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四十九章:完美欺骗

作者:北极猎手字数:6808更新时间:2021-10-26 18:15:29
    人类不能靠近无脸男,绝对不能离无脸男太近!

    设想下,在一片面积庞大的黑暗森林里,冷不丁听到一串脚步声响接近自己,你会有何反应?标准反应是立即隐藏身形寻机窥视,既然如此,那么,在明确得知森林有螝且螝还能无需依靠眼睛便可释放电波感知猎物乃至攻击猎物的情况下,你又该作何反应。

    跑!

    当然是跑,不跑是傻子,这时候选择隐藏反倒成了标准白痴行为,毕竟谁都不知道那近似人类行走的移动声响是否为螝物伪装?

    于是,陈逍遥明智的选择了逃跑,当机立断回身远离,不否认奔跑响动有几率被对方察觉,但总比滞留原地最后被对方感知发现要强啊!

    想法固然正确,然遗憾的是……

    陈逍遥失败了,赌博失败,赌奔跑响动不会被对方察觉的冒险计划宣告破产,证据在于……

    哒哒哒哒哒哒!

    忽然间,正当陈逍遥拉着空灵打算远离,试图抢在被对方发现前远远避开逃离现场时,仅仅跑了十几步,后方声响加剧,那串早先还匀速移动的起伏脚步竟也顷刻间改为奔跑,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看情形竟明显是奔着自己和空灵而来!

    (糟了!)

    这是在察觉身后脚步突兀加速后陈逍遥脑海第一念头,他被吓成了半死,当场被追赶脚步吓了个魂不附体几近昏厥,可,也恰恰在此时,或者说就在陈道士打算吩咐空灵先跑自己则留下殿后阻拦追击的那一刻,身后,除本就回荡不休的奔跑脚步外,一段不管怎么听都堪称熟悉的粗犷呼喊亦紧随其后传入耳中:

    “喂!陈逍遥,空灵,你俩别跑了,回头看看,是我,是我啊!”

    ………

    森林中,在双方追逃持续了大概十几秒后,陈逍遥不跑了,空灵不跑了,不是跑不过,而是他俩认为自己没必要继续跑了,至少就目前态势而言可以不跑。

    原因?

    原因在于他俩首先听到了熟悉声音,然后看到了熟悉身影。

    驻足回望,定睛观察,搭配手电照射,二人发现后方跑来一名大汉。

    此人身材魁梧,留着光头,尤其是那张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凶恶嘴脸更是时刻提示二人对方是同伴,是队友,是名值得信赖的光头壮汉。

    “彭哥!”

    “光头叔叔!”

    果然,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加之手电照射,无论是陈逍遥还是空灵,二人同时叫出了来人称谓,称呼虽有所差别,但来人毫无疑问是彭虎没错,对此,陈逍遥既意外又高兴,他是真没想到时隔许久,最初分散失踪的光头男如今会出现眼帘,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巧合?如若不是,自己又为何会在遇到空灵后再次碰到熟人队友?

    陈道士内心高兴,对面同样拿着手电观察二人的彭虎又何尝不开心?眼见前方两人个个熟悉,光头男笑了,当即咧嘴大笑道:“哈哈,看来老子没有眼花,果然是你俩!”

    依旧是熟悉的粗犷笑声,依然是标准的大大咧咧,待笑着说完以上话语后,彭虎抬脚近前,径直走向陈空两人。

    可……

    “等等!彭哥你先别过来!”

    就在光头男正欲抬脚,正欲靠近,乃至以完全符合其个人性格特点的方式笑着走向二人时,不知为何,百米开外,就见刚刚还因巧遇同伴而展露欣喜的陈逍遥竟莫名变了幅表情,在隐去笑容的同时瞬间转为凝重,转为警惕,旋即出言制止,要求对方暂时不要靠近,始终将双方距离维持着百米间隔。

    “嗯?陈逍遥你这是……”

    结果可以预料,一听对方让自己暂时别过来,彭虎倒也着实匆忙停止,停步之余不由愕然,当然这所谓的愕然仅仅维持瞬间,很快男人便明白过来,故而恢复正常点头认可道:“啊,瞧我这记性,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好吧,想问什么你俩随意,只要是我以往知道的,我姓彭的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事实上正如彭虎刚刚所点头回应的那样,光头男想到了关键,明白了陈逍遥此举用意,用意无他,无非是确认身份辨别真伪,是啊,不怪对方不谨慎,毕竟谁都知道任务世界有螝,尤其在一片明显诡异的漆黑森林里冷不丁碰到队友,想必但凡有点经验的资深者总会下意识提高戒备,而后谨慎验证来人身份,有句话说得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至于陈逍遥……

    相隔百米,互相对望,见对方当真停步不前老实住脚,青年虽心中稍松,潜意识也信了几分,但该做的事情总归要做,该有的验证终究要有,于是,彭虎回应刚落,陈道士没有废话,直接提出问题,提了个仅有被问者本人方能回答的刁钻问题:

    “第一个问题,当你再次去‘阴阳之路’世界时,你都做了些什么?”

