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二章 结阵法印

作者:袁缘字数:3438更新时间:2020-02-14 19:30:35
    树木巨大,树叶自然也十分密集。

    白墨染还用阵法将两人的身形隐藏了起来,在两人气息完全消失之后,远处一群衣衫褴褛的修士疾奔而来。

    这些人的修为高低不一,从金丹到大乘的都有,而这二十几人居然似是身后有什么危险生物在追赶一般夺命狂奔。

    这些人看到白一鸣和白凯晨时,其中一位修士立刻喊道:“快跑,是妖兽潮!”说到这顿了下又加了句:“天上也有!”

    怪不得这些人不飞到天上,而是在地上狂奔,看着远处不是有大树倾倒,看来躲在树上是行不通了。

    白墨染赶紧撤去阵法降落在了白凯晨和白一鸣身边。

    两位老祖顾不上多说,一人拽着一个率先逃命起来。

    “五长老,咱们朝右边去,那里是沼泽!”这个地方便是之前顾嫦曦和白墨染走过的地方,什么地方有那些东西两人都很清楚。

    虽然进入沼泽很危险,但相比起兽潮来是小巫见大巫了。

    白一鸣和白凯晨立刻偏转方向斜向后边狂奔,后面的修士见状也跟着转移了方向跟在他们身后狂奔。

    也许是这来势汹汹的兽潮让沼泽中的原居民们感受到了威胁,纷纷朝着沼泽的深处逃窜,因此一行人奔入沼泽时并没有遇上厉害的妖兽,只是一些水生妖植挥舞着藤蔓减缓了速度。

    但是众人皆是高阶修士,挥舞着法器将攻击来的藤蔓尽数斩断,奔跑的速度又再次加快。

    兽潮的余韵擦着他们身后的绿植呼啸奔腾而过,也让众人慢慢停下了逃命的脚步。

    便是大乘期的修士们见到那些夺命狂奔的六七阶妖兽,也要掂量下自己的实力,更何况后面跟着的那些金丹元婴期修士们了。

    这时那位先前给四人提醒的合体期修士上前拱手道:“多谢道友相助!”

    白凯晨为人冷清,一般这样的交际他是不会出面的,而白一鸣更是个性格粗狂的,让他喝酒吃肉、打架斗殴他绝对在行,但让他和人磨磨唧唧地交谈,她会十分不耐烦,因此与人交际的事自然落在了白墨染的头上。

    他上前拱手:“也要多谢道友先前给我等提醒,否则……”

    合体期修士笑道:“在秘境中相遇便是有缘,当不得谢。”

    双方客气了一下,合体期修士便自报家门:“某乃苍芜界槊清。”

    白墨染也道:“辰星界白墨染!”虽然他心中早在对方说出苍芜界的时候就已经心痒,想了解更多,但面上却是半点不显。

    白一鸣和白凯晨也被对方的苍芜界给震得心潮翻涌,他们到底来的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不同的小世界吗?那这里到底有多少小世界呢?每一个小世界是不是都有它们各自的特点。但为了不让人察觉他们的异常只能装作一副淡定的模样。

    但顾嫦曦面上的惊讶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众人以为顾嫦曦是听说了槊清的大名因此惊讶,所以并没有往其他地方想。槊清还十分好脾气的冲顾嫦曦点头。

    要说这个槊清上尊在几个小世界中都十分有名,盖因此人乐善好施,在各大秘境中救过不少小世界中的想修士,即便有几次当了差点被蛇咬的“农夫”,也不改他圣父的本性!

    要不刚才有兽潮的时候,换作其他修士打的便是用几人拖住兽潮的主意,只有他远远的便喊话提醒,这也让身后跟着他们的一些修士对他这个性格是又爱又恨,皆因他们也是槊清性格下的收益人。

    只是此时白墨染四人并不知道此人的秉性,只以往日所见修士的心性来判断,此人莫不是心性狡诈似有所求。

    不过几人是要去探索秘宝的,即便眼前之人要以恩辖报,他们也不会答应的,因此白墨染轻描淡写地感谢了几句便想要告辞。

    “道友不过四人,在这沉渊秘境之中危险重重,不若与我等一起行动,待几位行到同门师兄弟在行离去也不迟。”

    这让白墨染几人都有些不习惯,交浅言深啊,这人句句为人着想的熟稔模样听在陌生人耳中怎的一个怪异。

    顾嫦曦却在观察着槊清身后人的神情,修为高的那些到时看不出什么,似乎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但是修为低的那些却是有人翻起了白眼,似乎对槊清的话不以为然。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习以为常。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人觉得习以为常,要不就是此人狡诈,可是这些人哪怕不耐烦也没有要离开槊清。要不就是槊清此人便是真性情?

