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记忆不靠谱

作者:闲听落花字数:5546更新时间:2020-01-17 09:51:08
    李苒围观了曹谢两家这场婚礼,到王舲出嫁时,就熟门熟路了。

    一早上,先和周娥一起,找个地方,喝着茶看好了过嫁妆,悠悠闲闲吃个饭,再往王家过去。

    王家从下到上,都是一派从容淡定,嫁女儿这样的事,在王家,大约是算不上什么大事的。

    李苒跟着婆子,径直往王舲居住的院子过去。

    王舲院子里已经挤满了各家小娘子,正叽叽喳喳商量着怎么拦门打女婿。

    李苒站住看了一会儿,看样子打头的是曹四娘子和杨家大娘子,看起来,曹四娘子和杨家大娘子就是全无章法的一通乱指。

    李苒一边笑,一边往上房进去。

    照这个架势,这场拦门,难也难不住,打也打不了。

    上房内也站满了人,见李苒进来,几个小娘子小媳妇忙站起来,让进李苒。

    王舲已经开好了脸,正在一件件往头上扎珠翠。

    谢沛紧挨王舲站着,看到李苒,忙曲膝见礼,又往旁边让了让。

    李苒一直微笑着,不停的和众人欠身曲膝,又还了谢沛的礼,才站到王舲侧前,看着坐得端直,只冲她转着眼珠的王舲。

    头上珠翠插满,一个婆子小跑进来禀报:迎接的队伍,已经到大门口了。

    屋里的小娘子小媳妇呼啦啦都往外跑。

    迎亲队伍到了大门口,那那位京城第二好看的新郎倌,很快就要进来了。

    这拦门打女婿,能打的是一定要打上一下两下的,不能打的,也得离得近些,看清楚热闹,也看清楚新郎倌儿。

    屋里只余下谢沛和李苒。

    李苒看着谢沛笑道:“你不去看看?”

    “那我去看看了,你陪着六姐姐。”

    谢沛正在犹豫中,听李苒问起,忙笑应了,脚步轻快的出了上房。

    “她看着甜得很。”

    李苒冲着谢沛的背影,努了努嘴道。

    “嗯,说是曹三郎待她极好,吴老夫人也待她极好,林夫人也是极好。”

    王舲笑着,一连用了三个极好。

    “她是个有福气的,你也是。”

    李苒看着满头珠翠之下,显得明艳了许多的王舲。

    “刚刚阿沛说,她要是晚一个月出嫁就好了,这样你出嫁的时候,她就能去打女婿了,我也是这么想。”

    王舲侧耳听着外面一阵阵的喧嚣热闹,和李苒低低笑道。

    “就算晚一个月,阿沛也不能打女婿吧?”李苒笑起来。

    她是谢将军堂妹,能跑到女家去打自家堂哥?

    “就是说说,谢将军煞气重,到现在,我还没听谁敢夸过口,说那天一定要打的,都是一句肯定不敢。”

    王舲一边说一边笑。

    “六娘子,已经快到院门口了。”喜娘从门口回来,笑着提醒。

    “我到外面看看。”

    李苒抬手在王舲肩上按了下,站起来往外走。

    李苒避在厢房里,看着院门被咣的推开,一群小娘子拿着缠绸裹棉的麻杆,你推我我挤你,麻杆打麻杆。

    霍文灿和几位伴郎极其配合,在一群根本打不着他们的小娘子中间,唉哟着求着饶。

    整个院子里弥满了喜庆和热闹。

    王舲从上房出来,踩着红毯前行。

    李苒跟在一大群小娘子的最后,在喜庆热闹的鼓乐声中,远远听着司仪的宏亮的喊声,一直听到外面响起落雨一般的铜钱落地声。

    李苒悄悄出来,和周娥一起,回去了长安侯府。

    ……………………

    河间郡王府一派热闹喧嚣。

    杜王妃浑身上下抖落着抖不尽的喜悦。

    她这三个媳妇儿,个个都是她最想娶回来的那位姑娘,

    尤其是这个三儿媳妇,她从她七八岁起,就看进眼里心里,心心念念想到现在,总算娶回来了。

    这会儿,这份满足和高兴,让她看什么都觉得美好无比,顺眼无比。

    她这一生,哪怕从今天以后都是坎坷,也能算得上一辈子称心如意!

    宾客逐渐散去,霍文灿带着几分酒意,进了新房,被一堆喜娘推着拉着,成了结发礼,再被一群丫头侍候着收拾好换了衣服,满屋的喜娘丫头如潮水般退出。

    满屋的耀眼的喜庆中,通红明亮的龙凤烛下,霍文灿微微眯眼,看着已经换了衣服,端坐在床边的王舲,有几分怔忡恍惚。

    王舲抬头看着霍文灿,见他神情怔忡,微微蹙眉,仔细看着他问道:“酒喝多了?”

