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一章晚宴

作者:笔名蛋清字数:2388更新时间:2020-01-15 01:07:05
    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周围水淼淼一片。齐王孟夜阑和云轻依互看一眼,旋即叹口气,认命的钻进了轿子里。

    与此同时,太子正和皇后娘娘商量着什么,这时有太监齐王孟夜阑带着妻子云轻依前来觐见。太子和皇后娘娘互看一眼,一抹怪异的笑容浮现在皇后娘娘的嘴角。皇后娘娘略整衣衫,下令宣齐王孟夜阑和云轻依进殿。

    不多时,一对丽人联袂走入了乾坤宫,为首的正是气宇轩昂的齐王孟夜阑。

    只见齐王孟夜阑一身白衣,身披红色披风,英姿飒爽,意气风发,便是连太子爷也忍不住由衷的赞叹一声。

    皇后娘娘眸色几变,心道:齐王孟夜阑长的越来越像那个贱人了。怪不得齐王孟夜阑最近那么得到皇上的宠爱,想必皇上在他身上寻找着古饶影子吧。

    皇后娘娘神色不善,旋即把视线放到了云轻依身上,但见她一身淡粉色连衣裙配上如玉白面和着一头黑发,怎么看怎么舒服。这人不似牡丹那般娇艳,到有兰花的几分淡雅。

    齐王孟夜阑和云轻依走到皇后娘娘面前,跪倒叩头,齐刷刷道:“儿臣拜见母后,愿母后福体安康。”

    齐王孟夜阑声如洪钟,云轻依的声音如同空谷黄鹂,都有几分甜意。皇后娘娘一脸笑容,急忙摆手道:“齐王孟夜阑起来吧,云轻依你也快起来,来来来,到我身边坐。”

    “谢皇后娘娘。”齐王孟夜阑和云轻依齐声,旋即站在一旁。在皇后娘娘再三邀请下,他们才做了一个客位。

    皇后娘娘拍拍手,便不断有饭菜上桌。菜色当真是极为丰盛,有红烧乳猪、京基烤鸭,水煮鱼片、黄油焖鸡,还有一些时令炒,看着就让人口水不断,食欲大震。

    “母后,儿臣有事要。”太子起身,给皇后娘娘行了一礼,极为恭敬的。

    “太子有什么事儿?有事儿就赶快,了好赶紧开饭,要不菜就凉了。”皇后娘娘平静的,似乎预料到太子会在此时插话一般。

    “启禀母后。”太子瞅了一眼齐王孟夜阑,旋即:“儿臣想的是云轻依身份未名,似乎不该到这种场合来。”完这句话,他还心翼翼的看了云轻依一眼,心中暗道:“原来是她,真是个漂亮妹子。不过云轻依这样的美女,怎么碰到了齐王孟夜阑这样的混子?”

    太子这话一出,周围不少人都发出一声惊呼,有些搞不清楚太子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话题。

    齐王孟夜阑则将云轻依藏到身后,警惕的看着太子。忍不住柳眉倒竖:“太子哥哥,这云轻依是我自己限定的媳妇,已经是我的人了,只欠将她娶回家,你怎么能她身份未名?”

    皇后娘娘神色不善,旋即皱着眉头问:“你弟弟得不错,这云轻依已经是我们齐王分妃子了。你不能她身份未明。再云轻依是我邀请的人,你这是在质疑我吗?”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觉得云轻依好歹是云府的一个大家闺秀,应当待在深闺待家。而今齐王孟夜阑却将云轻依带在身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太子义愤填膺的,似乎齐王孟夜阑做了什么理难容的大事儿。

    齐王孟夜阑一听太子这番话,本来有些疑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太子哥哥要的是这件事儿吗?实不相瞒,云轻依留在我身边是得了他父亲许可的。云大人云轻依自养在深闺,诸事不明,想要让我带她长长见识。”

    皇后娘娘神色也不怎么好,径直问向太子:“太子,你要的就是这件事儿吗?”

    “是的,我只是觉得齐王孟夜阑这行动有损皇家声誉,还望母后为了家里的荣誉着想,好好的劝劝齐王孟夜阑。”

    齐王孟夜阑笑了笑,旋即:“这云轻依国学非常厉害,儿子一直将她作为老师带在身边。儿臣这不耻下问极为好学的态度,应该极给皇家长脸才对,怎么会影响皇家声誉呢。”

    云轻依也适当发声,轻柔的:“我跟在齐王孟夜阑身边,真的学多了不少东西。而且,我们这是父皇特意允许的,我想对自己,对父皇都有个交代了。”

    “什么,你们这是父皇允许的?”太子怒目圆睁,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云轻依看了齐王孟夜阑一眼,旋即:“齐王孟夜阑,将当日,你对我父亲的话,在和太子哥哥还有皇后娘娘一遍吧。”

    “好的。”齐王孟夜阑轻轻松松的回答,旋即:“云大人,听你家女云轻依是个国学才,我父皇一直嫌弃我不学无术,所以特地嘱咐我来拜你为师。父皇了,让你成为我的齐王妃,随时跟在我左右,一方面督促我的国学学习,一方面也照顾我一下。”

    “但是,这件事情父皇完全可以在朝堂上,他为什么没有。”太子还不服输,依旧放声争辩。

    “好了,齐王孟夜阑已经将事情的很清楚了。太子哎,你也就不要争辩了。来人呐,上菜开饭,我今要和太子,太子妃,还有齐王孟夜阑,齐王妃一起吃上一顿全家宴席。”

    太子还想要再些什么,却被皇后娘娘目光所阻。宫女们不时进进出出,不一会儿美酒佳肴便布满桌子。皇后娘娘笑意盈盈,一脸和蔼可亲:“如今太子妃有孕在身,而齐王妃又不日进门,真的是大好消息一件。众位啊,让我们举杯欢庆,共享这绝美时刻。”

    太子和齐王孟夜阑齐声回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太子妃和云轻依也轻轻碰杯,慢慢的喝完了酒杯中的酒。这是餐桌上极为热闹。齐王孟夜阑想了想,旋即端起酒杯,含笑道:“皇后娘娘,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我生母早死,老不是你大发善良之心,将我看护,我早已死了。哪里还能有今?你的大恩大德,孩儿已经在心里记住了。”

    太子神色不善,皇后娘娘神色一动,旋即笑着:“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所求不多,只希望你们一个个健健康康,我能子孙满堂,一切就够了。”

    云轻依也迅速跪下,补充:“齐王孟夜阑常常向我提起您。他他至今犹记得有一次,他发高烧,几不退,是你连续数日不吃不喝,衣不解带的照顾他。皇后娘娘,谢谢你,谢谢你如此看护齐王孟夜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