    刁钻,阴险,暗藏陷阱,确实如刚刚所形容的那样,为了验明来人是否为真正彭虎,陈逍遥问了个既时隔较久又颇为刁钻的问题,说其刁钻,关键在于他的问题里多了个‘再’字,而‘再’字的含义则泛指第二次或多次之意,同代表第一次的首次一词呈相反意思,由于‘再’字简短,被问者稍不留神便会忽略,从而极易导致被问者理解错误答非所问,甚至说出同正确答案相差极大的错误回答。

    结果……

    “呵呵。”

    彭虎笑了,不知是早就预料到对方会提刁钻问题还是自己确实有过那么一番真实经历,待听完陈逍遥的问题后,光头男嘴角一扬咧嘴回复道:“嘿!你小子行啊,居然和我谈冷门话题,没关系,这个问题难不住我,既然你问我再次去‘阴阳之路’世界都做了些什么,我的回答是基本什么都没做,整整3天全他妈在警局里待着了!”不错,彭虎回答正确,而陈逍遥所问问题亦恰恰源自于当初离魂事件,在那场名为‘阴阳之路’的任务末尾,何飞曾不幸被螝俯身,继而导致大学生三魂七魄大半离体,为了拯救何飞,团队先是回返现实取得招魂幡,然后由程樱和彭虎携带招魂幡重返任务世界为其招魂,诚然招魂在程樱的主持下顺利完成,但彭虎却因中途追杀小贩最后被抓进当地警局关了3天。

    得到几近完美的回答,再加之对方举止做派亦完全符合男人特点,事实上陈逍遥此刻已差不多相信彭虎是真,原本高高悬着的心亦大半落下,话虽如此,然而,在谨慎促使下,点过头后,陈逍遥依旧不敢懈怠,继而再次提问道:“第二个问题,同时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一个你我乃至对咱们整个团队皆至关重要的关键问题,额,其实我想要问的是……”

    “程樱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我去你大爷的!你小子是不是欠打?你以为老子和你一样猥琐?终日闲的没事在意这个?草!信不信回去后我把这事告诉程樱,以那货的脾气铁定会活抽你筋活扒你皮,到时可别怪你彭哥我不拦着!”

    “好吧,你既然非要让我回答,那我的回答是不知道!”

    如上所言,待基本确定光头男就是彭虎本人后,陈道士反常般在本该无需再问的情况下继续提问,问了看似猥琐玩笑实则仍暗藏陷阱的问题,属于深层试探,等同思维陷阱,是的,就是思维陷阱,关于程樱内裤颜色,想必这个世界只有程樱自己知道,假如来人是螝伪装,那么为了回答问题,螝肯定会动用能力进行探知,继而如实说出真实答案,可也正是由于说出了真实答案之故,陈逍遥反倒能瞬间辨别对方真伪!

    因为真正的彭虎是不可能知晓程樱内裤颜色的,能够知道的想必也只有神通广大的螝了!

    这就是陈逍遥的智慧,一个表面猥琐逗比,但思维却极其敏捷的资深者。

    好在彭虎给予了正确回答,当光头男吹胡子瞪眼说出‘不知道’三字时,陈逍遥至此彻底放心,然后,他别过脑袋望向身侧,看向空灵。

    很多时候自己认可不代表旁人一样认可,自己看不出什么亦同样不代表旁人看出什么,基于资深者应有的超强谨慎,陈逍遥还是在自认对方铁定是彭虎的情况下没有立即靠近对方,反而下意识转向空灵,看向身边这名单论辨别能力足以碾压自己的未成年少女。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

    听到来自身旁青年的低声询问,不知为何,空灵没有回答,或者说她自打发现彭虎的那一刻起,少女便陷入了全程疑惑状态,整个人就这么长久维持着眉头紧锁。

    为何表情疑惑?为何眉头紧锁?

