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五章 逮捕

作者:我不是z字数:3007更新时间:2020-01-13 23:37:36
    听到手机中的警笛声的刹那间,余炳海便是感觉如遭雷击。

    陡然升起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而在此时,手机听筒内,也是传来了一道声音:“余炳海,等着审判吧!”

    说罢。

    对方便是挂断了电话。

    当即。

    余炳海整个人便是晃了晃,差点一个站立不稳,摔倒下去。

    “怎么了?”

    守在病房内的李虹,本来是睡着了,但却是被余炳海接电话的动静给弄醒了。

    在看到余炳海整个人仿佛瞬间被抽干了精神气之后,立马是问道。

    “完了,都完了!”

    余炳海惨然道。

    闻言。

    李虹的脸色也是瞬间大变,所有的困意,刹那间消失殆尽。

    “账本没找回来吗?”

    李虹急忙问道。

    可余炳海仿佛没有听见似的,整个人颓然的靠在了病床上。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片刻后,余炳海忽然是咬牙道。

    然后开始给那些和账本上见不得光的事情有关的大人物们打电话。

    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

    此时,余炳海希冀能靠其他人的力量一起,来解决这件事了。

    至少。

    必须要保住他,要不然,大家就一起玩完。

    谁都别想好过。

    而在接到余炳海的电话,得知了发生的事情之后,那些本还睡意正浓的大人物们,瞬间是被惊的再无半点睡意。

    几乎要把余炳海恨死了。

    他们如何会想不明白,余炳海之所以把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留下证据,做成账本,完全就是因为想要留下一些把柄。

    如果是在余家遇到危机的时候,需要他们出手帮忙,就可以胁迫他们,必须出手相助。

    一旦袖手旁观,那就只能一起完蛋。

    甚至,不仅是余炳海,他们自己很多人也是这么干的。

    顿时。

    只要是接到了余炳海的电话,和账本有关的人,统统是开始动用自己的能量,想办法开始查林北的身份,同样也是想要走通关系,哪怕是这件事闹到省城蓉城,也要尽量将事情给压下来。

    而就在其他人纷纷出手的时候。

    余炳海也是在医院待不住了。

    “你先照看着龙飞。”

    余炳海对李虹说道,说完之后,便是打算离开。

    一则是要亲自去蓉城再拜访几位高层。

    同样还有,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要是账本的事情压不住的话,他不能出事。

    但。

    就在余炳海说完,刚刚脚步匆匆的走出病房,迎面便是走过来几个蓉城的执法人员。

    领头的是一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

    拦住了余炳海。

    “余炳海,你涉嫌买凶杀人,以及行贿,偷税漏税,洗钱......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冷声说道。

    同时,拿出了逮捕令。

    顿时。

    余炳海整个人如遭雷击。

    “不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完全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余炳海当即便是颤声说道。

    他没有想到,蓉城方面的人来的竟然这么快。

    “你的弟弟余威海已经招供了,你还想抵赖?现在,各方面证据确凿,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

    国字脸中年男人说完之后,直接又是对身后的人说道:“铐上,带走。”

    见状。

    余炳海心中一慌,一把推开拿着手铐走上来的两名执法人员,便是向着另外一边夺命而逃。

    若是在外活动,他还能有机会。

    这要是被逮进去了。

    他就完了。

    别说林北了。

    就是那些和账本有关的人,见势不对,根本就不会再想办法保他。

    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撇清自己的关系。

    而撇清自己关系,除了毁灭一些证据之外,更是要将他这个“罪魁祸首”给灭掉。

    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

    这样,他们才能更加安全。

    余炳海深知这一点。

    这种事情,他也干过。

    可是。

    一向养尊处优,又缺乏锻炼的余炳海,身体素质早就被酒肉所累,哪里能跑得过。

    没跑几步,便是被人一把给按倒在了地上。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余炳海疯狂的反抗,并且咆哮道。

    “你要真是冤枉的,你跑什么?”

    国字脸中年男人冷哼道。

    “带走。”

    当即,国字脸便是下了命令。

    然后,迈步走入了余龙飞所在的病房之内。

    此时。

    李虹已经是被吓到了。

    见到国字脸走进来之后,立马是拦在病床前面:“你们想干什么?”

    国字脸中年男人见状,沉声说道:“余龙飞涉嫌......”

    当即。

    国字脸便是念出了一串罪名。

    除了何小念的事情之外,还有四五条,而每一条,都足以让余龙飞进去蹲上几年了。

    听到这些话后,李虹浑身一颤,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而余龙飞,也早就被动静弄醒了。

    “你们放他娘的狗屁,那些事情......”余龙飞激动的立马就是破口大骂。

    国字脸中年男人的脸色,瞬间一沉,喝道:“余龙飞,请注意你的言辞。”

    闻言。

    余龙飞这才是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以及,这不是在巴城,而是在蓉城。

    当即。

    余龙飞的脸色便是惨白了下去。

    “因为你刚做完手术,暂时让你在医院休养,但我们会派人盯在此处,在此期间,你有义务配合我们的任何调查和审讯......”

    国字脸中年男人说完之后,便是留了一个人在房间内。

    然后,迈着大步子,走了出去。

    带着余炳海,离开医院。

    这一刻。

    余龙飞和李虹,仿佛是感觉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

    ......

    第二天上午。

    满脸憔悴的李虹,出现在了何安福的病房内。

    此时。

    林北也已然是回了何安福这边。

    李虹在看到林北之后。

    立马是走了过去。

    “林先生,请问你怎么才能放过我们家,一百万?一千万?还是一个亿?只要你开口,我们一定想办法满足你......”

    李虹看着林北,双眼通红说道。

    “钱,不是万能的。”林北冷哼一声,摇了摇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曾经犯下了这些罪行,那就应该想的到有这一天。”

    然而。

    听到这句话后,李虹瞬间是激动了起来。

    “我们犯了什么错?就因为这几个下等人吗?”

    李虹情绪激动,指着何安福等人就咆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