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5、酒量咋没了?

作者:夏耕烟字数:3844更新时间:2020-01-15 15:43:55
    ()    “哎哟~,大勇哥,你慢点儿!”

    “大勇哥,你稳着点,我都被你撞骨折了!”

    刚走到堂屋门口。

    就见窦伟和张静安扶着阿哥从堂屋里走出来。

    阿哥好像喝醉了,走路时左摇右晃。

    窦伟和张静安俩人个头小,身体单薄,被阿哥扯过来拉过去,还不小心撞在了门框上,两人撞得龇牙咧嘴,被折腾得够惨。

    顾猛连忙上前搀扶着阿哥,“这是怎么啦?”

    阿哥酒量大,可不是那么容易喝醉的,今儿个怎就喝醉了?

    窦伟和张静安都支吾着,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阿弟,小碗小碗说我喝醉了”

    顾勇挥着手,兴奋地说道,好像在说一件什么得意的事情。

    “叫你别喝你还喝,喝醉了还有脸说!”

    小碗带着小勺紧跟着从大门走了出来,气恼地训斥着。

    顾猛好奇地问,“嫂子,咋回事儿,阿哥喝了多少酒?”

    “什么多少,就一小杯!”

    “啊?”

    原来张静安和窦伟听说顾勇的酒量很大,不比顾猛小,吵吵着要看顾勇喝酒。

    小碗不准奏。

    顾勇的头部才做手术,喝酒可能会有影响。

    “可千防万防,他们俩悄悄地给顾勇倒了一杯黑龙酒”

    张小碗扫了一眼张静安和窦伟,眼神十分不善。

    “对不起嫂子,我们不知道勇哥不能喝酒”

    张静安和窦伟更加地不好意思,低着头把脸藏在暗处。

    顾猛皱了下眉头,“嫂子,你是说阿哥只喝了一杯就醉了?”

    “可不是嘛!”

    张小碗拉着顾勇领一只胳膊有点担心地说:“不知道咋回事儿,大勇以前把酒当水喝,现在好像闻着酒就晕”

    闻着酒就晕?

    这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等有时间了去找秦大夫聊聊。

    “嫂子,您别担心,下次我再带阿哥做个复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顾猛把阿哥送回了卧室,阿妈、赵佳、邓姐三个听到消息,匆匆赶来。

    “大勇没事吧?”

    床上顾勇在呼呼大睡,顾妈妈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紧张地问道。

    “阿妈,没事!”

    顾猛劝慰着又把事情讲了一遍。

    大家听了都很好奇,怎么傻病治好了,酒量倒弄没了?

    “不能喝了更好,他喝酒跟喝水一样,没滋没味儿的,凭白糟蹋了好酒”

    顾妈妈松了口气,帮着顾勇掖了掖被角。

    “阿妈,你不用担心,我和小勺在这里看着就好”张小碗说道。

    “也好!”

    大家一行人来到了堂屋的右厅,佟家几个大姐大嫂子,还有一群女生在这边喝茶聊天,都是些家长里短。

    顾猛听着没滋味儿,打了声招呼退了出来。

    ......

    “哄好了那丫头了?”

    身后,邓姐笑吟吟地问道。

    顾猛顿了一下脚,“姐,你是说梨子?”

    “哼,可不就是她嘛,留就留走就走,矫情个什么!”

    邓姐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说,“走,我们上阁楼说话!”

    “好!”

    院子里阁楼不是真的阁楼,从外面看着古香古色,实际上就是一栋两层楼房,钢筋混凝土构造。

    屋里面的装修跟楼房一样,艺术吊灯,铺着木地板,雕花的窗子依然装着玻璃,只是阁楼里的古董摆件儿放的比较多,看起来很有韵味。

    阁楼在花园池塘边上,环境幽静,被顾猛装修成了一个大书房。

    一楼三面墙都是书架,大都是新书,有数千本,大都是中外文学著作。

    二楼书少,有上千本,大都是旧书,还有四十多套明清时代的藏书,都放在楠木匣子里藏着。

    二楼主要安放字画藏品,墙上挂着几幅字画,沧谿图,松竹图、梅云图,最上面打横挂着一幅字‘厚德载物’,小楷书法,温润秀劲,法度谨严而意态生动,落款是‘衡山居士’,也就是明朝的文徵明。

    平时顾猛会在这里看书、写作,有时练习大字,修身养性,免得总被人看成一个莽撞的大老粗。

    两人上了二楼,屋里有暖气,窗子也关得严实,一点不冷。

    他泡了两杯茶,跟邓姐在沙发上坐下。

    “姐,有事儿?”

    邓姐睁着明亮的丹凤眼紧盯着他,“佳佳的事情是我跟她挑明的,你还有别的女人的事,我也跟她说了一下,你怪我吗?”