    原因在于,她,没看到红光,没有发现百米外的彭虎被红光笼罩。

    之前说过,空灵有一项特殊能力,那就是陈逍遥口中的天眼,天眼具备两种模式,分别为常规模式和开启模式,天眼开启后效果自是不必多说,几乎能识破世间所有灵体的变化伪装,只不过会消耗少女大量精力体能,副作用明显,至于常规状态……

    事实上就算是常规状态少女的眼睛依旧不可小觑,仍然比普通人类的眼睛强悍太多,简单来讲可理解为空灵在不开启天眼模式时,她的眼睛就已经类似于阴阳眼了,之所以用类似形容,关键在于空灵眼睛除了能捕捉灵体见到螝物外,还可预知危险!

    对,预知危险,当某人即将遭遇足以致其死命的危险时,那么这个人往往会头顶笼罩一团诡异红光,红光覆盖面越大,其死亡几率就越高,起初众人以为那是预知生死,但在经历过几场任务后,空灵改变了看法,认为于其将红光称之为预知死亡,不如更改为预知危险更为恰当,因为她发现但凡进入灵异任务后,执行者每个人总会或多或少被红光笼罩,尤其是本场任务,也就是当初离开农场时,他就曾亲眼目睹所有队友同伴统统被红光笼罩全身,以至于目前身边陈逍遥依旧通体被红光包裹,既然如此,那么……

    彭虎是怎么回事?

    为何自打发现光头男出现起,视野中的彭虎就始终通体正常,从头到脚未曾涌现过半点赤红?

    疑惑由然而生,脑海费解莫名,凭借常规状态便已等同于阴阳眼的特殊眼睛,少女确实承认彭虎并非螝物伪装,整个人毫无异常,加之刚刚又完美回答了陈逍遥问题,按理说对方铁定为真,可……

    (红光呢?那原本笼罩对方全身上下的红光呢?莫非光头叔叔在这场任务里已经没有了危险或者说属于他的危险已经过去,所以才导致其红光褪却消失无踪?)

    这是在观察良久全无结果后空灵本能冒出的想法,逻辑很简单,毕竟红光只能预测危险,当一个人完全没有足以威胁性命的危险时,红光自然随之消失,也就是说哪怕彭虎没有红光,自己仍不能断定对方是不是螝,道理是这样没错,只是……

    “喂!我说你俩咋回事?咋一个个不说话?这问题都问完了,是时候给个说法了吧?老子到底能不能过去?”

    时间分秒流逝,见自己回答完问题后对方竟莫名其妙不在发声,彭虎忍不住了,他的耐心即将耗尽,最终张口催促询问结果,与此同时,陈逍遥亦在少女的久久不语中疑惑加剧出言询问道:“喂,你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赶紧说话啊,你没见彭哥都等急了吗?”

    (好吧,看来也只能用那招了,为了辨别真伪,难受就难受吧,总比一直……嗯?)

    (这,这是……)

    意外之所以称之为意外,关键在于突然发生,属于在人类全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瞬间发生,同一时间,就在陈逍遥询问空灵,且空灵亦下定决心使用天眼,打算不惜遭受反噬也要开启天眼辨别真伪时,她,听到了声音,听到了声响,一串极似收音机调频杂音的细微响动:

    呲,呲呲,呲呲呲。

    声音微弱如斯,以人类耳膜刚好能勉强听到的频率在黑暗中飘然回荡,轻盈传播,最后传入耳膜,继而被空灵听到,被近在迟尺和相距不远的彭虎先后听到。

    接下来……

    陈逍遥面色巨变!

    宛如一只老鼠听到猫叫般当场被吓了个汗毛倒竖遍体生寒,刚刚还神情正常的他直接身体狂抖险些摔倒,陈道士反应不堪,对面彭虎实际也强不到哪去,许是不久前同样被杂音迫害过,待听到那熟悉至极的恐怖杂音后,光头男登时头皮发炸面露惊恐,常说恐惧会传染这话一点不假,眼见陈彭二人大惊失色,首次听到杂音的空灵亦本能紧张顿觉不妙,是的,由于杂音出现太过突然,少女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忙像陈逍遥那样寻声回头,旋即锁定声音方向。

    正后方,杂音来自于身后密林,来自于黑暗尽头,此时此刻,杂音就这样在时间流逝下接连突破黑暗,连续回荡耳膜,就好像有某种东西即将冲出树林般越发清晰,越来越响!

    “我草!跑,大家快跑!”

    哒哒哒哒哒!

    果不其然,刚一确认完声音位置,下一秒,陈逍遥率先动作,在猛然发出声满含惊惧的提醒后拉着空灵玩命狂奔,径直朝对面彭虎跑去,朝杂音相反方向仓惶疾驰,很明显,他现已确认彭虎为真,在无需空灵辨别真伪的情况下瞬间认定男人不可能是螝物伪装,为何如此肯定?又或者证据是什么?

