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五十一 亲王邀约

作者:申宝儿字数:3444更新时间:2019-12-30 16:58:44
    “这是小师妹,真是女大十八变,粉腻酥融娇欲滴,风吹仙袂飘飘举,不知何人能配得上师妹。  ”

    “那个……,去年师尊借举办“千面花王”白牡丹赏鉴宴之际,广邀各派奇人异士修仙者齐聚一堂为师妹招贤纳婿,二师弟从几十位挑战者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张凌霄语气中酸意十足,不知是为失去这面妙人儿还是因为失去太平宫未来掌教之位。

    “恭喜师妹喜得良配,三师兄晚些时候会补上份大礼。”

    “三师兄,不用那么费心再等八个月送我也不迟,”张凌霜情抚小腹脸颊微红,带着丝丝羞涩之意。

    “哈哈,哈哈,真是喜从天降啊,我们太平宫将迎来新的小生命诞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张凌云眉开眼笑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喜悦之情,围着小师妹转了两圈,最后向小时候那样轻拍小师妹的额发。

    “三师兄,人家已经是大人啦,”张凌霜拉下师兄的手,四处张望未见其他人看到这番景象才松了口气。

    “哈哈,是我太随意了,”张凌云神情窘迫,自觉的退后几步。

    “凌霜师妹,你现在是双身子要多注意休息,”张凌霄及时开口缓解现场尴尬的气氛,张凌霜向二人俯礼后默默退了出去。

    “凌宇师兄对小师妹不好吗?”张凌云很奇怪,一向活泼开朗的小师妹为何如此在意那些繁文缛节,这短短半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很恩爱,只是凌宇太在乎小师妹了……,”张凌霄欲言又止不知该不该继续。

    “师兄,咱们是不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多个人想办法也许会有转机呢!”

    “仪慎亲王,此次前来只是想在此处建设观察塔,并未想让咱们下山协助官兵战斗,而凌宇师弟竟越过师尊直接找到仪慎亲王,二人不知聊了什么,仪慎亲王竟册封凌宇师弟为此次东进军的参将,可直接指挥调配仪慎亲王麾下的五千亲兵。”

    “大师兄这是好事呀,咱们自己人有官职在身,以后有事也能相互照应一下,你为何如此愁眉苦脸的样子?”

    “哎~,实话说了吧,仪慎亲王口谕,咱们太平宫所有道士皆听命于凌宇师弟,”张凌霄好似如释重负一般深呼出一口气。

    “这……,该不会是师尊长老他们也需要听二师兄的吧?”张凌云脑补一下,师尊吹胡子瞪眼却无可奈何的样子,抬手扶额深呼吸几次压下想笑的冲动。

    “你猜对了,小师妹这段时间真可谓左右为难,要不是师尊顾忌师妹的双身子,凌宇师弟不可能还这么活蹦乱跳的。”

    “呵呵,以师尊清冷高傲的个性,二师兄半年能下床都是奇迹……。”

    “哎~,三师弟你不知道我们的苦呀!现在师兄弟们都不敢在师尊面前露脸,就怕哪句话说错了遭池鱼之祸啊。”

    “当,当,当……。”

    “大师兄,三师兄,饭做好了,”张凌志憨厚沉稳的声音伴随敲门声响起。

    “来啦,来啦,”张凌云一个箭步推开房门,扑鼻的香气四溢而来,“咕噜,咕噜,”张凌云的肚子不自觉的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三师兄好久没回来了,快尝尝师弟这手艺进步没?”张凌志将浮在空中的托盘一一放下,一道道色香味俱佳的美食呈现在几人面前。

    “哎呦我去,凌志师弟这松鼠桂鱼酸甜可口入口即化,这白玉豆腐汤鲜美无比……,”张凌云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来,赞美之词层出不穷,说的师弟都不好意思了,只能在一旁憨憨地痴笑。

    “听说二师弟回来了?”高亢嘹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张凌宇身形一闪出现在几人面前。

    “我靠……,”张凌云一个激灵鸡腿掉在地上,“二师兄这神行符运用的神乎其神,厉害,厉害,”张凌云突来的夸赞之语让三人为之一愣,都不知道他这话是褒是贬。

    “咳咳~,我这不是想三师弟了嘛,一听说你回来就急忙过来了,”张凌宇满脸堆笑,让人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错觉。

    “师弟我在山里老可怜了,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好几年,刚出来就想着找些好吃的慰劳慰劳自己,想着吃饱了再去恭喜二师兄的新婚之喜呢,”张凌云从二师兄眼中看出一丝不满之意,急忙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唉~,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做甚,”张凌宇神色渐渐恢复平日里的冷清样儿。

