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3、你要对我负责

作者:夏耕烟字数:3379更新时间:2020-01-14 19:54:00
    ()    应付完了一群大少爷,顾猛又从陪着屋里的客人们喝了一圈,喝了三四斤酒水。

    出来撒尿时,看到一个人站在小花园里,对着月亮长吁短叹。

    听声音,是个女人。

    今儿是十二月末,冬月月初,月亮半残。

    天上寒风阵阵,小花园里草木凋零。

    女人一身素色的冬装,紧裹着,身姿妖娆,她披散着头发,随着寒风吹起的,还有几声轻叹,有种凄美的味道。

    这时从中庭堂屋里传来一阵阵歌声、欢闹声,相衬之下,这里变得更加的幽静、凄凉。

    顾猛看了一眼,便认出了她,疑惑道:“梨子,你怎么呆这儿,天多冷?!”

    听到身后有声音,宫梨摸了一下眼睛,转过头来笑了下,“你怎么出来了?”

    顾猛瞧出了不对,奇怪地问,“你哭了?”

    “我没哭!”宫梨强笑道。

    顾猛不信,“拍戏受委屈了?”

    上个月公司为宫梨接了部新戏,李汉祥导演的《一代妖后》,宫梨女二号。

    拍完了戏,前两天才回来,顾猛正好在青山院里,听邓姐说她回来了,顺便开车接了过来。

    在剧组里,跟她搭戏的有刘小庆、陈道民,顾猛担心她受了委屈,才有此问。

    宫梨摇了摇头,轻哼一声,“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谁敢叫我受委屈?!”

    顾猛眉头一扬,他听出来了,这是在生自己的气。

    风太冷,他本来准备拉姑娘的小手,想了下,还是改成拥抱,送点温暖。

    “你别这样!”

    宫梨推了他一下,没推开这头蛮牛,只能任他糟蹋。

    顾猛把她的手裹在腋下,用滚烫的脸贴着她的冰脸,在她耳边轻轻地问。

    “你在生我的气?”

    宫梨感觉暖了,刚才那种孤独、凄冷、悲伤的滋味在淡淡地消散,有种在寒冬里晒太阳的感觉。

    她不喜欢这种温暖,也不需要这个男人,她想要试图保持刚才那种孤独悲伤的心境,才能下狠心,做出一个了断。

    可惜这个男人的身体比阳光更热烈,比大山更可靠,酝酿了很久的气氛被破坏殆尽,刚才在心里做了很久的决定,在这一刻也突然垮塌,太糟糕了!

    她狠狠地锤了一下顾猛的腰背。

    “啊~,梨子,那里可是肾,千万别捶坏了!”

    嘭嘭!

    宫梨才不想怜惜他,又狠狠地锤了几下,只是比起第一次,更像是在按摩。

    “舒服~”

    顾猛差点没叫出来。

    宫梨差点没气坏,狠狠地喘了两下气,又推一下他的胸口,可惜还是没推动。

    “梨子,你怎么啦,有什么气尽管冲我来,我接着,可有一宗,打完了之后,你的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挨打?”

    “呵呵~”

    宫梨气笑一声,“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吗?”

    顾猛最害怕这种对话模式,完是琼瑶剧中的台词,酸不拉叽的。

    “说,再不说我就亲你!”

    宫梨对他的厚脸皮有些无解,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冷笑道:“恭喜啊顾老板,原来你的未婚妻那么漂亮呢!”

    未婚妻?

    顾猛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因,赵佳!

    前些天看到邓姐和赵佳其乐融融的场面,他忘了考虑到宫梨的心思。

    邓姐的情况特殊,知道赵佳的存在,并不在意。

    赵佳早听说了邓姐的事情,也可以包容。

    宫梨不行!

    她野性十足,怎么可能容忍?

    在赵佳来京之前,宫梨在剧组里,这次过来,突然发现屋里多了一个女人,听邓姐说女人是顾猛的未婚妻,这算什么?