    顾猛有点惊讶,却不见怪。

    “姐,这种事瞒不住,宫梨心里也清楚,说了也就说了,我怎么会怪你呢”

    邓姐微笑地点了点头,“不怪我多嘴就好,圈里人都是现实的人,有些事情还是早些说清楚好,整天揣着明白装糊涂,想占便宜又不想付出,天底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顾猛苦笑了下,“姐,没必要这么现实吧?”

    邓姐摇了摇头,“演艺圈本来就是一个讲究现实的地方,想出头的人,就要付出代价,用钱财、美色,或者感情交易机会,越是光鲜漂亮的角色,背后存在的交易就越多。

    实质上,你和宫梨的关系也算是一种交易,只是多了点情感。”

    顾猛弯着嘴角没有说话。

    “宫梨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也很有潜力的艺人,她要想成为舞台上最光鲜的角色,不可避免地要执行某种交易,就像天上的月亮,一面承受着光明,另一面沉浸在黑暗中。

    谁成为她的太阳呢?张导不行!”

    邓姐淡淡地道,“他虽有才华,却不能一直照着她,等张导照不见她时,她要想继续走下去,必然会选择第二次交易”

    “而你,年轻有资本有才华有名声,即使跟你搞绯闻,也能帮着她提升名气,你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顾猛虽然不想把事情解剖的那么现实,但不得不承认邓姐说了有点道理。

    “其实她早已经选定了你,只是她没有把事情想得那么通透,又或者心存幻想,幻想着成为你的妻子,但是可能吗?

    一般有本事的男人都很强势,而你更加强势,一个强势的男人,你会允许自己的妻子在荧幕上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跟别的男人产生哪怕虚假的感情吗?”

    顾猛暗想,恐怕不止自己,大半的男人都不愿意吧。

    至于那些结了婚,还能容忍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玩暧昧,在思想上出轨,那些男人大都是圈里人,他们能够理解那种行为艺术。

    “我刚明里暗里提点了一下,想要成为你的女朋友,首先必须要退出娱乐圈,可退出了娱乐圈,她的魅力和价值在哪?”

    顾猛暗暗摇头,离开了娱乐圈的宫梨还是宫梨吗?

    本身的魅力至少减掉三成。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如何选择,即使你刚才不出去,她也不会离开这个院子”

    邓姐走到窗前,推开了玻璃窗,到了晚上竟然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雪花,白茫茫一片。

    雪中的小院,檐外的红灯笼,屋里灯火通明。

    西侧宫梨的房间中盈盈地传出一阵嬉笑声。

    她眯了下丹凤眼,意味深长地说,“这片地方,只有咱家院子里是亮的暖和的,出了院子,哼哼,前面的路可黑着呢!”

    顾猛咧嘴一笑,“姐,要是梨子勇敢一点,走出了院子呢?”

    “不会的,女人天生比男人更柔弱,更喜欢依附强者,你是一个强者,一个很有魅力很温柔的男人,留在这里,她会得到很多,走出这里,她还能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称心如意的交易对象吗?”

    “姐,我们是相互欣赏相互帮助,可不是交易!”顾猛不满道。

    邓姐莞尔一笑,没有跟他辩驳,望着热闹的大堂、灯火明亮的侧厅,怔怔出神。

    顾猛从后面环抱着她,“姐,有什么话你直说,对我不用藏着掖着”

    怀里人微微地叹了口气,拿着额头擦了擦他的下巴,刺拉拉的像砂纸,扎得人心痒痒。

    “顾猛,我和佳佳有句话想问你,现在院子里已经有了三个女人,你还准备塞几个进来,难不成你准备院子里的厢房塞满?”

    顾猛摇了摇头,“姐,你和佳佳都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胡乱拉女人进来了,人多了太麻烦,影响也不好。”

    “真的?”

    邓姐惊喜地回过头。

    顾猛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笑道:“当然是真的!”

    邓姐眨了眨眼睛,“小妃呢?”

    顾猛愣了愣,“小妃在香江都玩野了,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她肯定也不愿意住进来,那丫头看着懵懂,心思通透着呢”

    邓姐点了点头,“小旭呢?”

    “哈~,姐,我和小旭可没怎么勾搭,你可别冤枉我”

    邓姐拿额头撞了下他的胸口,“你敢说你没眼馋过?”

    “...没!”

    “言不由衷的家伙!”

    邓姐靠近在怀里,叹道:“我的男人,你别看女人各种漂亮,其实内在都一样,你为什么这么贪嘴呢?”

    顾猛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轻笑道:“可能因为我饭量比较大吧?”

    “哈哈哈,厚脸皮!”

    “顾猛!”

    楼下有人在叫唤。

    “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