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九十三 九字真言

作者:申宝儿字数:3383更新时间:2020-01-16 00:09:34
    千面沙猫自从修为暴涨之后,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也跟着大幅度的增强了,完全可以比拟合体期修士广阔无垠的识海,不用任何法阵辅助的情况下便可灵识传音,这让千面沙猫兴奋到无以言表的地步,用了很久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若非张凌云即将暴露自己的糗事,千面沙猫还会继续装傻充愣不露面。

    “嗷~,原来咱们的傻猫还是很要面子的嘛!”张凌云眼球滴溜溜乱转,好似在心中酝酿着什么龌龊的坏主意。

    “臭小子,收起你那不成熟的小心思,姐姐可是专门玩弄人心的高手!”

    千面沙猫微微晃动着自己的脑袋挑衅意味十足,以千面沙猫的认知但凡名门正派人士,都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只要自己拿捏好尺度想调理张凌云绝非难事。

    “傻猫化成原型让我抱会儿!”

    张凌云话音刚落,二人之间的灵识连接瞬间崩断,千面沙猫身形猛然高高蹿起至半空中,身形蜷缩在一起翻滚而落,正好化身为手臂长短的雪白色猫妖形态,轻盈的落于张凌云肩膀之上。

    “少主,她怎么生气了?”毒炎蜈蚣正夸夸其谈自己与少主如何英勇无畏,消灭了大批的沼泽怪物,面前一脸崇拜的听众突然却毫无征兆的恢复了原型,毒炎蜈蚣只得满脸懵圈的看向张凌云。

    “她刚契约精神状态不好,原型有助于她更快的恢复修为。”

    张凌云正混乱编造理由解释,千面沙猫好似受到了某种惊吓突然发起疯来,软绵的猫爪猛然收紧根根尖利的利爪初露锋芒,“哗,哗啦~,”张凌云转瞬之间便被千面沙猫挠成了血葫芦一般。

    张凌云身体虽然因各种机缘淬炼的坚韧无比,却还无法达到防御所有攻击的地步,但凡灵器品阶之上的利刃或化神期妖兽的爪牙,还是会在张凌云身上留下伤口,这些细小的伤口并不会对张凌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很快便会被他强大的修复能力抹平,若没有那丝丝血迹佐证,此事就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你个泼妇狂犬病发作了?”张凌云回手抓住千面沙猫的脖子猛然向外一抛,暗暗低语,:“恢复人形,给我个解释!”

    千面沙猫在空中扭转身形就地一滚,再次幻化成人行稳稳当当的端坐身形,好似刚刚那个丢脸的人与自己毫无关系。

    “你没事吧!就算再不开心也不能贸然拿少主撒气啊!”毒炎蜈蚣悄悄地挪到千面沙猫附近,轻声细语的教导起她身为契约兽的觉悟,见千面沙猫狠狠的瞟了自己一眼,毒炎蜈蚣猛然拍拍自己的胸口道,:“我皮糙肉厚抗打耐踹,你再不开心拿我出气,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吧!”

    千面沙猫面带微笑,突然伸手拍向毒炎蜈蚣,“闭嘴吧,你们两个笨蛋!”

    张凌云以为傻猫要对毒炎蜈蚣下黑手,在她抬手的瞬间捏出一张护身符飞掷而出,符箓贴贴与毒炎蜈蚣身体的瞬间,傻猫的手也同时接触到毒炎蜈蚣的脖颈处,二者近乎同时到达,只是护身符并未有激发出护身屏障。

    “你丫的神经病,吓死我了!”张凌云深深叹了口气,几步走到毒炎蜈蚣身旁将护身符收起来。

    “嗷呦~,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要打杀他吧!”

    千面沙猫眉头一挑满是嘲讽之意,张凌云这般作秀应该是想让自己真心归顺,可修仙者与妖兽签订契约,都是为了借助妖兽强大的战斗力,即便之前张凌云表现的何等善良谦逊,千面沙猫也不相信,他会为了个妖兽改变这恒古不变的斗争法则。

    “你之前就不喜欢他,在我这吃瘪去毒炎那撒气很合理啊!”

    “你个…智障!先前教你那些分辨法术阵法的知识,都顺着大肠排出去了嘛?”千面沙猫不断深呼吸压下怒气,凝神调动体内储存的庞大灵力,汇聚于自己漆黑发亮的双眸,转瞬之间双眸变成蔚蓝色半透明模样,:“张笨笨,现在我与你共享视觉神经,你再看看这蜈蚣身上都是些什么!”