    有了未婚妻还勾三搭四的?

    真是个花心大萝卜!

    宫梨本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突然发现机会没了,怎么会不难过呢?

    她气恼地推了两下子,无奈这头蛮牛实在太野蛮了,她累得气喘吁吁也纹丝不动,有种被打败的感觉。

    “你放开我!”

    “不放!”

    “再不放我报警抓流氓!”

    “报警?哈哈,他们的老大都在我的手里,报警有什么用?”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咋样,我只想静静地抱着你!”

    顾猛也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局面,只能用野蛮一点的手段来勉强维持着,走一步算一步。

    宫姑娘刚才没有直接走人,心中肯定还有犹豫。

    犹豫什么呢?

    他说不准。

    是感情多一点,还是物质多一点,还身体多一点,他都不在意,只要人还在,一切都有挽留的机会。

    他不相信自己没有老谋子的魅力大。

    况且两人在宫家见过亲戚,被宫家二老瞒着办了一场酒宴,跟订婚的形势差不多,自己的牌面不小。

    老祖宗说过,坚持就是胜利,跟死皮赖脸一个道理。

    他抱着宫姑娘柔软的肩膀,闻着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暖香,想象着她在银幕上的风采,一种卑鄙无耻的念头慢慢膨胀起来。

    他用一种强势的语气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道:“梨子,别挣扎了,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宫梨愣了一下,有种掉进坑里的感觉。

    刚才她一直纠结着,是走还是留?

    走吧!

    一个花心的人值得留恋吗?

    留下!

    以前自己知道他有女朋友的,应该接受这个事实,何必纠结呢?在他的身边挺有安感的。

    是走是留?

    现在她突然发现选择权不在自己的手中。

    只是她不想轻易服输。

    “凭什么?!”

    她抬起头直面顾猛的眼睛,清秀的眸子在夜色中透着几分倔强。

    顾猛微微勾起嘴角,“还记得吗,上次你在音乐节上亲了我,我本是清白的身子,我被你亲了,就算是你的人,现在你想甩了我,没那么容易!”

    呃呃呃~,你清白个鬼啊!

    宫梨完被他的无耻打败了,上次他帮着共青团基金会捐款,宫梨觉得他的行为很高尚,一时激动,才主动亲吻了他。

    实在没想到,竟然被他赖上了。

    宫梨气得脑门子直跳,“你怎样才肯放开我?说!”

    顾猛沉默了一会儿,叹道:“既然你打定了主意要始乱终弃,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

    “上次你亲了我五分钟,过了半年,算上利息十分钟,只要你还上了,就可以甩了我。”

    咯吱~

    宫梨气恼地咬了咬牙,本以为什么好办法,原来是这个。

    “我的条件怎么样,只要你连本带利还上”

    “你说的是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你亲吧!”

    都亲过很多次了,再亲一次又能怎么样?

    宫梨闭着眼睛打算认命。

    “那我就不客气了”

    顾猛微微一笑,怀中姑娘仰着头,微微嘟着饱满的红唇,有种娇憨的性感。

    他低下头,蜻蜓点水了一下。

    宫梨皱了下眉头,睁开清秀的眸子,疑惑道:“还清了吗?”

    顾猛有些好笑,宫姑娘现在还挺单纯的。

    “哼哼,你想得美,这笔债利滚利,你一辈子都休想还清!”

    “你真无耻!”

    宫梨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绝望,不是我不想逃,而是反抗不了,逃不掉啊!

    “你说我们现在算什么?”

    “什么都可以,男朋友、未婚夫、丈夫都可以”

    “不行,顾老板,以后我只能是你手下的艺人!”

    “你确定?”

    “确定!”

    “可以,但是老板要潜规则你,你不能拒绝!”

    “...你无耻!”

    “咱公司的福利待遇不错,你的宿舍就在后院梨字号厢房”

    “我真后悔认识你了”

    “等我们都老了,你会有不同的想法。”

    “绝对不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