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五十二 卑鄙小人

作者:申宝儿字数:3350更新时间:2019-12-30 16:58:44
    “呵呵,说的好像你现在多逍遥自在似的,平日里你还不是需要谨小慎微的活着,深怕一不小心被自己师傅给咔嚓了!”

    赤焰毫无保留的揭开张凌云的短,使得张凌云白净的脸上阵阵黑云密布,恨不得马上拉出赤焰狠狠揍一顿解气。

    “傻大个,你的脑子又丢了嘛?他们二人怎可同日而语,师尊那我是打不过必须忍耐,而这个所谓的皇亲贵胄算哪根葱啊?”

    “呵,感情你是不怕你们这朝廷特使啦?那你跑个毛线呀?”赤焰依旧不依不饶纠着问题不放。

    “就我这一身本事,随便哪个使出来都可能毁了上清宫的所有建筑,万一那个仪慎亲王是个毫无抵抗力的槽老头儿,一个不小心被压死了,我到时跟谁说理去呀?”

    张凌云当时本能反应就是想走,却不能在赤焰面前丢了脸面就随口胡诌个理由,话一出口张凌云却不由得感叹起自己的机智应答来,这么完美的借口都让自己想出来了,难道自己真有身为宰相的机智头脑?

    “那个瘦猴可没准备就这么放你离开呢!”赤焰感觉一阵灵力波动正向这快速行进。

    “多大点事呀!他敢来就打的他满地找牙,”张凌云眉毛都快绞到一起了,自己到底是怎么招惹上王爷身边的人了,现在打不打都是事儿啊。

    “能在我司徒洪云眼皮子底下跑掉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司徒洪云气喘吁吁追了上来,果然看到在发呆的张凌云,心底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就是这些臭道士的出现,让自己这个忠心耿耿为王爷鞍前马后近十载的禁卫军统领,险些失去王爷心目中武林高手的地位,失去未来一片大好的前程。

    正自鸣得意的张凌云被青年人随口放出的豪言吓了一跳,刚刚不告而别是因为自己感受到灵气有着轻微的震荡,而自己却无法看透那能量是否有攻击意图,而这个自以为是的臭小子是什么状况?

    张凌云不禁深感疑惑大步向青年人走近,嬉皮笑脸看着他说道:“这位公子可是叫我吗?”

    青年人被张凌云的话问楞了,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张凌云却未被这一愣一笑迷惑,手中捏出黄色神火符暗暗做着战斗准备。

    “既然阁下这般看不起洪云,在下就得拿出些真本事来找回些尊严了……。”

    司徒洪云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转瞬间丛林中竟飞出些通体碧绿色的飞虫来,无数的飞虫震动着半透明的双翅,身体末端长长的尾须在空中随风飘荡,围绕着司徒洪云身旁不停的飞舞着,随着司徒洪云手势发生改变,飞舞的小虫便瞬间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这可是我从清云门得来的秘宝__‘碧夜蜉蝣’,你这小子就是修为再高深莫测,也不可能挡得住无形的毒液攻击,”司徒洪云看着那飞虫消失在黑夜中,好似已经看到张凌云跪地求饶的怂样,不禁露出悲悯的一笑。

    清云门为江湖中比较隐秘的门派之一,专门研究各类毒物相生相克之理,这‘碧夜蜉蝣’就是清云门最新研制出来的暗杀利器,此虫不仅可俯身于人身起到定位追踪的目的,还可以成群聚集在一起以自爆的方式,释放蜉蝣体内剧毒攻击对手,成群结队的‘碧夜蜉蝣’出没,连大型凶兽也可轻易击败。

    “要打就打,废话那么多是胆怯了吧!”

    张凌云不知道眼前这智障为何针对自己,只能放平心态全当是睡前活动活动筋骨,捏出几张神火符随手抛了出去,本想是照亮这暗漆漆的夜,却没想到神火符纷纷在自己身旁半米处化为道道火球烧了起来,顺着熊熊燃烧的火球光亮看去,刚刚消失在夜空中的‘碧夜蜉蝣’,如乌云遮日般密密麻麻的围绕在张凌云身旁飞舞,一些‘碧夜蜉蝣’被火光吸引脱离自己的队伍,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

    “这就是公子所说的秘宝?我看就是一堆普通的飞虫而已,你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要不要我帮你讨回公道啊?就你这智商还是不要出门在外了吧……,”张凌云满是鄙视的眼神,埋汰人的话如连珠炮似得往外蹦。

    司徒洪云自幼家境殷实,父亲更是朝廷要员,哪受过这般侮辱,恼羞成怒之下口中默念着咒语,‘碧夜蜉蝣’仿佛受到某种无形的刺激一般,飞行速度较刚刚快了不止一倍将张凌云层层围住,而高空中的‘碧夜蜉蝣’则如突来的暴雨一般,只只‘碧夜蜉蝣’在砸向张凌云身上的瞬间炸裂开来,尸体化为滴滴绿色带有腐蚀性的液体,在接触张凌云衣服时接连冒出缕缕青烟,张凌云暗花图案的新衣服被腐蚀出无数绿豆大小的孔洞。

    “你爷爷个粪腿的,找茬儿也不分个时候,爷就这么一件能穿的衣服啦!”