    张凌云正思考要如何防备千面沙猫的迷惑,却接收到个截然不同的解释,眼前的景象骤然发生改变,张凌云发觉猫妖眼中的世界完全不同,原本因太阳西下略显昏暗世界,变得灰蒙蒙一片毫无任何色彩,远处大约两丈远的事物开始变得朦胧模糊了。

    在这般昏暗的情况下,张凌云发觉自己能看清面前的一切,而且周围的视野近乎扩大了一半,自己好似能感知物体的深度和确定物体距离,也不用释放灵力探查周围的灵气波动,只依靠肉眼便能捕捉到探测到物体最轻微的运动。

    “你玩够了嘛?往这看!嘭嘭~,”千面沙猫见张凌云这般表现有些失望,照着毒炎蜈蚣的胸口狠劲捶去,发出如空鼓般的低沉闷响。

    “他……?头顶上蓝蓝绿绿的很漂亮嘛!”话音刚落,千面沙猫切断了二人共享视觉神经,张凌云眼前的景象瞬间恢复正常。

    “你们两个笨蛋被人下了九字真言术,好在对方没想取你们性命,否则你个二货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九字真言是什么鬼?从未见过这种法术符文,”

    张凌云抬手搭脉注入一丝灵力到毒炎蜈蚣体内,试图找出不属于他的某种能量,随着灵力游荡在灵脉中四处探查却毫无违和感,张凌云愁眉苦脸的越发的迷茫起来。

    “少主,咱们这些天并未见到活物,这法咒是何时被人施法的呀?”毒炎蜈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祸水,却怕说出这疑问张凌云过不去自己内心那道坎儿。

    “只有比较亲近之人靠近咱们才无防范意识,我心中有数你不必担忧。”

    早在张惠香靠近自己之际,张凌云便感受到一丝嗜血成性者才有的血煞之气,这‘移动棋盘’大阵如此隐秘,根据赤眼雪兔的描述,此阵外围还有‘天照神教’散布各处的无数守卫,她个弱女子绝无可能独自闯入阵眼,更不可能一身整洁毫无伤痕。

    张凌云本想借机释放一丝灵力试探下对方,最终却在对方精心编织的谎言中放弃了这种想法,他想看看张惠香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即便如张惠香所言自己被人囚禁起来,可她个修为一般、长相身材也很一般的外门弟子,落在冷血无情以清王朝之人为蝼蚁的‘天照神教’手中,为何能完好无损的存活至今,既没有酷刑加身也没有缺衣少穿,还好巧不巧的让囚禁要犯的石壁崩塌,使她在破除阵法最后环节准确的误入黑雾,被张凌云强行拉进幻阵。

    一个巧合是意外,一连串的巧合与不合理相互碰撞便是阴谋,若她真是昆仑虚外门弟子,被迫投靠‘天照神教’听从他们的驱使,这一切的巧合到能解释清楚,或者更为合理的解释便是,她是‘天照神教’的内部人员,甚至可能是从和国总部过来的重要修仙者。

    “九字真言又名六甲(即《奇门遁甲》)秘祝,是上古时代伟大的术数著作,最有理法,被称为黄老道家最高层次的预测学,奇门遁甲的基本格局反映了社会的人事、生活、社会制度,及天文、地理、物候等,古时奇门遁甲大都用于战争,四两拨千斤,百战百胜、无往不利。”

    千面沙猫对于二人的哑谜毫无兴趣,边介绍九字真言边向张凌云靠近,直至他身旁猛然挥手,一道微弱却非常犀利的劲风划过其衣袍。

    “你干什么?”张凌云猛然后跳双手护住短至膝盖上的道袍,那惊讶惶恐的神情,仿佛对面之人是个极其恶劣的采花大盗。

    “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想什么呢!”千面沙猫抬手想敲张凌云个脑瓜崩儿,却在临近他额头时猛然收手,捂着嘴掩饰自己的尴尬低声呢喃:“咳咳……逾越了哈,我要试着用四纵五横之法破了这九字真言术。”

    千面沙猫转身之时情绪瞬间恢复如常,将掠来的半截道袍整齐铺好,招呼毒炎蜈蚣在一旁坐好,深呼吸几次静心凝神,脑海中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蠢蠢欲动,全身瞬间覆盖一层凝练的灵力缓缓流动。

    千面沙猫右手缓缓抬起置于胸前伸出中指、食指结出剑指印,左手握拳似剑鞘状包住右手的二指,猛然发力像拔剑一样将右手抽出,血雾迸溅而出均匀的散落于布面之上,随着千面沙猫嘴中念念有词,刚刚沁入布面的血渍慢慢漂浮如在水面之上,渐渐绘制出四纵五横的九字图。

    随着九字图最后一笔完成,千面沙猫周身灵力猛然爆发扩散,好似热血沸腾即将上阵杀敌的将士,动作浮夸的抛起带着灵力波动的布块,剑指印指着其中一处方格拍在毒炎蜈蚣脖颈处,高喊大喊,:“临 ,兵 ,斗 ,者 ,皆 ,阵, 列 ,前 ,行 ……诛邪!”

    符咒刚念完,千面沙猫所绘制的布符释放出的庞大能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