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零三章 火攻

作者:雨天好字数:2107更新时间:2020-10-17 08:50:29
    钱宗泽对于各种的邪术都有很强的抗性,如果是单一的冤魂嚎哭,对他基本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这次不同了,几万个冤魂,同时哭叫,就算是有圣光护体,钱宗泽也扛不住了。头痛欲裂,眼睛根本没有办法聚焦,只能是在地上蜷缩这,尽量减少在这样的能量冲击中,身体的大小。本能的希望能够减少一点伤害。但是这种灵智的攻击,对火蛤蟆,是完全无效的,它是召唤生物,灵魂受到了一种更高级的生物的保存。现在对火蛤蟆的攻击,就相当于在和蛤蟆的创造者争夺蛤蟆灵魂的归属权利。

    在无数的冤魂嚎哭中,黄泉女,笑的好像是听到了歌剧一般,但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气息,在现场的火蛤蟆身上升起。那是一个带着翅膀的形象。一双漆黑的翅膀从腰部伸展开来,一对盘旋的双角压在头顶,整个身体,是一个女性的形象,看不清面容,只是一个虚影,从火蛤蟆的身体之上升起,面对无尽的冤魂哭号,这个带着翅膀的女性,现露出了无尽的威压,一记无声的呐喊,所有的魂珠,都暗淡了下来,黄泉女也受到了一记重击般的直接飞倒。

    火蛤蟆上的虚影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发出一个充满威压的呼号之后,就渐渐变淡散去了,显然,这已经能够稳定住火蛤蟆的归属了,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这黄泉女是不能再使用魂珠发出冤魂哭号了。受创的黄泉女,恨恨的一声,再次回到了王座上,再一次用这些术士的鲜血精魄为自己疗伤。

    黄泉女加在这八位术士身上的,是一种非常恐怖的诅咒,这种诅咒会让被诅咒的人变成一种不灭的形式,他们那疯狂跳动的心脏,就是他们受到诅咒的核心。在这种诅咒之下,他们会疯狂的把自己的力量一遍一遍的复制,然后输送给施咒之人,越是痛苦,产生的能量就越多,而时间越长,就越是痛苦,这种形式的诅咒,非常少见,释放的难度也异常大,八个人都是因为驱魔的时候,自己力量属性展露无遗,同时因为身陷阵法之内,才被这种诅咒找上了。这种诅咒的名字就叫做天灾,成为这种诅咒的牺牲者,是最悲惨的一种结局了。

    火蛤蟆已经能够恢复行动了,另一边钱宗泽还在恢复,冤魂嚎哭,特别是这么大数量的冤魂嚎哭,会直接对灵智产生直接的伤害,钱宗泽身上的圣光已经非常的不稳定起来。人虽然已经恩能够顾站起来了,但是身体还是不太听使唤,左摇右晃想要保持一个正常的行走,已经是非常的困难了。但是,时间不等人,还没有等钱宗泽恢复正常,黄泉女已经恢复到最佳状态了,八个术士作为补药,真的是非常的超值。这次的黄泉女,没有先对付歪歪道道的钱宗泽,而是直接对上而来火蛤蟆,所有的魂珠,全力攻击,几下子,就把火蛤蟆打的是不成形状,刚刚那几下,黄泉女完全没有出全力,她就是抱着一种戏谑的状态出手的,没想到被火蛤蟆的创造者,黑了那么一道,现在全力出手,火蛤蟆根本就没逃窜的余地。几下子就被打的变成了一张卡。

    “哼,便宜你了,回头等我把这里的人都杀光了,再去找你的晦气。”黄泉女狠狠的丢下一句。转头走向了钱宗泽。

    看到黄泉女全力出手之后,钱宗泽知道自己这一次应该是没有什么行李了,看着对方一步一步的靠近,钱宗泽全身都在闪烁着圣光,打算和她拼了,圣光有必死的一击,可以说是自爆型的一招,叫做荣耀。全身化为光,和对方一起爆炸。钱宗泽已经准备好了,自己就是死,也不能让这个家伙这么嚣张。就在钱宗泽准备好了最后一击的时候,忽然,一道诡异的呼啸声响了起来,。紧接着,自己就被一个快到看不清的人影,一把抱起,从台子上几步就跳了下来。

    “想跑?”黄泉女一声冷笑,身形忽然化作无数的雾气变成了一颗巨大的魂珠,飞腾着向着对面冲了过去。身影正是跑回来的凌星月,肩上扛着一个钱宗泽,凌星月速度有明显的降低,身后的魂珠加快,直线下,双方的距离正在拉近。凌星月单手抽刀,燃起火焰,刀上的符文被全部点亮,向后一挥,但是却没有对那个魂珠放出任何的攻击型的刀芒,只是单纯的后挥。看不出有什么用处。

    但是魂珠却感受到了不同,在钱宗泽眼里,当魂珠到了凌星月挥刀的位置之后,就停了下来,一直不得寸进。钱宗泽也很是奇怪,忍不住问道“大人,这是?”“我砍断了那里的空间,阻止它一下,”“啊?那不是说,她过不来了?”“不会,空间一会就会恢复的,我就是争取一点时间而已,扶好,我们得加速了。”说着,速度又一次提升,向着海边的方向,狂奔而去。

    魂珠被砍断的空间,阻挡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能够通过了,看着钱宗泽和凌星月已经跑远了,继续加速,想要在他们跑出这座岛之前抓住他们,将最后这一波家伙,练成魂珠,变成自己的补品,玩物。

    你追我赶,两拨人已经到了海滩之上,沙地上,凌星月的速度再减,终于是被魂珠截住了,看着站在地上的凌星月和钱宗泽,巨大的魂珠再次变成了黄泉女的形象。“呦,两位,跑的这么急,让人家好找呢。”娇媚的一笑,猛然间脸就变成了夜叉的形状“让你们死,死死。”黄泉秽气,无穷的怨念,像是暴风一样,充斥在了整个沙滩之上。钱宗泽被这怨气所冲击,直接倒地不起。但是凌星月却似乎丝毫没有感觉。黄泉女又变成了那个娇滴滴的女子“呦小哥哥,定力好啊,这样都没事的。”凌星月一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