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两怪相较取其轻

作者:闲听落花字数:3627更新时间:2020-01-07 09:50:42
    王祭酒得了谢夫人的回话,想来想去,李苒打算没有嫁妆嫁过去这事儿,不是小事儿,他可作不了主。

    在往上禀报前,他决定先找一趟谢将军,这样比较稳妥。

    谢泽正在景华殿和太子核算军力军需,王祭酒悄悄问了一声,听说正忙着,正要过一会儿再来,太子听到动静,听说是王祭酒,扬声叫进。

    王祭酒三言两语说了嫁妆的事儿。

    太子看向谢泽,谢泽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点了下头,表示这事儿,他确实知道。

    “你打算让她就一顶花轿嫁进你那将军府,一点儿嫁妆都没有?”

    太子上上下下打量着谢泽,脸上说不上来什么表情。

    “嗯。”谢泽点头。

    太子抬手拍在额头上,原地转了一圈,一下下拍着谢泽的肩膀,“谢将军,你想想,你好好想想。你这敲锣打鼓,就接了孤零零一顶花轿进府?

    你好好想想,就孤零零一顶花轿,穿街过巷,从长安侯府,抬进你那将军府,可怜不可怜?”

    谢泽微微蹙眉,看着太子没说话。

    “所谓风光大嫁,风光在哪里?那风光全在嫁妆上,十里红妆。

    我知道你不在意这嫁妆不嫁妆,可你得替人家姑娘想想,这是人家姑娘的脸面。

    行行行,我知道那位姑娘跟你一样,是个怪人,她也不在意,什么脸面,可你……

    这个,唉,这太丢人了!”

    太子对着谢泽没有表情的脸,摊着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那我替她办嫁妆。”谢泽答了句。

    太子呃了一声,呆了一瞬,随即一边笑一边摆着手,“行行行,挺好,挺好。听到了谢将军的话了吧,嫁妆照办,照风光了办,到将军府支银子。”

    太子冲王祭酒摊着手,一脸苦笑。

    跟不要嫁妆光一顶花轿嫁进门相比,林风出银子替他媳妇办嫁妆这事,那是相当正常,相当的入世随俗了。

    他就别多要求了。

    看着王祭酒出了大殿,太子看着谢泽问道:“你那位姑娘今天就把昨天收的贺礼卖了?”

    “嗯,她昨天跟我说,都太贵重了,说受之有愧,原本打算全数退回。”

    “全部退回,过于不近人情。”太子接了句。

    “嗯,她也是这么说,问我能不能送给孤寡,我让她送到太学兴办女学。”

    谢泽说着,嘴角透着丝丝笑意。

    太子斜瞥着那丝笑意,抬手拍了拍谢泽,“你真是好福气,这小丫头,心里明白得很呢。”

    顿了顿,太子接着道:“还有,论不近人情,跟你可真是一对儿,天造地设。”

    谢泽瞥了眼太子,没接话。

    ……………………

    二奶奶曹氏得了回话:嫁妆照办,不过,银子从将军府支取,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从将军府支银子?这叫什么事儿?哪有这样的?从来没听说过!”

    二奶奶曹氏对着二爷李清平,一开口就是一串儿。

    “说是谢将军的意思,太子爷也点了头。”李清平一脸苦笑。

    他从王祭酒那儿听到这话,比曹氏还惊愕呢,王祭酒也是一脸苦笑。

    唉,谢将军和他们家四娘子,可真是登对啊。

    ……………………

    张夫人站在李清柔卧房门口,从小丫头手里接过提盒,示意小丫头退下,自己提着提盒,进了卧房。

    “出去!”

    李清柔面朝里躺着,头也不回的呵斥了句。

    “阿柔,是阿娘,起来喝碗汤。”

    张夫人放下提盒,侧身坐到床沿上,轻轻推了推李清柔。

    “阿娘!”李清柔一骨碌坐起来,泪眼汪汪的看着张夫人。

    “喝碗汤吧,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张夫人打开提盒,端出碗汤给李清柔。

    “我喝不下,阿娘,你跟太婆说,我不嫁进孙家,我不嫁给孙大庆,把我嫁进孙家,嫁给大庆,我就活不了了。”

    李清柔话没说完,已经哭出了声。

    “好孩子。”

    张夫人轻轻拍着李清柔的后背,等她哭声低下去,才柔声道:“大庆是个好孩子……”

    “我不管他好不好,我就是不嫁给他!”李清柔再次哭起来。

    “阿柔,女人家总是要嫁人的,嫁给大庆,知根知底,他又待你好,总比嫁给别人强,三公子早就定了亲了,是不是?”张夫人轻轻拍着李清柔。

    “大姐是挑自己喜欢的人嫁的,人是她自己挑的,二姐是挑自己喜欢的人嫁人,人也是她自己挑的,为什么非要把我嫁给我不想嫁的人?我不想嫁给孙大庆!”

