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十二 毒炎蜈蚣2

作者:申宝儿字数:2753更新时间:2019-12-30 16:58:44
    “我外面仇人太多,出去不如在这逍遥自在,我可以带你去阵眼一证真假,”毒炎蜈蚣指向张凌云跑来的方向。

    “放你出来再杀我,你当我脑子里都是水吗?”张凌云借用毒炎蜈蚣嘲讽自己的话,瞬间让他安静下来。

    远处那拇指大小密密麻麻的红色小蜈蚣,仿佛受到掌控者刺激一般骤然暴起,前赴后继的疯狂涌向毫无退路的张凌云,只见张凌云气定神闲施展御物术,自己站在被施法的碎石片上,渐渐漂浮而起远离地面,暴走的小蜈蚣失去攻击目标,纷纷钻进赤黑色的土地中消失无踪。

    “这里时间漫长无趣,聊聊你的风光往事可好?”张凌云慢慢靠近仙雷阵法,以上位者的角度俯瞰气急败坏的毒炎蜈蚣。

    “你祖爷爷现在心情烦躁只想杀人,你个胆小如鼠的龌龊之辈,敢不敢与你祖爷爷过上几招,莫不是怕丢了你师门的脸面……,”毒炎蜈蚣这损人的功夫,如一万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做响。

    “磨磨唧唧碎嘴子的个性和你这形象倒是绝配,可惜这些话对我毫无意义。”

    在隔绝灵气流动的阵法中,毒炎蜈蚣突然爆发出一股澎湃的灵力波动,张凌云觉得事有蹊跷,便绕着仙雷阵法四处查看,终于发现毒炎蜈蚣身下有无数条小蜈蚣不停的蠕动,这些家伙先前钻入土内便是利用阵法不封底的漏洞。

    “哈哈,哈哈~,被困者怎会闲到做些荒诞无稽之事,是你轻敌忽略了蜈蚣自带遁地的本事,”毒炎蜈蚣接受到小蜈蚣输送进来的灵气,计划着如何破解现在的窘境,谈话间灵光乍现露出得意的大笑。

    “意外而已,有什么好牛掰炫耀的……,”

    张凌云正准备自省其身,却感觉地面在微微晃动,毒炎蜈蚣开始扭转身形好似层层螺旋立在阵法中央,随着晃动的节奏一圈圈的转动,毒炎蜈蚣转动速度越快地层下陷的越深。

    “既然你作死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张凌云掐指捏印启动仙雷阵法,幻境内稀薄的灵气好似受到召唤一般,如狂暴的龙卷风极速旋转涌入仙雷阵法,结界散发出阵阵耀眼的银光,厚重的乌云层掩盖了波光粼粼的苍穹屏障。

    “咔~,嚓~,”气势恢宏的电弧从天而降,带着劈山断水的庞大威压直击毒炎蜈蚣。

    “嘭~,”随着沉闷的撞击声响起,赤黑色的土地也跟着震动起来,仙雷阵法内道道银光流转闪动,法阵被莫名的白烟笼罩伸手不见五指,随着烟雾散去毒炎蜈蚣完好无损的现出身形,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

    “怎么可能无用?天地万物皆惧天雷无一例外才对,”张凌云自言自语低声呢囔,不死心的继续施展阵法。

    “咔嚓~,咔嚓~,”密布的乌云中道道电弧闪烁聚集,汹涌澎湃的雷电透过云层的裂缝宣泄而下,在第三道天雷落下之时,仙雷阵终于传来毒炎蜈蚣低沉的嘶吼声。

    “停,停下……,”毒炎蜈蚣气若游丝的悲惨求救声阵阵传来,让人生出怜悯之心。

    “呵呵……,骗人戏要做全套,你这演技也太拙劣了吧,”张凌云双拳紧握防止再被毒炎蜈蚣迷惑,施展灵御之术探查其灵力波动,并未发生任何变化,便未在理会那凄惨兮兮的哭嚎,掐指捏印继续运转法阵。

    “啊~~,停~,停下吧,我认输了,”足足十三道携带天地之势的汹涌天雷过后,毒炎蜈蚣终于忍受不住,发出蚀骨震灵般的痛苦嘶吼。

    “有什么遗言要留下?我人这么善良会传达到位的,”