    “师弟这么急过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张凌霄已经很久没见二师弟登门拜访了,见二师弟恢复正常好奇的问起他的来意。

    “仪慎亲王听闻少年俊杰的张凌云回来了,在上清宫设宴款待一下三师弟,”张凌宇面带亲和的微笑,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凌云何德何能让仪慎亲王设宴招待,小羽不胜荣幸,必定准时赴约,”张凌云不卑不亢虚空抱拳行礼。

    “师兄,师弟,我那还有些事要忙,晚些时候咱师兄弟再叙旧,”张凌宇得到想要的答案不再久留,身形一阵风般的消失了踪迹。

    “师弟,你刚回来还不了解那个仪慎亲王,他虽然不懂修炼之法,却招揽了一批奇人异士在身边效力,你可不要向往日时口无遮拦召来杀身之祸呀!”张凌霄板正三师弟的肩膀,郑重其事的嘱咐一番。

    “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想先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应对晚上的仪慎亲王,”张凌云拍了拍胸脯保证自己没问题,让二人放宽心。

    夜色已近,微风轻轻拂过上清宫庭院的银杏树,随风而动的枝叶映入一旁的人造水塘中,一派波光凌凌的美景映入眼帘。

    树下青衫蟒袍打扮的青年人,正若有所思的望着水中喃喃自语,神情中好似有无限的惆怅压在心头一般,正要转身离开之时,发现站在院外的张凌云,瞬间转变而来的神态不怒自威,带着上位者独有的高傲。

    “在下太平宫亲传三弟子张凌云,应仪慎亲王之邀特来赴宴,”张凌云向前走了几步俯身行礼,两个只眼睛明亮干净透着一股灵气,在黑漆漆的夜晚中格外耀眼。

    青年人并未答话一副戏弄的神态,两只眼睛滴溜溜的在张凌云身上转个不停,张凌云被青袍人盯久了有些心烦气躁,转身遇越过他直接向内殿而去。

    “想从我这过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青年人终于开口说话,却是带着丝丝警告的意味。

    青年人嘴角微动好似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又仔细的盯着张凌云的面相,张凌云有种莫名的危机感警觉的盯着青年人,手中暗暗捏出神行符拍在自己身上,随时防备青年人做出任何不利自己的举动。

    青年人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块暗色牌子,将其紧紧握在手中并用指尖在其上面划了一个不知名的图形,青年人掌心暗色牌子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一股股灵力波动顺着他的手心流变全身,青年人再张开手心之时,那块暗色牌子化作奇异的符字印在掌心一闪而逝。

    青年人眼神凌厉中带着丝丝寒意,却发现在自己刚才转换灵力的功夫,面前的张凌云已经退出很远,在自己的注视下转身留下个背影向远处飘去。

    “哼~,这就是王爷口中的青年才俊,临阵退缩简直就是个窝囊废,”青年人随口骂了起来,不禁在心底暗暗自哀起来,就这么个吊儿郎当的人都能步入修仙之门,为何自己这心性坚定之人却无缘大道,上天简直是瞎了眼睛。

    青年人正暗暗不平之时,迎面一位身着暗色锦服神态温和,袖口绣着金色龙纹的公子带着随从向青年人走过来,还没等青年人躬身行礼,那公子一把扶住青年人的手腕。

    “司马洪云,那少年在不远处的树林中等着你呢,你却在这自艾自怜起来了。”

    “这……,仪慎亲王安,属下这就去会会那举止怪异的小屁孩儿,”司马洪云躬身行礼,转身跟着张凌云远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锦服公子身边的随从微微抬头看向远方,眼中欣赏的神情毫不掩饰,嘴角不自觉勾起玩味的笑容,手指不停的变换姿势,刚刚张凌云站立的位置缕缕无形的能量震动开来,渐渐转换成一股庞大的灵力被随从收回体内,整个过程中身边二人皆未有丝毫察觉。

    “小羽子,就个是旁门左道的小喽啰嘛,至于吓得你仓皇而逃吗?”

    张凌云本意是想离开的,既然人家不拿自己当回事,自己没必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行至树林之时却被赤焰叫停了脚步。

    “傻大个,你不懂这中间的厉害关系,我修为再厉害只要人还在凡界一天,就要受这帝王统治的约束,见了皇亲国戚的面还是要伏低做小。”

    “呵呵,说的好像你现在多逍遥自在似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