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 请四大天王吃饭

作者:贝弗利字数:3798更新时间:2020-02-14 19:28:43
    这女人很年轻啊,长得还不赖,估计三十来岁吧,什么世道,这么想不开,及时被人发现了,搞得半死不活多难受,抢救室只有我和苏林还有李晚秋三个人。

    苏林问道这个男的,应该是这女人的老公,胖乎乎的,满头大汗,神情恍惚,显然吓到了。

    “服用这个敌敌畏多长时间了?”苏林道。

    “快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你才送过来,你可真厉害啊。”苏林皱眉道,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胃粘膜都破坏了。

    “这……”

    “行了,快告诉我喝了多少?我开始,处理了。”

    “半瓶,估计有两百毫升吧!”

    “你出去吧,在外面等着,我们要开始操作了。”

    关上抢救室的门,苏林对李晚秋道:“检查洗胃机的性能及管道连接,机子要是坏的,这个女人今晚就完了。”

    “苏医生,没有问题,就算坏了也没关系,还有一台备用的。”

    苏林笑了笑让我带口罩和手套,这女人已经说不出话来,腐蚀性液体可能已经对声带和喉咙造成损伤了,连接洗胃机并接通电源,让患者取左侧位,还好这个女人没有昏迷,眼睛微弱的睁开着,在胸前放了一块很大的布,应该是防止吐得到处都是,置弯盘于口角旁,有纱布、胃管、空针还有一个不知道的,好像是什么油,哦,原来是润滑胃管的,连接洗胃机管道,调整数据,每次注入300或400毫升不等的洗胃液。苏林反反复复来回冲洗了几次,终于等到抽出来的液体是清色的。这下这个女人才缓过来,咳得厉害,李晚秋端了一杯水,让患者漱口,在这之前已经拔出胃管了,扶好患者靠在床上,李晚秋收拾这些医用器械,刚刚的过程简直不忍直视。

    我问道苏林:“不打阿托品吗?”

    “要的,这位患者属于轻度,打0.5-1mg/次皮下注射,隔三十分钟以上两小时每次,静脉注射,中度者用1-2mg/次,隔15-60分钟每次,重度的话静脉注射2-5mg,逐渐减量,隔15到30分钟每次,氯磷定一般与阿托品合用,药效有协同作用,可减少阿托品用量。如果遇到了那种呼吸困难者,首先要吸氧,大量出汗者要喝淡盐水,不然体内的电解质紊乱,肌肉抽搐者可肌肉注射安定10mg。及时清理分泌物,保持呼吸通畅,刚刚她老公应该记错了,或者说根本不知道喝了多少,瞎乱说,量应该不大。”

    “我看你手上功夫很熟练,插管那些的位置找得也很好。”

    “哦,对了,忘了给你说注意事项了,插管时动作要轻快,切勿损伤患者食管及误入气管,如果送来的患者中度物质不明时,及时抽取胃内容物送检,用温开水或生理盐水洗胃。还有抽出来的液体有血,马上停止。那种强酸、强碱腐蚀性毒物,切记洗胃,以免造成胃穿孔,保证洗胃机性能处于备用状态,不过你也别担心,你没从事过临床,李晚秋会帮你的,她做这个已经熟能生巧了。”苏林对我笑道。

    盐水给患者挂上了,苏林安排李晚秋给转普通病房了,打了一只巴比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其他的护士正在加紧填写病历,苏林把胖男人叫了进来。

    苏林道:“叫什么名字?”

    “雯静。”

    “你的名字?说你老婆的干嘛?”

    “赵书亚。”

    “说说吧,什么情况?”

    赵书亚一言不发,低着头,这是一种忏悔的肢体语言,问题应该出现在赵书亚身上。

    苏林不满道:“不想说,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再给我加大工作量,你对的起我抢救你老婆吗?”

    赵书亚低声道:“怪我,我好赌,平时就输个几千块钱,从未上万,昨晚手气背,喝了点儿酒,头脑发热,一不小心输了十万块,本来这钱是用来给女儿作为教育基金的,结果被我,雯静当时并没有发怒,还让我吸取教训,以后不要再赌了,没想到晚上我回到家时,就躺在地上了,女儿在客厅哭,我安置好女儿后,才把雯静送过来。”

    赵书亚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起来,一个大男人哭得稀里哗啦的,旁边两个护士直接出去查房了,受不了。

    “行了,自己手欠,怪谁?先住一周院吧,我给你开单子,你去收费室缴费。”苏林道。

    赵书亚诺诺道:“我身上没钱,能不能借我点儿?”

    “你在开玩笑吗?我们很熟吗?又不是几块钱,给你家人打电话,明天还要两组盐水呢。”苏林面无表情道。

    “那个,我之前打了,他们都不接我电话,实在不行,你们把水停了,我回去好好照顾他。”赵书亚无奈道。

    这傻逼想什么呢,先不说停止治疗后有没有生命危险,万一回去了想不开自杀什么的,都是有可能的。

    苏林看向我,意思是让我拿主意。

    我对赵书亚道:“我先帮你垫着,明天让你家人或者亲戚拿钱还我,我就不信他们不管儿媳妇了。”

    “好好,一定,那我进去看看我老婆?”