    证据?

    证据摆在眼前,证据就在身后!

    毕竟杂音如今正赤裸裸响侧后方,更何况他和空灵也已明确得知只有无脸男才能释放杂音,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脸男目前十有八九正置身于身后密林,既然明知螝在身后,那眼前彭虎又怎么可能是螝伪装?

    危险逼近,仓惶逃跑,待汇合了对面彭虎后,三人就此结伴共同逃亡,在陈逍遥带领下集体拔足狂奔死命逃跑,毋庸置疑,由于陈彭二人皆经历过杂音攻击之故,二人可谓是深知杂音可怕,那种一旦靠近便可导致人头晕眼花的难受感简直是折磨,好不容易侥幸逃生,不料如今竟再次听到,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跑,除非你想死,否则你注定要有多远跑多远,有多快跑多快!

    而这一跑就跑了整整15分钟。

    15分钟后……

    此刻,在某片从未来过森林区域里,目前有3人正背靠大树急促喘息着。

    “呼,呼,呼!”

    嘴巴大张喘息不止,胸口起伏良久不休,陈逍遥跑累了,跑虚了,诚然他不久前吃了只烤鸡补充过体能,可惜近15分钟的连续急奔却还是消耗了他大量体能,至此将他好不容从烤鸡那获得的能量体能消磨殆尽,好在体能消耗没有白费,不知是3人逃跑及时还是奔跑期间速度太快,杂音消失了,早在10分钟前就已经被几人远远甩下,直至消失。

    当然杂音消失不代表危险消失,为了尽可能保证安全,3人还是紧咬牙关继续奔跑,疾驰穿梭于森林各处,足足狂奔了近15分钟,直到体能耗尽在难支撑,3人才被迫停止,就此休息,并排靠坐于一棵大树下喘息修整,然后,差距出来了。

    由于性别体能各不相同,定睛细看,就见靠坐中央位置的空灵目前正香汗淋漓急促喘息,除头发凌乱略显走样外,可爱的脸蛋亦在刚刚的剧烈奔跑中通红通红,少女可谓累急,哪怕奔跑期间一直被人紧拉有所借力,然女性天生的体能劣势却还是在少女这得以显现,如果说空灵最为不堪,那么本就体能衰减未曾恢复的陈逍遥也只能说勉强比少女好点,归根到底还是疲惫,不说别的,单从陈道士此刻那龇牙咧嘴的蛋疼模样就能一眼看出这货濒临虚脱,或者说在消耗完烤鸡带来的能量后,陈道士再次演化为残血状态,但……

    彭虎不同,唯有光头男不同,作为团队公认的体格最强者,别看他和身边两人一样刚刚经历了一场马拉松,可光头男却明显陈空两人强上太多,男人只是额前冒汗,就连喘息也仅仅只喘了片刻。

    最早挣脱疲惫无疑代表着最早反应回神,待随意喘了几口气后,彭虎动了,当先离地起身看向身前,而后朝近在咫尺但依旧靠坐树下陈逍遥与空灵低头夸赞道:“呦呵,你俩行啊,体能还算不错,没想到跑这么久竟然能跟的上我,尤其是空灵,妹子体能确实可以,哦,对了,还有陈逍遥,你小子反应挺快的嘛,要不是你提醒逃跑,咱们说不定就陷在那了。”

    面对光头男故作轻松的言语调侃,二人反应各不相同,由于实在太累,空灵摆了摆手示意等待,等她喘完再说,唯独向来死要面子的陈逍遥选择接茬,果然,一听对方夸奖自己,陈道士笑了,忙硬着头皮强行嘚瑟道:“那是自然,彭哥你也不看看咱老陈是谁,作为一名世外高人,要是连这点危险都发现不了,那我也不用混了,你说是这个理不?咦?等等,彭哥,你,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正当陈逍遥强行嘚瑟自我吹嘘时,他,发现了不正常,发现身前那刚刚还和自己一样满脸庆幸的彭虎突然失去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是默然,是完完全全面无表情,见状,陈道士本能好奇询问,身边勉强恢复的空灵亦下意识脸露疑惑,正想开口询问,可……

    啪嗒,啪嗒!

    电光石光间,就在陈逍遥刚一问出问题,同样也正当空灵即将询问缘由之际,手臂骤然挥出,手掌紧扣脖颈,伴随着两声轻微细响,猝不及防下,陈逍遥当场被抓,空灵当场被抓,二人就这样被身前猛然伸出双臂的彭虎一把扣住脖颈,双双受缚现场!!!

    ……………

    PS:求打赏,求月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