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十 空间幻阵

作者:申宝儿字数:3267更新时间:2019-12-30 16:58:44
    “一~,,二~,加油,加油,”无聊的张凌云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在一旁喊起号子给毒炎蜈蚣鼓劲。

    毒炎蜈蚣凭借天生的掘土本领勤奋劳作,庞大的身形深深地扎在沙土之中,周围的黄沙却像液体一样缓慢的流动,随着毒炎蜈蚣行动速度的加快,他的身体也越陷越深,好像随时会沉到沙海底部一般。

    “毒炎,停一下,呆瓜~,”张凌云运用灵力声波震荡,制止将即将埋入黄沙中的毒炎蜈蚣。

    “何事找我?”毒炎蜈蚣甩掉赤黑色硬甲上的黄沙,从沙坑内探出半截身子望向张凌云。

    “你有什么办法加速挖掘效率,这黄沙不似正常泥土湿润挺实,而是毫无粘合感与稳定性,只要受到剧烈震动干扰,沙子会变得十分松软向低处流动,当有重物置于沙体之上使得黄沙下沉速度更快,”张凌云从旁观者角度做出一番分析,期望共同商讨出解决方法。

    “快速挖掘的方法倒是有,可黄沙尽头若是迷幻阵的出口,我出去后你怎么办?”毒炎蜈蚣怕千面沙猫不正面抗衡,躲藏起来使阴招放倒自己,或完全放任自己这大脑短路的武者,独自承受无法破解迷幻阵的杯具命运。

    “假设你一刻钟挖穿沙土层突破结界,我还能同你搏一搏,反之我便留在迷幻阵内,等你击败千面沙猫破除幻阵再来救我。”

    “这黄沙具体多厚我们无从得知,我也无法保证出了迷幻阵,便能找到猫妖并成功生擒于她,”毒炎蜈蚣所言非虚,这个两难的抉择皆是以张凌云的性命做赌注,容不得半点马虎与懈怠。

    “即便如此又有何惧,我们便赌他一赌,反正我是不愿毫无作为的在此等死,我决定与你同行,”张凌云未曾想深谙挖掘之术的蜈蚣,竟也无法探知黄沙的厚度,只得以身犯险与其共同进退,才是逃脱困境的最佳选择。

    “这……,你可有深思熟虑此行的凶险?万万不可意气用事。”

    “务需多言,这猫妖心思缜密且反复无常,即便你生擒于她也未必能如愿解救我出这幻阵,我们已然没有了任何退路,”

    张凌云反复斟酌毒炎蜈蚣的忧虑所在,毅然决然的跳入沙坑中,施展御物之术祭起木棍漂浮在空中,自己稳稳踏上木棍飞至毒炎蜈蚣腰身处便不再移动,此处正是毒炎蜈蚣身形程螺旋状的中空位置,为了安全着想张凌云不再吝啬灵力输出,点点金光闪烁五份护身符被书写完成,将张凌云团团围在中间。

    “受不住不要忍着,咱们可以随时退回来,”

    毒炎蜈蚣疯狂扭转坚硬的硬甲,如平地旋转而起的龙卷风,锋利似刀片般的钻头极速冲向地面下陷的深坑,那庞大的身形深深地扎向沙土之中,周围缓慢流动的黄沙已追赶不上毒炎蜈蚣行动的速度,可随着他挖掘的深度的增加,周围渐渐看不到任何光亮,空气也愈发的稀薄。

    “臭小子你要坚持住呀,我们现在已挖掘了三丈有余,应该没有多厚了,”

    毒炎蜈蚣不断鼓励张凌云,自己则使出十二分的干劲向着沙土深处进击,体型硕大的蜈蚣旋转时速度极快,体内灵力四溢的如流星闪动形成一层天然的防护屏障,使得身处中央的张凌云近乎存在于真空地带,再加之护身符箓在张凌云身边形成的屏障,极大增加他在地底存活的时间与几率。

    “乒~,”毒炎蜈蚣高速旋转形成的凌厉刀芒与坚硬的物体相接触,破空之声兵乓做响,道道涟漪从碰撞处层层扩散开来,连地面也猛烈的晃动起来,被毒炎蜈蚣猛烈攻势冲击的硬物出现了凹陷的痕迹。

    “我们这是触到迷幻阵的边缘了?”