    “打了镇静剂,你去看吧,跟她说说话,注意不要影响其他病人休息。”

    “好,没问题。”

    赵书亚步履维艰,像灌铅似的,我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老婆要自杀,还有女儿要照顾,可能这也是她老婆想给她一点儿教训吧,希望她以后不要再赌了,她老婆还是爱他的,换其他人拿着存折现金早跑了。

    我对苏林道:“什么年代了,有个那么漂亮的老婆不好好陪着,搞什么赌博,傻逼一个。”

    “有些人就喜欢打牌,不喜欢女人,你说奇怪不,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我手上搞赌博的不下于十个,还有出轨的想不开的更多,跟父母吵架的,更丈母娘吵架的,事业失败的,欠钱的,喝敌敌畏的,但是安眠药好像多一些。”

    “为什么安眠药多一些?”

    “痛苦小啊,敌敌畏多难受啊,是不?”

    我给苏林点了一支烟,给自己也点了一只,烟抽完后,就跟着苏林一起查房了。

    那个骑摩托车的已经开始手术了,发热门诊也是挺多的,小孩儿坐一排排等着儿科医生诊治,明显人手不够用,我看着也着急,打电话让上白班的儿科医生过来支援,因为到了换季,肺炎、支气管炎的就多起来了,小孩子抵抗力弱一些,自然得病的概率就多一些,除了儿科,像妇产科、内科相对少一点,医护人员也应对得过来。

    两个小时后,我有点儿累了,苏林还好,我有点儿不适应这种生物钟,头有点儿眩晕。

    李晚秋看我不对劲儿给我泡了一杯咖啡,也给苏林泡了一杯,暂时没什么事儿,我们索性在办公室吹牛互相调侃,增加了我们的感情。

    第二天一早,交班结束后,苏林回去陪老婆了,我回到办公室躺一会儿,开着空调,就这么睡着了。

    天府新区妇幼保健院体检中心……

    太厅内,国土局和国税局的职员正在排队体检,杨仙和文迪还有彭秀在负责接待,两单加起来体检费用至少五十万。接近两百人体检,陈勇也是忙前忙后的,自己收下的员工厉害,也算给自己这个领导长脸。

    客服部的几个女人也真是,办事效率低得很,半天出不了卡,让杨仙等人干着急,体检项目单子打不出来,根本不能体检,因为有一个环节出错,这个体检就没法进行了。

    陈勇有些急了,半个小时才出了十几张卡,平时这群女员工,自己都是和和气气的,关键时刻掉链子,有些单位职员都不高兴了,毕竟站太久,体检早上是不能吃早饭和喝水的,让一些稍微年长的职员憋尿和饿着肚子,做超声这块儿必须憋尿才能检查有没有结石之类的。

    杨仙彭秀还有文迪耐心的解释道系统临时卡,让耐心等待,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陈勇让刘莉过来帮忙,还有几个内勤全部下来,不到半个小时就把所有的卡开出来了。

    体检过程很顺利,医护人员工作做得不错,因为客服部这块儿由左密和陈勇共同临时管理,忽略了对员工的培训,这个把这个责任担在了自己身上,并在群里发通知,客服部下班开会接受培训,由左密亲自培训。

    陈勇为了赔罪,待体检客人全部走后,请杨仙彭秀、文迪和刘莉吃饭。

    一家老菜馆,离体检中心也不是太远,走路就可以到。

    陈勇也很大方,这都是在体检事业上的马前卒,说远一点儿,都是打江山的共同的战友,论成绩就这几位美女比较醒目,那些后起之秀暂时还没有拿的出手的成绩,陈勇也在观察,没有为公司带来利润的,没必要留,这里也不是慈善机构,销售以业绩为尊严,没有业绩金文慧拿什么开工资。

    酒菜都上桌子了,陈勇也觉得时机合适了,拿出了自己的珍藏宝贝。

    “哟,陈主管,那儿来的红酒?”刘莉好奇道。

    “澳大利亚进口的,我朋友送我的,这种酒据说是在维多利亚大沙漠不远处的农庄酿造的,采光好,那里的葡萄又大又甜,什么白葡萄、红葡萄、蓝葡萄,各种品种,这酒价值不菲,喝的就是有缘人,来我们一起举杯,今天真不好意思,差点儿坏了大事儿,这杯赔罪酒我干了,你们随意。”陈勇豪爽道。

    彭秀道:“那里,陈主管,这哪儿能怪你啊,体检中心本来就刚成立不久,人员也是临时招的,出现这事儿也很正常,别放心里去,陈主管。”

    陈勇给三人倒酒,没过一会儿,这酒果然是好酒,纵然像刘莉这么好的酒量,脸上已经出现红晕了,证明她们喝高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