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五十五 长老救危

作者:申宝儿字数:3339更新时间:2019-12-30 16:58:44
    “靠你大爷的,‘死亡之气’竟真能伤到这被天雷淬炼过的身体,”被疼到龇牙咧嘴的张凌云,不禁暗暗佩服起魔族的攻击法术。

    对面黑雾见张凌云终于被击中,停下了所有攻击,上百颗颗黑色珠子在半空中漂浮着,张凌云的小腿被‘死亡之气’团团裹住,丝丝缕缕凉意渐渐替代那刀尖扎肉般的痛楚,张凌云感觉那黑雾好似蠕虫想养自己体内钻,而自己的血肉却建立起紧密的联系,抵抗着它不断的进攻。

    张凌云屏气凝神抬手画出神火符,看了看自己的腿又看了看对面那团黑雾,思量再三,决定用自己这条腿先牵制住那雾气的注意力,让其继续现在这种不攻击的状态,挥手将画好的神火符抛向空中消失不见了,一道道神火符在黑雾的面前被书写完成__抛出__消失不见,张凌云不间断的画符直到手臂微微发麻,自己没有计算短短半刻钟到底完成了多少张神火符,凭借以往的经验来说,张凌云练习到手臂发麻至少会完成五六十张符箓。

    “黑家伙,就让咱们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吧!”张凌云怒目圆睁发出一声暴喝。

    ‘死亡之气’周围突然显现出近百张神火符,皆带着精纯的灵力波动,那些漂浮在空中的黑色珠子被充沛的灵力吸引着,慢悠悠的飘向神火符,瞬间被炙热的火焰化为一缕青烟,张凌云注视着黑色珠子飞蛾扑火般作死的行为,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死亡之气’眼看着能量在流逝不停的攒动,想冲出神火符的包围圈却找不到一丝破绽。

    张凌云屏气凝神驱动近百张神火符,周围的灵气跟着震荡起来,缕缕狂暴的天地能量聚集交错,与神火符的灵力相互碰撞在半空中蜿蜒游动,‘死亡之气’周围的神火符借助灵力的推动慢慢旋转起来,“砰,砰砰……,”近百张神火符极速撞击融合在一起,慢慢形成十几米高的火卷风,周围繁盛的树木都被拦腰而断,如收割过的麦田只剩下半寸根茎,地面的碎石被阵阵罡风轻抚化为飞灰。

    张凌云咬紧牙关强忍头痛欲裂的感觉,“噗~,”一股热流从胸腔窜涌上来由口鼻喷涌而出,自己从没有同时驱动过如此多的符箓,庞大的灵力输、分流控制使得从没修炼过此法的张凌云,识海内都受到了一丝震荡。

    强劲的火龙卷风将‘死亡之气’包裹在中间愈发快速的旋转着,温度不断攀升的火苗将地面烧的通红,犹如火山喷发的岩浆一般,火龙卷在‘死亡之气’周围逐渐形成种真空状态,渐渐形成一股撕扯之力,‘死亡之气’的黑色雾气一点点被火龙卷吞噬,化为一缕缕青烟慢慢消散于天地之间。

    “咳咳~,自寻死路的家伙,慢慢等死吧!”

    张凌云抹掉嘴角的血渍,感受着火龙卷带来的高温炙烤,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心中不禁暗暗分析起来,仪慎亲王下榻之所本应该护卫成群结队,可自己刚刚那一路走去却没有任何人阻拦,而自己在这悬崖峭壁旁战斗的如此激烈,电闪雷鸣通天的火柱,向来门规森严的太平宫却没有一个人前来查看,即便自己再不受喜欢,他们难道不怕仪慎亲王出现意外吗?

    正在张凌云胡思乱想之际,暗处突然出现一道黑影,紧接着一道银色的光芒闪现,张凌云瞬间做出防御发现身体有些桎梏,行动变得非常缓慢受到了某种限制,自己刚刚应该是着了对方的暗算了。

    银色的光芒再次闪现,直接将飞速旋转的火龙卷拦腰斩断,一分为二的火柱失去了灵力支持渐渐消散,好在那团微弱的‘死亡之气’在最后一刻被化为青烟。

    随着第三道银光闪现,张凌云只觉得脚下有些微微震动,悬崖的石面之上出现的一系列的剪切形裂缝,远处的黑影好似感受到什么,没有继续攻击飞身隐没进昏暗的树林中,随着地面裂缝的扩张山体随时有崩落的趋势,行动缓慢的张凌云谨慎的挪动着脚步,一步步远离悬崖边。

    就在张凌云感觉自己脱离危险之际,“哗……,”脚下的山体突然出现小型崩塌和松弛的现象,山崖边的裂缝急剧扩展,树木跟着山崖的方向歪斜,张凌云身形不稳栽倒在地面,张凌云的身体好似随波逐流的树叶,跟着身下的松软湿滑的泥土向着悬崖边滑去。

    “你大爷的,这是什么情况啊?”张凌云刚解决完一个大麻烦,还未弄清事情始末,便被不明人士阴了一波。

    “赤焰,赤焰,出来救命呀!”张凌云试了几次都无法释放灵力,只得高声呼喊着神龙救命。

    “小羽子,你确定让我现在出来吗?”