    “我什么时候喝多过?”

    霍文灿下意识的一句怼回去,呆了呆,嘀咕了一句,“没多。”

    “还是喝些醒酒汤吧?”王舲看着霍文灿,试探问道。

    “不用。”霍文灿皱起了眉,“真烦。”

    王舲眉梢挑起,霍文灿迎着王舲有了几分不满的目光,一碰而闪,后背却赶紧挺直起来,声调往上,透着强硬道:

    “你该知道,我没看上你!我这是退而求其次!”

    王舲低低哈了一声,斜睨着霍文灿,慢吞吞道:

    “长安侯府那位老夫人,曾经在皇上面前,替我向谢将军提过亲,这事你知道吗?”

    “嗯?”

    霍文灿一脸愕然,这事他真不知道。

    “谢将军能看上你?”

    “瞧你这话说的,谢将军要是能看上我,我还能嫁给你?

    不就是没看上嘛。

    谢将军没看上我,四娘子没看上你。”

    王舲手指点向霍文灿,又指了指自己,“咱俩都是人家不要的。”

    霍文灿呆了一瞬,瞪着王舲,“唉你……”

    话没说完,噗的笑起来,一声长叹,几步过去,侧身坐到王舲身边,“你说得对,这也算缘分是吧?”

    “可不是!”王舲一边说一边笑。

    “我跟谢将军比,差得挺远,你跟四娘子差的不多。”

    霍文灿回转了一句。

    “嗯,我不嫌弃你。”王舲点着头。

    “你真不嫌弃我?你从小一直对我这样。”

    霍文灿用力往下扯着嘴角,扯出一脸的鄙夷。

    “我背错几句书,你这样,我破题破歪了,你也这样,你一直都是斜着眼看我。”

    “我觉得是你想多了。

    要是因为念书不好就瞧不起人,那这天下,哪还有我能瞧得起的?”

    “嗯?”霍文灿呆怔片刻,猛的哈了一声,“你可真够自大的!”

    “那是!我这学问,就跟你那风仪一样……”

    “你敢笑话我!”

    王舲的话被霍文灿一声怪叫打断,霍文灿扑上去,按着王舲,对着近在咫尺的王舲的笑脸,唉了一声,“虽然……那啥,我肯定对你好,能多好就多好。”

    “嗯,我也是。”

    也不知道是因为霍文灿这句话,还是他离她太近了,王舲一张脸绯红起来。

    ……………………

    九月的京城还是一片秋意盎然,走了一个月,就是寒天冻地了,路也一天比一天难行。

    刚进了十月,赶了将近一个月路,哭了小半个月的李清柔病倒了。

    孙大庆连夜赶路,进了座大城,请了几个城中名医,都说没有大碍,不过是心神衰弱,又受了风寒。

    休息了七八天,等李清柔彻底好了,这行程就有些紧了。

    孙大庆到霍帅军中,是要限期报到的。

    孙大庆照客栈老板的建议,在当地买了辆双层车厢带夹棉的大车,又添了辆车专门装上好的明炭,再次启程时,这行程就十分紧张了。

    李清柔病了这一场,瘦了一整圈,再启程时,不哭也不闹了,除了不说话,别的都让孙大庆觉得好得不能再好。

    紧赶慢赶,总算在限定日期前一天,离霍帅驻守的归原城只有一百多里地了。

    “阿柔,还有一百来里地,咱们今天就能到了,进了城,咱们先去大哥家,到家就好了。”

    风雪交加中,孙大庆敲了敲车厢板,虽然李清柔从不理会他,可他还是觉得很兴奋。

    这一路上,实在太辛苦了,到了姐姐家,至少能暖暖和和的,好好吃一顿,安心睡一觉了。

    “大爷,您瞧前头,象是喊咱们?”

    走在最前的护卫冲孙大庆挥着手,大声叫道。

    风雨中,隐隐听到有人高喊:“是忠勇伯府孙家大爷吗?”

    “是!”

    孙大庆先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再冲到车子前,用力拍着车厢。

    “阿柔,大哥打发人来接咱们了!咱们快到了!”

    迎面而来的人马顺着风雪,过来的很快,冲在最前的一匹马,迎着用力挥手大叫的孙大庆,高喊了一声:“大庆?”

    “姐!”

    孙大庆听出声音,片刻惊愕后,再一声姐里,透着浓浓的哭腔。

    “阿柔没事吧?听说病了?”

