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章 蒋老大的谨慎

作者:我不是z字数:2204更新时间:2020-01-11 23:56:25
    此时,虽然还远远未到睡觉的时间点。

    但这会儿,蒋普泽已经是在床上了。

    而在床上的,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脸上自然而然的带着一丝媚意的女人。

    不是别人,正是盛世繁华KTV的老板,蒋普泽的“红颜知己”水姐。

    就在蒋普泽兴致正好的时候,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却是忽然震动了起来。

    听到动静。

    蒋普泽准备伸手拿过手机。

    水姐却是风情万种的白了蒋普泽一眼:“就不能等会儿嘛?”

    “好好好,那就等会儿再说。”

    蒋普泽想了想,便是说道。

    然后,继续了自己的战斗。

    但。

    没过一会儿。

    手机便是再次震动了起来。

    这一次,蒋普泽便是再次伸手去拿手机了,他知道,连续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

    而水姐也是识趣的没有再开口了。

    蒋普泽拿过手机一看,来电人,竟然是巴城的余炳海。

    “他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蒋普泽眉头微蹙。

    接通了电话。

    “余先生怎么有兴致给我打电话了?”

    蒋普泽笑道。

    余炳海听到蒋普泽的声音,但同时,也听到了一些别的动静。

    脸色瞬间是有些不自然。

    知道自己这会儿或许打扰了蒋普泽的好事。

    若是换成别的事情,余炳海自然不会去打搅蒋普泽的兴致,会主动等蒋普泽“忙”完了之后再说。

    可事关他儿子的未来。

    余炳海也顾不上是不是会让蒋普泽不高兴了。

    赶紧是说道:“蒋先生,真是抱歉,这个时候打扰到您了,不过,我现在确实有件事想要拜托您能帮忙一下。”

    “哦?什么事?”

    蒋普泽动作不停,同时幽幽问道。

    他和余炳海算不上太熟,之前因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本来是打算想要和余炳海合作的,不过余炳海让的利让蒋普泽不太满意,合作便是没能成。

    蒋普泽对余炳海也就没有太多好感了。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蓉城医院,想要麻烦您,能不能帮忙向蓉城医院的骨科蔡裴蔡医生说上一句,让她今晚为我儿子做个手术?”

    余炳海试探性的问道。

    “抱歉,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

    蒋普泽直接是回道。

    一是他并不是很想帮蒋普泽的忙,二一个则是,曾经他还真的被人所托,向蔡裴开过口,但是蔡裴回绝了他。

    没帮上忙。

    让他感觉有些没面子。

    不过。

    蒋普泽也是知道,蔡裴的背景非同一般,因此,被拒绝了,他也就只能作罢了。

    “这......”余炳海微微一愣。

    不过,对于蒋普泽拒绝了他,倒是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或许是因为蒋普泽因为以前的那起没能合作成功的生意,心中对他有些成见,也或许是真的因为连蒋普泽也不能让蔡裴医生破例。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余炳海也没有太失望。

    他本来也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说能直接请动蔡裴。

    于是,余炳海转而改口说道:“蒋先生,那能不能麻烦您给蓉城医院的院长招呼一声,麻烦他向蔡医生开个口?只要蒋先生愿意开这个金口,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闻言。

    蒋普泽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

    “哦,那倒也不是不可以。”蒋普泽继续动着,幽幽说道。

    向蓉城医院的院长开个口,倒并非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而这也正好是个机会,一旦他开口了,那余炳海就欠下他的人情了,以后的事情,可就有得说道了。

    而向蓉城医院的院长招呼一声,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罢了。

    “好,那我在此,就先谢过蒋先生了,还麻烦蒋先生能现在说一声,我儿子还等着做手术。”

    余炳海虽然知道,在蒋普泽正在尽兴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可能会让蒋普泽觉得他有些得寸进尺,但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我倒是很好奇,你儿子怎么了?难道在巴城,还有人敢把你儿子弄的非要动手术的程度?”

    蒋普泽忽然是问道。

    经过了林北的事情之后,蒋普泽开始有些谨慎起来了,敢动这种地头蛇的人,想必不简单。

    蒋普泽打算问问清楚,别再搞出在KTV那样的事情了,以为对方不过是个随手就可以拿捏的人,结果却是踢到了铁板。

    “不瞒蒋先生说,的确是有个小杂种,弄断了我儿子的腿。”

    余炳海咬牙切齿。

    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恨不得能把凶手,给抽筋扒皮。

    现在。

    他还派了很多人在找何家一家人。

    “谁那么大胆?”

    蒋普泽再次问道。

    余炳海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蒋普泽不可能这么关心谁伤了他儿子才对?怎么变得这么八卦了?

    但蒋普泽还是如实说道:“说是一个叫林北的小杂种。”

    “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后,蒋普泽的声音,忽然是一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