    李清柔看着张夫人,眼泪淌淌。

    “太婆说她最疼我,阿娘你也说你最疼我,你们就是这么疼我的?

    太婆把我许给孙家,她都不问我一声,她明知道我不愿意嫁给大庆,她连问都不问我一声,她就把我许出去了。

    太婆是真疼我吗?

    阿娘你也在,你thtn不说话?你们,真疼我吗?都是假的!你们不疼我!”

    李清柔越说越委屈,捂着脸,哭的肩膀耸动。

    “四姐儿的亲事也定下来了,定给了谢将军,是指婚。”

    看着悲痛不已的李清柔,张夫人声音缓和道。

    “嗯?”李清柔的哭声戛然而止,“谁?”

    “谢将军,旨意已经下来两三天了,年前就要成亲,你二哥二嫂,正忙着给她备嫁妆。”

    张夫人的话顿了顿。

    “这嫁妆,也是将军府拿银子给她备的,说是,怎么风光怎么准备。

    谢将军对她极好。”

    李清柔呆看着张夫人,好一会儿,才从谢将军要成亲了,以及,竟然有人能嫁给谢将军这件事上,恍过神来,又呆呆了一会儿,才想起来。

    “阿娘您跟我说这个……我不用嫁给大庆了?”

    “四姐儿要嫁进将军府,怎么你就不用嫁给大庆了?”

    张夫人肩膀往下塌,带着浓浓的失望看着李清柔。

    “那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告诉我,她嫁的有多好,我有多惨?”

    李清柔看着她阿娘一脸一身的失望,恼怒起来。

    “是。”张夫人一个是字,答的干脆直接。

    “阿娘!”李清柔不敢置信的失声惊叫。

    “三公子看中了她,曹家那位老夫人和曹家三郎,也看中了她,鲁国公府也看中了她,现在,谢将军求了旨意,要娶她。

    你要是有这个本事,那就用不着嫁给大庆了。”

    张夫人看着李清柔,一定一句。

    “那是因为她长的好看!”李清柔被张夫人这番话说的,尖叫出声。

    “阿柔,你这样强词夺理,在这个家里,在阿娘面前,都疼你都宠你,都不跟你计较,以后嫁进孙家,不能这样!”

    张夫人蹙眉看着李清柔。

    “阿娘。”李清柔一声阿娘中,透着绝望。

    “周将军说,四姐儿被掳走,被谢将军救出来,跟着谢将军急行军了两三天,骑在马上,一双手两条腿,磨的血肉模糊,差点没能活下来。”

    “这怎么了?我也能!”李清柔瞪着张夫人。

    “你学会骑马了吗?没有人牵着马,你能跑马了吗?

    被掳走之前,四姐儿从来没上过马。周将军说,她被潘副将扔到马背上,就开始跟着谢将军急行军,在山林里潜行,你也行吗?”

    张夫人神情透着丝丝疲惫。

    “阿娘你就是来说我不好,说她怎么怎么好的?”李清柔又开始哭。

    “阿娘是来告诉你,你不如她,远远不如。你能嫁给大庆,就是你的福份了。”

    “不是!”李清柔打断了张夫人的话。

    “这门亲事,已经定下了,婚期也议定了,就是五天后,成了亲,你和大庆送了葬,就启程去你阿爹军中。

    你既然说你行,到了军中,你就试试,看看到底行不行。”

    “阿娘!”李清柔尖叫失声。

    “热孝里成亲,是你太婆替你着想。这也算你替舅姑守过孝,以后,不管怎么样,孙家也不能休了你。”

    张夫人的话顿住,片刻,接着道:“你就是死了,也是要抬进孙家的。

    别闹了,起来吃点东西,出嫁前,把骑马学会,要能跑马。

    你嫁过去之后,孙家如今正是忙乱的时候,顾不上这些,你跟着大庆去军中,不能跑马不行。”

    “阿娘。”李清柔一把揪住就要站起来的张夫人,哭着摇头不已。

    “阿柔,大庆是个好孩子,以后必定能好好待你。起来吃点东西,一会儿我让人带你去学骑马。”

    张夫人从李清柔手里用力拽出衣袖,出门走了。

    李清柔不哭了,呆呆坐着,如同木偶。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