    “傻大个甭废话了,我命都快没了,哪那么多顾忌了呀!”

    “可是……我感觉到你师父的气息正往这面赶呢。”

    “靠,这帮人真是够可以的,当我不死的小强呀,竟放心让我独自对付魔族!麻烦都消除了才知道现身……,”张凌云感觉自己就是个外人,这么危险的时候都没长老肯出来为自己出头,如果生气能死人的话,估计自己已经死了几百次了,还是突然停止心跳暴毙的那种。

    “小羽,快抓住那颗石头,再撑一会儿,”赤焰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让刚回太平宫的张凌云受到长老们的排挤。

    使不出灵力的张凌云,如普通人一样挥舞着双手终于抓紧那块凸起的救命稻草,空中一道粗壮的灵力从眼前飘过,“砰~,”空气中骤然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黑漆漆的夜空中突然间风起云涌,晴朗的天空中之上那轮明月显现出来,与此同时悬崖边突然出现一道耀眼的光芒,仿如闪电般在夜空中一闪而逝, 如同洪水般汹涌滑落的山体泥石流,突然凝固停止了下滑的趋势。

    张凌云艰难的爬出碎石块中,便如抽掉了骨头似的瘫软在地,此时的张凌云灰头土脸,浑身上下破破烂烂没一处好地方,原本梳理整齐的头发,现在也如鸡窝似的炸了起来,上面还粘了些稀碎的树叶,下半身更是沾满了泥土。

    五长老御剑而来,俯身抓起张凌云将其带离危险地带,轻轻的将张凌云身体展开缓缓放在草地上,抬手搭脉一道无形的灵力波动进入张凌云的灵脉,仿如春风般轻柔的在张凌云体内缓缓游走,肉眼可见的灵力波纹出现在张凌云身下,张凌云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平躺的身体随之发出极其轻微的颤动,因极度紧张而紧绷的肌肉随之松弛开来。

    “何人这般狠毒,竟然用秘法封堵了凌云的灵脉,”五长老声音极低,可却清晰的传到掌教与长老的耳中。

    “五师弟,凌云这腿是怎么回事?”掌教神色凝重,紧盯着徒弟被黑雾围绕的小腿,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掌教天师,不知这小子又在哪惹了麻烦?估计是受到了什么咒术吧!”三长老对跳脱胡闹的张凌云向来没什么好感,只要是张凌云受伤,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又欺负人家了。

    张凌云迷迷糊糊的听到三长老的定论,心中不禁暴起了粗口,这特么的是什么态度啊,师侄的半条命都快没了,你不关心下师侄的伤也就罢了,还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我上辈子欠你的钱呀!

    “三师兄,小羽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还……,唉~,”五长老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为张凌云输送灵力。

    一炷香后,被阻塞的灵脉被五长老疏通开来,“啊~,”张凌云大叫一声,无穷无尽的灵力从识海深处喷涌而出,凝练的灵力顺着空荡荡的灵脉涌入周身,片刻之后,充盈的灵力畅通无阻的循环运转起来,张凌云恢复了些力气,小心翼翼的用心看了看掌教师尊的方向,双手胡乱的整理一下乱七八糟的仪表,等候长老们的问话。

    “你又招惹了什么麻烦?都这般境界了,还会被人下了秘术、封印了灵力?”三长老率先开口,问出大家的疑问。

    “回长老的话,凌云今日刚回山就收到仪慎亲王的邀请,特去上清宫赴宴,未想到刚进外院就碰到一位司徒公子,此人仰慕我道教文化,非要与我切磋一番,而后……,”张凌云隐瞒二师兄的传话,也没提司徒洪云是因妒生恨才找自己麻烦的事,着重说了下清云门为其提供碧夜蜉蝣的事。

    “你这腿是怎么回事?”掌教耐着性子听完徒弟的废话,却没有任何关于这腿伤的细节。

    “师尊,你可要为徒弟做主呀!”

    “怎么?你又被什么东西占据了身体,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吗?”掌教横眉怒目的神情好似想杀人一般。

    “哪有,师尊冤枉徒弟了,徒弟我可是碰上了魔族入侵呀!”张凌云本想故技重施,却没敢挑衅掌教师尊的威胁。

    “怎么会?”掌教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