    张凌云已在暴走的边缘徘徊,虽然自己的身体经过碧血藤蔓果实洗礼可免疫有毒之物,并未受到这飞虫毒液的侵蚀,可对方的歹毒用心却昭然若揭,若不是怕对方是哪位朝廷大员的得力鹰犬,他早就成为自己手下的亡魂了。

    “小道士,果然是个虚有其表的废材啊,估计你那点修为都是靠灵丹堆出来的吧!”

    “少说废话,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张凌云眼神滴溜溜乱转,思考着若打伤他怎么向长老们交代呢?

    “本大爷念你修行艰苦,走到今天这种程度极为不易,有道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肯乖乖求饶,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司徒洪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张凌云阴阳怪气的咆哮着,脑中浮现出张凌云跪地求饶的场面,内心无比舒畅,就在司徒洪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觉得眼前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火光很是晃眼。

    “不识抬举的无知小辈,想死爷就成全你!”司徒洪云驱使‘碧夜蜉蝣’再次攻了上去。

    张凌云虽不能动手打杀对方,可这些‘碧夜蜉蝣’却没那么幸运了,满心怒火无处发泄的张凌云,发现这些小虫子非常喜好光亮,便抛出身上所剩不多的普通神火符,因为张凌云灵力凝练精纯,就是普通白色符箓也带着巨大的灵力波动,神火符在接触快速飞舞的‘碧夜蜉蝣’同时,瞬间转化为巴掌大小冒着赤红色火焰的大火球。

    无数的火球在张凌云灵力的驱动下,慢慢构建成一道天然的巨形火墙,将自己团团围住包裹在火墙中,拦住碧夜蜉蝣攻击自己的必经之路上,密密麻麻的碧夜蜉蝣仿佛受到蛊惑一般,丝毫不畏惧的撞向火墙,自己却在接触火墙的瞬间便化为灰烬,连一丝烟雾都未形成。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数以千计的‘’碧夜蜉蝣前赴后继的消失在火墙上,张凌云则不断向火墙上补充着神火符,直至半刻钟后天空中再也找不到一只活着的飞虫了。

    “这位公子,你还有这类的毒物吗?一起放出来比划比划,我帮你掌掌眼也是好的。”

    张凌云在确定身边没有这烦人的飞虫之时,不在向巨形火墙输入灵力,随着火墙渐渐消散张凌云的身影也慢慢显露出来,除了衣服上有些细小的孔洞外,全身上下连一丝破皮处都找不到。

    “你个臭道士死定了,”司徒洪云横眉怒目的咆哮声响起,从怀中掏出一颗透明的小球砸向张凌云。

    张凌云抬手在虚空中画出神火符挡住对方攻击,“砰~,”小球与神火符相撞的瞬间化为一阵烟雾,张凌云感到迎面飘来一股淡淡的香味,随之便感觉全身有些无力的感觉,大脑也有种昏昏沉沉的不适感袭来,眼皮好似有千金重物压着一般睁不开眼。

    “你个辣鸡竟然用迷药?简直就是个心思龌龊的卑鄙小人……,”

    张凌云感觉眼睛一花,小师妹不知道何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只见张凌霜轻纱遮面,鲜红色的衣衫贴紧她单薄的身躯,将女儿家玲珑的曲线勾勒的更为明显,小师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迈着轻盈的小碎步向张凌云的方向走来,每步好似风情万种的妖孽一般,看得张凌云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小师妹醒醒,小师妹,”张凌云不由得心烦意乱,深怕小师妹中了什么歹毒的迷药,这无人之地黑漆漆一片万被人撞见,小师妹恐怕只有以死自证清白这条不归路了。

    就在张凌云焦头烂额之际,小师妹一个踉跄向张凌云扑了过来,张凌云本能的接住小师妹,不想让她跌倒受到伤害,可自己现在全身毫无半分力气,被小师妹这一撞两腿发软向后倒去,二人手忙脚乱之间小师妹正巧跌坐在张凌云身上。

    张凌云现在的脸色犹如熟透的樱桃般,羞愧的能滴出血来,张凌云深吸口气勉强提起些力气,双手挥动想将小师妹扒拉到一旁,没想到小师妹面红耳赤随之身子一软,再次撞在张凌云的胸膛之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