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二章 惊骇

作者:我不是z字数:2280更新时间:2020-01-12 23:59:41
    而在听到余炳海的介绍之后。

    何安福一家三口,却是有些惊恐的看着余炳海。

    而林北,则是眼神冷彻。

    不过,余炳海却是并不认识林北和何安福一家,之前的事情,是他授意,但都是他儿子余龙飞办的。

    再加上余炳海的目光都是集中在蔡裴身上。

    便更加是没有察觉这一点了。

    “蔡医生,我儿子真的危在旦夕,要是再不医治的话,他的腿就废了。”

    余炳海赶紧是再次说道。

    “我这里还有一台手术,让其他医生为你儿子做手术吧。”

    蔡裴再次说道。

    “可是,丁医生说只有您才有把握,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了。”

    余炳海赶紧又说道。

    内心却是一阵恼火,他堂堂巴城余家之主,在巴城的时候,何曾怎么低声下气过。

    但现在,无论怎么样,为了他的儿子,他也只有暂时先忍了。

    闻言,蔡裴眉头微皱,“我现在要立马手术,让你儿子先等一等吧,等这边手术结束之后,我再为他加动手术。”

    这对蔡裴来说,已经算是为了病人破例了。

    “可是我儿子比他伤的要重啊,你能不能为我儿子先做手术?”余炳海立马又是说道,“只要您能先为我儿子动手术,无论你......”

    余炳海说着的同时,在让只有蔡裴一个人能看到的地方,同时也是比划了一下手势。

    那意思很明显,只要蔡裴能先给他儿子动手术,什么条件都好说。

    只不过。

    之前蔡裴还答应了“破例”之后再给他儿子动手术的,这一次,却是在余炳海话还没说完的时候。

    便是冷声打断了。

    “若是如此,那就按照正规流程来吧。”

    蔡裴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对于通过贿赂来开后门一事,她一向是深恶痛绝。

    “蔡医生......”

    余炳海脸色一变,赶紧是说道。

    “让开。”

    蔡裴的脸色更冷。

    看到蔡裴的神色,余炳海脸上的表情非常之精彩,一变再变之后,终于是让开了道路。

    先别说蔡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背景,是不是他能得罪的,就是他的儿子还得靠蔡裴救命,他也不能真的把蔡裴得罪了。

    “那蔡医生,我等你手术结束。”

    最终。

    余炳海只得是咬牙说道。

    蔡裴没有看余炳海,点了点头。

    整个蓉城医院若是只有她才有把握手术成功的话,哪怕是她不待见余炳海,这个手术她也还是会做的。

    然后。

    带着护士,推着手术车,向着手术室走去。

    余炳海低着头,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之色,便是打算先回余龙飞和李虹那边。

    只是。

    在余炳海抬头的时候,却是发现,有一个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滚开。”

    余炳海当即便是呵斥道。

    对于蔡裴他没办法,但是这个年轻人之前站在那个病人家属的人群中,余炳海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然而。

    在余炳海呵斥之后。

    这个年轻人,不仅没有闪开,反而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好好享受你这最后的日子吧。”

    年轻人冷声道。

    而后。

    这才是转身离开。

    “你他妈......”

    余炳海这暴脾气,当即便是炸了。

    只不过。

    余炳海这句话脏话还没说完,年轻人便是转过头来。

    顿时。

    余炳海便是感觉浑身有一种从头凉到脚的感觉。

    如坠冰窟一般。

    在对方一个眼神之中,余炳海便是感觉到了莫大的恐惧。

    后面的话,竟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

    “你是谁?”

    最终,余炳海的脏话,变成了问句。

    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给他带来这样的感觉?

    “林北。”

    年轻人淡淡说道。

    说完之后,林北又是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没听过这个名字的话,那我换种说法吧,你儿子的腿,就是我的弄断的。”

    “你......”余炳海双眼陡然瞪大,“是你这个小......”

    “杂种”二字还未出口,余炳海便是感觉眼前一晃,林北竟然已经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根本没有看清林北是怎么出手的。

    他的脖子,便是被对方给掐住了。

    竟然硬生生的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顿时。

    余炳海的脸上,便是青筋暴露,脸色胀成了猪肝色。

    惊恐的看着林北。

    “敢再说一个脏字,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

    林北淡淡说道。

    神色之间,尽是一片对生命的漠然。

    余炳海瞬间是感觉通体发寒。

    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产生过这样的畏惧感。

    对方说要杀他,好像就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可,

    这特么是在医院啊。

    大庭广众之下啊。

    在蓉城医院,就连他都不敢随便造次。

    可余炳海却是生生的感觉的到,对方根本就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