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0章 声东击西

作者:雏禾字数:5642更新时间:2020-02-14 19:27:45
    ()    烟阳有温泉,清台有冷泉。

    两种泉水都对修行有益。

    烟阳的温泉可助玄修者打通经脉,更贴近天地灵元,吸收更多的天地灵元。

    而清台的冷泉能暂时切断天地灵元与玄修者之间的联系,平复玄修者体内狂躁的气息,促进经脉对体内灵力的吸收,使得融入到经脉中的灵力变得更加精纯,也可坚定玄修者的意志。

    不像烟阳那样人人都可以去温泉之中尝试和天地灵元做亲密接触——在清台,泡冷泉是宗门嫡系弟子才有的福利。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冷泉之水的寒冽。尤其经脉不顺之人、气息受阻之人,在冷泉之中更容易出大问题。

    像乔松那样的,下了冷泉之后,便不一定有命上来。

    凌霄一直想下冷泉尝试一下,可他也知道这里头会有什么样的风险。

    入夜后,凌霄趁大家都入眠之后,悄悄地溜出男舍,去无忧居和安世卿汇合。

    两人又一起打破了清台的宵禁,在夜深人静之时潜入了冷泉周围的结界之中。

    冷泉池中,弥漫着浓郁的寒雾,连池内的水是什么颜色、水下有什么东西都让人看不清。

    安世卿后悔出来的时候穿得太少。

    即使在冷泉边上,都能切身的感受到阵阵刺痛肌肤的寒意。

    这冷泉的水有多冷,更难以想象。

    冷泉还有一个神奇之处便是,不管泉水多冷,都不会结冰。

    触了一下寒雾,安世卿决定不去碰冷泉的水。

    “好冷好冷。”她只是稍稍碰触了一下寒雾,瞬间便感觉到一阵彻骨钻心的寒意,接着手指便没了知觉一样。下了水之后,那人还不成冰棍了啊!安世卿向安之若素的凌霄看去,“你确定你要下去试试?”

    “嗯。”凌霄点头。

    看样子,他心意已决。

    安世卿不建议他下冷泉,不过看他模样坚决,便打消了劝他回头的念头。

    她嘱咐了几句:“这水下不是一般的冷。你下去之后,若感到不适,即刻上来。”

    凌霄带着一种迷之自信说:“这冷泉与我所修的术法相益。我能应付。”

    “我不行。”安世卿缩着身子抱着自己,“我快冻僵了。我到外面给你把风。”

    她跳着脚跑出结界,嘴上还骂骂咧咧的。

    这儿真不是人呆的地儿,太特么冷了!

    泡冷泉的人,哪里是修行,简直就是自虐!

    受得了这等折磨的,都不是一般人啊。

    安世卿从冷泉一出来,便碰到了一个非一般人。

    裴允聍断了一个木盘。

    木盘上整整齐齐叠着一套干净的衣衫。

    安世卿立马装模作样,好像自己是不经意才到这里来的。

    “哈哈,四公子,这么巧啊。”

    这个点儿都已经过了子夜。

    反正大家都是犯了宵禁出来的,便不必鬼鬼祟祟了。

    今天晚上的月亮还是可以的。

    月光明亮。

    要不然,安世卿连迎面来的这人是谁都看不出来。

    裴允聍问:“郡主怎会在此?”

    “我?我...”安世卿抬手往天上指了一下,“来赏月啊。”

    发觉自己只错了方向,她立马纠正,将手指对准了明晃晃的月亮。

    她的言行举止中,多少带着些心虚。

    安世卿问:“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裴允聍:“沐浴。”

    去冷泉洗澡?

    我嘞个去啊!

    安世卿忍着朝他竖大拇指的冲动,说:“你每回不会都是在这愣愣的泉水里沐浴吧?”

    裴允聍:“嗯。”

    安世卿不可思议:“那么冷,怎么受得了啊你!”