    张凌云抑制内心喜悦之情面色如常,妖族修士天生强悍即便不修炼也能在凡界横行无忌,这异兽身体强度与修为竟能硬抗十数道天雷绝非一般,自己驱动这上古留下的简易版仙阵颇为费力,若再继续进行下去即便他不喊停,仙雷阵法也会因自己灵力衰弱枯竭而崩散,到时毒炎蜈蚣哪怕无丝毫灵力支撑,靠着庞大强悍的身躯也能灭杀自己。

    “这琉璃塔我呆了不知多久,里面灵气稀薄到只够维持神魂不散的地步,你用什么阵法竟能聚集这么多灵气?”随着尘埃落定,毒炎蜈蚣那赤黑色的坚硬铠甲满目疮痍、惨不忍睹,缕缕黑红色的液体从伤口处流出。

    “这是我朋友淘来的旧物,玉简上记载了详简两版阵法,可惜我修为太低只能施展出这般威力,”张凌云本想削弱对方锐气,却发现毒炎蜈蚣却并无沮丧畏惧之色,气势也未减分毫。

    “你那朋友就是那个契约神兽吧。”

    “人老精,马老滑,竟借着谈话之际修复灵脉,牛掰的操作,”后知后觉的张凌云不甘示弱运起周身灵脉疯狂吸收,本就稀薄的灵气在二人功法全开之下,带着缕缕灵气波动如墙头的小草左右摇摆不定。

    “现在是哪朝哪代?你又是哪儿的修士?”毒炎蜈蚣的意图被发现很不自然,脑子一抽竟提出这种无聊的问题,却又像有什么被遗忘的东西正慢慢苏醒。

    “现在是乾帝六十年,公元795年初,我乃正一道太平宫第二十一代掌教张善行亲传三弟子,”

    张凌云如实回答毒炎蜈蚣的问题,却发现毒炎蜈蚣周身灵力骤然暴走,地面涌出无数手指粗细的小蜈蚣,爬至其赤铠甲的伤口处纷纷自爆,那血红色的虫液好似灵仙妙药一般,将赤黑色铠甲快速修补如初。

    “哈哈,哈哈~,我终于想起来了,卑鄙无耻的小瘪三竟然封印我的记忆,你先祖吃饱了撑的,扰了我闲云野鹤般的美好生活,今日你便替他们偿还些利益吧!”毒炎蜈蚣调整好身形,将每只勾爪皆插入赤黑色的泥土之中,散发出如释重负的决绝之情。

    “你行的正坐得端老实修炼,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会召来杀身之祸?”张凌云推断此幻阵应该是先祖,关押上古恶兽而设立的空间囚笼。

    “何为伤天害理?人类吃牛羊之肉乃顺应自然,为了权势相互残杀便是顺应天命,我不过是吃吃人类的心脏打打牙祭而已,我也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杀生有何不可?”毒炎蜈蚣一番义正言辞之语,好似控诉这世间万物被差别对待的心酸与无奈。

    “人类自誉为万物之首,以自我为中心需要世间万物的崇敬与牺牲,可若真碰到强横的存在,人类又如蚂蚁般弱小,试问谁会在意只蚂蚁的生死呢,”张凌云自幼便见惯生死,对人性的自私扭曲看得比所有人都透彻。

    “你这言论真是标新立异、与众不同,厉害,”毒炎蜈蚣心中想了一万种辩驳的说辞,却被面前少年的一席话征服,露出钦佩崇敬之情。

    “嘭~,嘭……,”就在二人相聊甚欢之时,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开来,随着震动频率的愈演愈烈,一条条手臂粗细的裂缝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裂缝下是广阔无垠的熔岩坑洞,随时准备吞噬空间内的一切。

    “我刚刚失去了理智,施展了土崩瓦解之术……。”

    “你丫个缺心眼的疯子,快停下来,想死不要拉着我一起呀,”张凌云看着眼前恐怖的灾难景象大惊失色,看毒炎蜈蚣那略显尴尬的神情顿时火冒三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