    突如其来的震荡扰乱了大家的步伐,张凌云全神贯注稳定同步的身形,险些被毒炎蜈蚣锋利的硬甲所误伤,还未等二人做出应急反应时,那结界看似脆弱的凹陷处有复苏的趋势,随着灵气波动强横的能量骤然凝聚,呈现出更精纯的灵力波动反弹回来。

    “砰~,”强横的灵力波如火山喷涌般强势,席卷粉碎黄沙岩土的阻碍硬生生砸向毒炎蜈蚣,气势凌人的攻击在接触毒炎蜈蚣高速旋转所形成的刀芒,纷纷被搅碎消散无踪。

    “这个千年老妖,布置个迷幻阵结界竟用些旁门左道,这结界能将大部分攻击力反弹回来,欲破此结界恐怕需要洞虚大乘的修为,才能强行攻击破除。”

    “坚持住,我能找出最佳攻击的点,”张凌云摒气凝神感受那结界灵力波动的强弱,期望找出最薄弱之处好加以利用。

    每个法阵皆是强者通过感悟天地大道,遵循自然法则窥视天机因果参悟而来的,再融合自己的创新意念,慢慢精雕细琢反复演练才能成型,无论强弱好坏都不是凭空想像捏造而来的。

    天地万物皆有自己的行进轨道,名山大川江河湖海,都可根据其脉络、纹路演化为法阵,而每个阵法就好似树叶的纹路般有粗有细、有强有弱,无论是结界、阵法或是禁制,皆根据攻守兼备的运行法则而设计制造,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本质上毫无区别。

    “千面沙猫阵法再厉害也离不开天地灵气的支撑,只要有灵气的地方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今日就让她个井底之蛙,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有多广阔!攻击这里……,”

    转瞬之间,周围灵力波动的强弱、稀疏,如一副解析完成的图画,显现在张凌云脑海中无比的清晰明了,他运起灵力抬手凭空书写出一张神火符,符箓穿透厚厚的沙土层贴附于迷幻阵的结界之上。

    “哈哈,哈哈,既然你这么张狂自信,那咱们便试他一试,我全力攻击时周围震动较大,你可千万专心保持好平衡,爷可不想破阵的同时还要关注你的安危,你那金贵神奇的血肉可不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毒炎蜈蚣赤红色双眸中闪着凌厉的精光,丝丝灵力从赤黑色硬甲中渗透延伸开来,强势的威压全力释放开来,强劲的力道贴紧结界的瞬间爆发,如狂风暴雨般汹涌肆虐的锋利刀芒不断冲击着脆弱的结界。

    张凌云嘴角微微颤抖,紧张的注视周围的每一丝变化,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生怕惊扰到了毒炎蜈蚣的进攻的频率,生死在此一搏。

    结界周围突然爆发出阵阵凌乱的灵力波动,随后大地猛然震动起来,迷幻阵的结界丝丝如闪电般的裂痕骤然显现,条条块块闪着光芒慢慢四散扩散。

    “咔~,咔咔~,”随着声声屏障破碎的巨响传来,结界与刀芒接触点一股能量猛然爆发,片片结界裂痕崩裂开来,外面照应进缕缕强光晃得人张不开双眼。

    感受着这迷幻阵屏障终于被破除,张凌云紧绷的神经瞬间处于异常轻松的状态,深深吐了一口气呼吸逐渐平稳,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自信的笑容。

    “哈哈,哈哈,你爷爷终于出来了,砰~,啊,”

    毒炎蜈蚣顺着光亮盘旋而出,直接从高空向下掉落,在翠绿色的草地翻滚几圈堪堪稳住身影,毒炎蜈蚣低眉顺眼的四下观望,在确定无人看到自己这番窘态才再次幻化成人形。

    “咳咳~,这颗巨大的蛋还真是精致、特别……,”张凌云看着自己刚刚掉落的出口,正不断流出黄色的细沙,如泉涌的沙流在半空中渐渐化为虚无,景色甚是美艳绝伦。

    “靠你大爷的,千面沙猫你给老子出来,你爷爷我不生吞活剥了你,以后就跟你姓……,”

    毒炎蜈蚣绕着巨大的蛋形迷幻阵观察一圈,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其中隐藏的奥秘与玄机,这迷幻阵蛋圆头上达穹顶屏障、蛋尖头下至地面十余丈深,而自己在幻阵内挖掘的地面,竟然是蛋形迷幻阵的侧壁。

    若没有张凌云的指引和帮助,自己破除迷幻阵的几率微乎其微,不是进入另一层迷幻阵,就是要破除这迷幻阵的结界后,再击碎穹顶或挖穿地面才能出来,而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艰难险阻。

    “呱噪,”一股恢宏磅礴的威压由远处传来,宛如天地神灵的怒火顺势爆发,在这低洼的盆地中层层激荡,强横的威压惊得毒炎蜈蚣哑口无言呆在原地,身体不由自主的产生恐惧之意微微颤抖起来。

    “何人在此?请阁下出来相见面谈,”张凌云的身体未感到任何不适,默默输入一丝精纯的灵力注入毒炎蜈蚣体内。

    “谢谢,我好多了,”毒炎蜈蚣极力平复内心的惶恐不安,希望自己刚刚只是产生了幻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