    裴允聍反应平淡,“习惯了。”

    这种事情,居然也会有人去习惯它。

    真是厉害。

    怕被他发现此时冷泉有外人,安世卿意欲将裴允聍劝回:“大晚上的,洗什么澡啊。对身体不好。听话啊,别洗了。我正好要回去,你送我回去吧。”

    被她强行拉走之前,裴允聍幽幽的往冷泉方向瞥了一眼。

    即便察觉到冷泉里有人,他亦不动声色。

    清台自有宵禁开始,每天晚上的亥时以后,清台里外便无人走动。

    安世卿和凌霄,是背着大家,偷偷溜出来的。

    倒是裴允聍,平时一副乖乖巧巧的三好学生模样,居然也会打破本门的规矩。

    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安世卿看了他几眼,不由得说:“裴小四,大家都说你循规蹈矩。先生也常常拿你当做榜样来教育我们这些平日蹦跶的挺厉害的学生。但是我发现你骨子里其实挺叛逆的。说几句真心话,你不要介意——我感觉,你这种人要是疯起来,应该挺可怕的。要是没有清台的那些条条框框束缚着你,在外面你也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与同盟会的那些精神小伙臭味相投。”

    良久之后,安世卿听裴允聍如是说:

    “天亮之后,我自会去先生那里领罚。”

    这是他破坏宵禁要付出的代价。

    不是吧!

    安世卿诧异不已。

    她忽然发现自己不认识身旁的这个清雅公子了。

    尴尬的是,她刚刚还说了那么多自以为很了解他的话。

    “你不是吧!”看着裴允聍,安世卿心中升起一团矛盾感。大约是想将心中的矛盾感一下子都给抚平了,她滔滔不绝的说,“你真的不用这样。咱们都是破坏宵禁出来的,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这是第一次,你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而且你那想法也不对啊,不能因为你在做坏事的时候没有被其他人瞧见,就当自己没有做过。你又做坏事的时候,意外被人瞧见了,就以为自己只错了这一次。之前你做的那些也是否认不掉的...哎呀,我在说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裴允聍安静耐心的听着。

    他没有告诉安世卿这也是他第一次破坏清台的宵禁规矩。

    只因他发现了安世卿和凌霄一起往冷泉这边来了,他才作了一番准备,往这边来看看。

    安世卿重新组织语言,想要再交到裴允聍一番,忽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响动。

    “嗯?什么声音?”

    裴允聍明显也听到了。

    两人不约而同向同一个方向看去,视线越过高高的墙沿,向夜幕延伸而去。

    突然,一团熊熊烈烈的火光窜起,映红了他们的视野。

    着火了!

    火势迅速蔓延。

    似要将整片天空照亮,将整座山门包围!

    好端端的,山门外面的林子怎会着起火来?

    见裴允聍还杵在这儿,安世卿一把将他端的木盘抢过来,抬脚往他腿上踹了一下。

    “还愣着干嘛,赶紧灭火去啊!”

    裴允聍这才回过神来似的,采取了行动。

    大火也惊动了清台的其他人。

    长辈们组成了一支灭火队,抱团去山门外灭火。

    而清台的小辈们顾忌着清台的宵禁,大都犹犹豫豫不敢出门。

    在裴允聍离开后的没多久,安世卿忽然闻到一股恶臭味儿。

    好臭。

    真的好臭啊!

    哪里来的臭味儿?

    安世卿到处找臭味的来源,竟看到几团黑雾遁地行走。

    臭味就是从黑雾中散发出来的,如同臭老鼠一般的味道。

    黑雾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若不是借着月光,安世卿几乎看不到它们。

    黑雾趁虚而入,潜入到山门之后,遁地而走,不约而同向一个方向迅速爬去。

    “声东击西?”安世卿丢掉木盘,跟在黑雾后面,一路到了男舍。

    此时,清台的弟子们都被大火的猎猎声惊醒。

    发现是山门外的方向着了大火,他们也没人敢开这个头前去救火。

    清台的宵禁在。

    坏了宵禁的弟子,可是要被逐出清台的。

    长辈们都去了。

    那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应该能被控制住。

    弟子们挤在房间的门窗前观望着外头的火情。

    有人惶惶不安,有人抓耳挠腮,有人安之若素。

    诚谨还告诉大家:“没事没事,都安心回去睡觉吧!小场面,小场面,这都是小场面。轮不着咱们出手。”

    有一部分弟子回到了床上。

    大部分弟子还在观望火情。

    没有人注意到有几团黑雾潜入他们之中。

    “怎么这么臭啊!你们谁放屁了?”

    “我去!呕~真的好臭啊!吃了死老鼠么你们!”

    就在大家捂着鼻子皱着脸各处找放屁的罪魁祸首时,安世卿出现在了男舍。

    “郡主!?”