    顾嫦曦不知道自己判断的对不对,但是她觉得不管哪一种都不是她愿意沾染的。

    白墨染等人也不知看出什么没有,他笑着道:“我们已和门中长辈们约好在前方相会,因此……”

    槊清一听便拱手道:“如此,那……”

    他的话还没说完,沼泽中猛然飞出一条巨大的长条状物体,白墨染迅速拉着顾嫦曦旋声躲开,旁边的几个合体期以上的修士都躲开了,但是他们让开了身体,却把后面的一个元婴期修士露了出来,那元婴期修士低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不妨突然冒出的东西,瞬间就吸附在了他的身上,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吸着朝沼泽深处飞去。

    修士反应迅速,各种攻击快速打在了那条物体上,最后还是一个大乘期修士飞身追了上去,一剑砍断了那东西,将元婴期修士救下。

    两人快速回身的同时,从被斩断的物体中喷射出绿色的腥臭液体,那液体居然带有腐蚀性,很快周围的树木花草都被腐蚀出了一个个坑洞。沼泽深处也传来一阵剧烈的怒吼声。

    “砰……砰……砰……”伴随着地动声和不断倾倒的沼泽树木,一只巨大的鳄鱼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八阶蕴土鳄!”

    顾嫦曦愣了下,蕴土,有属性的,莫不是防御力很强的。思绪只是在心中电管流转,为了不给白墨染等人增加负担,她将缥缈稠拿了出来:“墨染,老祖,你们小心。”飘带立刻环绕在她周身,带着她快速朝后方急速移动。

    那些本来就在后方的出窍期以下修士们纷纷逃避,只有合体、大乘期修士和几个分神期修士在前方摆出了防御阵型。

    白虎是好战的,尤其是被白一鸣教导出来的白墨染,别看平时懒散,有事就找老祖们,但真的面对战斗,他的眼睛里总是战意燃烧,哪怕对方的实力比他高,他也想试一试,这也是他快速进阶而没有任何心魔和瓶颈的原因。

    金色的鳄鱼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一群人,按理来说即便它有八阶的实力,但是这里有五个大乘期修士还有不少合体和分神的修士,这只鳄鱼应该不敢挑衅的,可是现在它看着对面几人的眼神泛着丝丝垂涎的寒光。

    白凯晨冷冷道:“小心,应该不止它一只蕴土鳄。”有这样想法的不仅仅是白凯晨,其他修士皆是这样想,毕竟等阶越高,不论是妖兽还是修士都是比较惜命的,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谁都会珍稀自己好不容易修炼到如今的修为。而蕴土鳄没有退走只能说它有依仗。

    但是对方迟迟没有动作,修士这边也不敢动作,就怕被打了埋伏。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顾嫦曦等处于后方的修士不知危险已经悄然来临。

    攻击来得如此触不及防,顾嫦曦只觉得眼睛一花,身边的一个修士嗖一下就不见了身影,那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

    顾嫦曦吓得赶紧将防御法器开启,周身一道金黄色的防护罩将她笼罩起来。

    接着又是一个修士:“啊——”随着他的声音嗖一下又不见了。

    后方的修士们顿时乱了起来,纷纷朝着高阶修士靠近。

    而那只本来和它们对峙的蕴土鳄却在这时一个转身撒丫子跑了……跑了?这家伙居然跑了?

    顾嫦曦也顺着人流朝白墨染等人飞奔而去,她感觉到了什么东西打在了防雨罩上,让她向前的身型一个趔趄,白墨染一个飞身接住了他,接着猛然一个后退,先前两人站立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的残影一闪而过。

    两人快速来到白一鸣和白凯晨的身边,槊清的反应不慢:“快,大家结成防御阵法!”

    因为白墨染等人并不是本土修士,并不知道他们的防御阵法是如何结的,因此动作慢了一步,只见所有的修士以三位大乘期修士为圆心开始迅速围拢,越往外圈修为越低,虽然不明白是何远离,但是白凯晨和白一鸣却动作迅速地拉着白墨染和顾嫦曦挤进了人群之中。

    只见周围的修士皆手结法印,光芒从大乘期修士手中缓缓上升,然后是合体期修士手中的法印与之相连,最后是分神、出窍期修士,以此类推到金丹期修士的法印,最后一个巨大的金色防雨罩将所有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