这样如此苦命,不但有事没事穿来穿去,搞不好还要命丧这个傻妞的手上,试问龙王做到我这样的,不管古今中外还是现代异世,也就我一神了吧?

    “龙渊,我问你话呢?你怎么傻愣着干嘛?快说啊!急死我了都。”这厢我正在这哀不自胜,亮已经急的好像自己银行卡被坏人盗刷般,将我的龙头前后左右的快摇断了。

    “我说什么?你还让我说什么?你这都摁指印都承认自己的罪行了,还怎么反悔啊!你就等着慕容嫣给你发‘大奖’吧!”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单纯到傻的亮,真是气得我龙血上涌,就连这房子的空气都让我觉得也在冒着傻气。

    “啥?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中奖了!你看我就说她们肯定是给咱……不对,你刚说什么来着?我承认罪行,我承认什么罪行了?”谢天谢地,这家伙终于反应过来了。

    “什么罪行?细作!”我闭上眼睛懒得再看一眼这丫头片子,望着窗外那一轮目前看来还比较皎洁的月亮,咬牙切齿地说道。

    亮顺着我无奈至极的眼神也瞅着窗外那一轮明月,顺便说了一句差点让我吐血的话:“那这是什么罪,是不还要交罚款?罚款的话我钱不够,你先帮我垫上。那啥,啥叫细作?”

    我去!听到亮如雷贯耳的话,我真怀疑亮是不是自学成这样的。

    我回头看着她,用比看外星人还讶异的口吻指着她的额头,强忍怒火地说:“你不懂什么是细作?你什么都不懂就敢在如梦给你的那些纸上摁上你的DNA?”

    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这真实的案例,我是彻底体会到了那句什么叫“不知者无畏”了。

    亮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倒是值得肯定,她围着我绕圈圈毫不放弃地问:“龙渊,我懂细作了!从你的表情和语气中,我豁然开朗这俩字不是什么好事。那你说说,这会产生怎样的社会效应?”

    “哎呀!这个社会效应是非常大的。首先我要告诉你,细作这词用咱们现代语讲,就是特务、间谍的意思。而这张张都有你的DNA证词,就等于坐实了你是间谍的罪名。这在大厉的话,我估计叫做通敌叛国。反正意思就是邻国什么地方安插到这皇宫的,专门窃取这里重要军事机密再送往那不知道叫什么地方的。这皇宫中的细作肯定要有人接应,所以慕容嫣一定把我也设计到她编的剧本里了。”

    听完我通俗易懂的解释后,亮站到那像看着勾魂的黑白无常一样瞪着我,半天没有吭声。

    看着亮这般傻呆萌的表情,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事已至此,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我估摸着抓咱俩的人快来了,赶紧收拾收拾洗漱用品准备进天牢吧!”

    “等等龙渊,我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那我这罪会判多少年刑?无期?死刑?”亮颤抖着双手拼命搂住我的腰,就好似抱着在那滴水成冰的冬天里,能给她带来温暖和希望之光的火炉一样,脸色煞白嘴唇发紫地问我。

    唉!看孩子被吓成这样子,我是真不忍心说实话啊!可我不能明知道后果严重还骗她说“没事没事”,这样等到她被砍头变成鬼的话,是会恨我滴。

    所以面对可爱又吓傻的亮,我很忍心的实话实说道:“这罪行判无期是不可能的。这种滔天大罪最起码也得千刀万剐,外加株连九族的。不过你在这的九族也就我一族一人了,咱俩就互相株连吧!唉!”

    想到也许本王就这样客死在这异世他乡,我低着头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一声叹息之后,抬头正欲叫亮和我收拾东西时,却不见人了。低头一看,原来亮被我的实话实说吓得躺在地上直抽抽呢!

    看到昏倒在地的亮,我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胸口的,如此一番折腾下来,她终于眨眨眼皮,醒了!

    “哇……”亮一声大哭还没完成,我们闺房的雕花小木门就被“嗵”一声踹倒在地。

    瞅着这一群带刀侍卫是你推我搡的在门口挤成一团,看这架势是来抓我们的。

    “我说各位官爷,你们这样挤来挤去的,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挤进来抓我们啊?来来来,听我指挥。这位胖先生你先站后面,这位高个子侍卫你先进来……”

    在我有条不紊的指挥下,挤成一堆的大内侍卫们这才顺利进入我们的小屋,将我和亮成功逮捕了。

    “进去!”“进去!”随着两声粗鲁的怒喝和野蛮的推搡,我和亮一前一后被两个狱卒像扔东西一样,扔进了大厉皇朝的天字一号大牢,我们坐牢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