    不知谁先叫了一声。

    看到安世卿出现在男舍,也顾不得那么多,那些衣衫不整的人赶忙回去穿衣服。

    谢留彬和他旁边的几位本想着去救火的,早就将自己穿戴好了。

    “郡主,这里可是男舍,你堂而皇之的闯进来,真不害臊!”

    安世卿给了他们一个眼神,然后问他们:“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东西进来,或者可疑的事发生?”

    见众人茫然,她抓了抓脑袋。

    难道是她跟丢了?

    就在这时,男舍的房间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啊——”

    惨叫声在众人中制造出了一片惊慌。

    有人惊叫:“朴石,你干什么!?”

    听学弟子朴石竟拔剑刺向了隔壁一名弟子!

    这突然起来的一幕,叫所有人措手不及。

    见朴石要对他刺伤的那名弟子下杀手,反应快的弟子赶紧上前去阻拦。

    朴石又刺伤了几人。

    好在是有弟子将第一名受伤的弟子抢救下来了。

    朴石发了疯似的挥剑对着大家乱劈乱砍。

    又有弟子要去阻拦。

    他们这边还没将朴石制服呢,另一边又有一名弟子出现了和朴石同样的情况。

    这就是安世卿所说的可疑的事??

    继朴石之后,又有几名弟子发狂似的攻击周围的人。

    鼻子灵的家伙们留意到之前他们闻到的恶臭味,就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

    “好臭啊!”

    “就是朴石他们身上的味儿!”

    “怎么会这样啊?刚才都还好好的!”

    “他们该不会是被不好的东西附身了吧!?”

    这个假设,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

    原本去阻拦的弟子们,这会儿一个个都退下来,不敢再上前半步,生怕自己也像那几名发狂的弟子一样被不好的东西附体。

    没有人阻拦。

    场面越来越混乱。

    大家都躲着那几个发狂的弟子,使得他们一下子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那几个弟子举剑乱砍,似要在这里大开杀戒。

    诚谨紧忙大喊:“快拿捆仙绳锁住他们!”

    大部分弟子都没有穿戴好,放捆仙绳的锦囊早在临睡之前就被他们收了起来。

    为了找捆仙绳,大家乱作一团。

    这时候,还是谢留彬他们几个出手,用捆仙绳将朴石等人制服。

    因为不确定还有没有其他弟子被附体,谢留彬大声提醒周围的人:“大家最好注意一下,说不定我们之中还有人被附体了!”

    众人闻言,慌忙散开,虎视眈眈的警惕戒备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发狂的那几个弟子在捆仙锁中挣扎。

    就在这紧张时刻,乔松突然叫了一声:

    “钟兄,小心!”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弟子高举匕首,向钟钊铭的心口刺去。

    眼看那人的匕首就要落在钟钊铭的心口前,乔松也不知哪来一股勇气,竟扑过去将那人推开。

    谢留彬迅速旋身过去,将那人的匕首打落。

    钟钊铭脸上一片茫然迟钝之色,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整整的看着被捆仙绳锁住的那几名弟子,忽然想到了小骏山的情形。

    那几个弟子的情况,与当日在小骏山的妖雾中身中迷瘴的情形,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应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的是太邪门了!

    不管是什么邪门的东西控制了他们的神志,钟钊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

    八成是他三哥钟振洲又拿着生灵灭这把魔枪出来作妖了!

    ——他是想让清台的这些弟子死,还是想要他这个亲弟弟的命?

    恐惧吞噬了钟钊铭的内心。

    看到几团黑雾从被捆仙绳锁住的那几个弟子身上冒出来,钟钊铭的双眼在惊愕之中蓦地张大。

    他缓缓抬手指了过去。

    “什么东西出来了!”看到有一团黑雾爬向自己,俞树慌忙跳开,捂着鼻子又道一声,“好臭!”

    就是他们一直闻到的那种臭味!

    被俞树躲开后,黑雾又迅速向其他人的脚下遁去。

    大家慌忙躲闪。

    躲闪间,很多人撞在一起。

    有人施法试图将黑雾打散,却发现那样做阻挡得了黑雾一时,根本不能消灭它们!

    看到又有弟子被黑雾附身后狂性大发,谢留彬情急之下大喊:“郡主,怎么办啊?”

    “我特么怎么知道!”安世卿比他们还慌好不。她第一次触犯宵禁就碰到这么棘手的事,关键是她从无忧居出来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带。

    不管是她的剑,还是乾坤囊,还是符扇。

    一样没带。

    她突然灵机一动。

    “符纸符纸,谁有符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