    李家大奶奶,孙大庆长姐孙秀娘马术精良,经过孙大庆,拍了他一下,马速不减,直冲到大车旁。

    车门从里面推开,李清柔探头出来,看着骑在马上,穿着厚实长大的皮袄,裹的分不出男女的孙秀娘。

    “大嫂。”

    “开条缝就行,外头冷,怎么瘦了这么多?你把门关上吧,还有一百来里路,咱们到家再说话,把门关上。”

    孙秀娘没下马,把手从皮手统里拽出来,伸手摸了摸李清柔,替她拉上车门,一迭连声吩咐道。

    车队比刚才快了不少,午时刚过,就看到了风雪中的归原城。

    一队十来个人从城门里冲出来,迎上孙秀娘和孙大庆。

    “大哥!”孙大庆一声高喊中,透着浓浓的喜悦。

    李清柔听到孙大庆一声大哥,急忙推开车门,“大哥!”

    “快关上门!冷得很。到家再说话。”

    李清安和孙秀娘几乎同时叫道。

    跟在车旁的护卫忙伸手拉上车门。

    “你先跟我去帅衙报个地,正好,明天一早要出城哨探,是我带队,你跟我一起去。”

    李清安看着车厢门关上了,转头和孙大庆说公事。

    “好!”孙大庆毫不迟疑的点头答应。

    来前,他阿娘,还有陈家太婆,张夫人,都再三交待过他,到了军中,要听大哥大嫂的话。

    孙大庆跟着李清安往帅衙过去,孙秀娘带着李清柔的大车,往归原城的住处过去。

    归原城和一切的北方城镇一样,到处都空旷阔大,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灰白,就连树,也是顶着雪披着冰,仿佛已经被冻死了一样。

    李清安的住处,一圈矮土墙围着空大的院子,车子人马全部进了院子,也不过才占了一小半。

    孙秀娘下了马,看着李清柔下来,忙上前将她身上那件貂皮斗蓬拽住裹紧,看着紧跟后面的丫头道:“你也裹紧了再下来。咱们赶紧进屋,屋里暖和得很。”

    孙秀娘半拖半抱着李清柔,穿过粗陋的二门,进了上房。

    屋里温暖如春,李清柔坐到热热的炕上,接过丫头递上的驱寒汤,低头喝着。

    “大庆写信说你冻着了,来,把袜子脱了,我看看生冻疮没有,要是生了冻疮,得赶紧揉开,不然就得年年生,又痒又痛。”

    裹得比粽子还厚的孙秀娘一层层脱下衣服,脱到一身棉裙薄袄,从到李清柔旁边,脱下她的袜子,托着她的脚仔细看。

    “大嫂。”

    李清柔鼻子发酸,满肚子委屈里,好象不全是她自己的委屈。

    “有点儿冻着了,不过没事,就一点,让她们给你揉了揉,揉上几天,彻底揉通了就好了。

    你这鞋不行,大庆也真是,怎么连该穿什么样的鞋都不懂,唉,委屈你了。”

    孙秀娘叫了个老成婆子过来,给李清柔揉着冻硬的后脚跟,拎起李清柔的鞋子看了看,再去捻她的衣服。

    “我一直在车里,就没要他路上买的鞋子。”

    李清柔低低解释了句。

    “这边冷的一会儿就能冻死人,就是上车下车的功夫,都能冻坏了。

    听说你们要过来,我跟你大哥……平安到了就好。”

    孙秀娘含糊了几句,压下再一次涌上来的难过痛心。

    家里的事,从老二老三的信里,她和李清安早就知道了。

    婆子将李清柔的脚揉到发热,几粒小小的结节摸不到了,给她穿上袜子鞋子。

    外面几声马嘶。

    孙秀娘忙站起来,“你大哥他们回来了,咱们先吃饭,你爱吃鱼,这城边上有条河,今天一早让人去凿冰捉的,你大哥说,这鱼比京城的鱼好吃多了,一会儿你尝尝。”

    孙秀娘伸手扶起李清柔,一边示意小丫头带李清柔从屋里走,一边拿起狐皮长袄。

    “你从这儿过去,这屋里都是通着的,不用出去,我出去瞧瞧。”

    李清柔嗯了一声,却跟在孙秀娘身后,往门外走。

    小丫头急忙抓起李清柔那件貂皮长斗蓬,冲上去给她裹上。

    李清柔出了屋门,就看到李清安和孙大庆说着话,大步往正屋过来。

    李清柔呆呆看着迎着她过来,高矮胖瘦几乎一样的两个人。

    她竟然分不出哪个是她大哥,哪个是孙大庆!

    她的印象中,大哥是那么的高大英武……

    “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屋,外头冷得很,你这鞋不行。”

    孙秀娘回头看到李清柔,急忙将她推回屋里。

    李清柔呆站在门里,怔怔的反应不过来。

    她的大哥,怎么能和大庆一样,一样到分不出谁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