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六十一章 如此场合,犬吠不好!

作者:我不是z字数:3714更新时间:2020-03-11 00:03:34
    “林北?”

    听到这个名字,其他人还没多少反应。

    但朱家核心,上至朱安廷,中至朱承年、朱承明等,下至小辈朱允儿等,脸色纷纷一变。

    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知道,林天策本名是叫林北的。

    而朱允儿也一直叫的是林北哥哥,而不是林天策哥哥!

    如此,更显亲近。

    而朱安廷脸上除了激动之外,也更是有着一抹感动之色。

    林天策何等身份,岂是他朱家能比?

    但此次前来,他报给门童的却并非是“林天策”之名,而是本名“林北”。

    朱安廷岂能不明白林北是何等意思!

    只因他是朱雀的爷爷,因此,林北也把自己当成了长辈。

    今日乃是自己的寿辰,所以,林北用自己的本名,代表着他主动执晚辈礼。

    “老夫何德何能啊!”

    朱安廷面色微颤。

    叶天辰见本来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一众朱家之人,在听到了“林北”的名字之后,那些核心嫡系,纷纷是动容。

    完全没有再看自己。

    叶天辰眉头微皱。

    这林北是谁?

    抢了自己的风头?

    “哼,既然是来给朱家贺寿的,又是自己连名字都没听过的,还是来自青州这么个没怎么听说过的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应当就是某个不入流中的小门小户之人了。”

    叶天辰冷哼一声。

    “薛总,咱们走!”

    随后,叶天辰冲薛建安说道。

    甩手而去。

    不愿再在朱家多留。

    否则,就要错过金宅宴席,错过向金家邀功的时刻了。

    当然,他也是要急于去汇报,关于那位金陵第一狗仔孙茂实的叛变一事。

    而就在叶天辰和薛建安两人转身离开的时候,两人便也是见到了一道并不算多么壮硕,但却是给人一种巍峨之感的年轻身影,迈步走了进来。

    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以及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

    这应该就是刚刚通报的那个林北了吧?

    看到林北的瞬间,叶天辰心中便是做出了判断。

    而,本不屑于和林北这种不入流的小门小户之人打交道的叶天辰,在看到了林北身边的尼雅之后,却是忽然改变了决定。

    特么的。

    老子身边都没有这么极品的一个女人。

    你一个来自青州的不入流的家伙,凭什么能拥有?

    于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叶天辰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这位美女,跟着一个不入流的家伙,来一个将要覆灭的家族,这样,可没什么qian途啊!”

    前途,钱途!

    一语双关!

    闻言。

    尼雅饶有兴致的看了叶天辰一眼。

    倒不是尼雅对叶天辰这样一个中年油腻男有什么兴趣。

    而是,尼雅想知道,这个家伙会有什么下场?

    见尼雅看向自己,那眉眼之间的风情,瞬间是让叶天辰心中一阵火热。

    难道,有戏?

    到朱家走上一趟,嘲讽嘲讽朱家,恶心恶心对方,临了临了,还能来场艳遇?

    “等等!”

    而就在此时,林北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林北此话,叶天辰挑眉,看向林北:“小子,难道是想通了?后悔来朱家了?”

    “若是你愿意弃暗投明,做出一点贡献的话,我可以带你入金宅赴宴,让你能有机会和金陵诸位显贵共同进餐,甚至能瞻仰手握千亿资产的化境宗师之风采,如何?”

    叶天辰说着的同时,目光也是朝着尼雅瞥了瞥。

    那意思,很明显!

    把你身边这美女奉上,让她跟了我。

    做出这样的贡献的话,我可以带你入金宅,结交金陵显贵,甚至让你跻身金陵真正的上流社会。

    听到叶天辰此话,来朱公馆赴宴的那十数位宾客,脸色皆是不大好看。

    他们能在今天拒绝了金宅的邀请,前来朱家赴宴。

    那就证明了,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他们都是和朱家站在了同一阵线的。

    而现在这个不知名的“林北”,还是来自青州?

    青州?

    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么个地方,足以说明,多半是个什么偏僻落后的城市吧。

    这样小地方的人,能经受的住这样的诱惑吗?

    要是这个林北,没有经受住诱惑,跟着叶天辰去了金宅的话,那就是在赤裸裸的打朱家的脸面啊。

    这种打脸,甚至比叶天辰和薛建安两人来朱公馆故意恶心人更气人。

    毕竟,叶天辰和薛建安本身就是亲近金家的。

    说一句金家的狗腿子也不为过。

    他们两人来,不怀好意,众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了。

    可林北不同。

    毕竟,他原本就是来为朱老爷子贺寿的。

    而这个担心,显然也不只是和朱家绑在同一条船上的那些宾客才有。

    对于不了解林北身份的大部分朱家之人,亦是如此。

    甚至,还更加担心。

    有热血冲动一点的小辈,几乎都要忍不住吼上一句,让林北千万别相信叶天辰那狗比说的话。

    只不过。

    此时。

    林北却是再次开口了,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在叶天辰的身上,而是看着朱安廷:

    “朱老爷子,敢问在这犬吠的狗东西,是您邀请前来赴宴的吗?”

    犬吠?

    狗东西?

    此话一出。

    叶天辰脸色瞬间漆黑。

    朱家众人,包括来宾,皆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同时,之前心中的那些担忧,也是瞬间消失殆尽!

    听到林北此问,朱安廷哈哈笑道:“我邀请了诸位贵客,但却没有邀请过这种狗东西。”

    林北点头。

    “那就是私闯民宅了。”

    “既如此,那我就替老爷子拿个主意吧!”

    “打断狗腿,扔出去,不知老爷子意下如何?”

    林北再问。

    “如此,甚好!”

    朱安廷笑容更甚。

    听到林北和朱安廷两人一唱一和,朱家众人和宾客开怀大笑。

    但叶天辰和薛建安两人则是脸色漆黑。

    尤其是叶天辰,肺都要气炸了!

    “小......”叶天辰当即就要爆发。

    只是,

    叶天辰刚刚张嘴。

    “啪!”

    一道清脆而又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响起。

    叶天辰的半张脸颊,瞬间高高的肿了起来。

    叶天辰的话,也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小”字,其他的,全都是被一巴掌扇回了肚子里。

    同时,被扇掉的,还有叶天辰的半口牙齿!

    同一时间,叶天辰带来的保镖,脸色大变,就要护主。

    只不过,黑蛇大手一挥之间,所有的保镖,皆是倒地重伤。

    黑蛇收手!

    “如此场合,狗吠不好!”

    林北目光终是落到了叶天辰的身上,摇了摇头。

    “林先生,可还有吩咐?”

    黑蛇请示。

    “别弄出声音,影响了大家就行。”

    林北笑了笑。

    黑蛇会意。

    走到叶天辰面前,一指点在了叶天辰的喉头处。

    确保叶天辰不会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既如此,那就该是打断狗腿,扔出去了!

    旁边的薛建安,见到叶天辰满面痛苦,但却连以嘶吼发泄都做不到的场景之时,直接是被吓尿了。

    此时此刻,薛建安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我特么直接去金宅赴宴不好吗?

    非要想着能给金远博老爷子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希冀以后能抱紧金家大腿,好好发展。

    可现在倒好?

    偷鸡不成蚀把米。

    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我,我是狗东西,我不是走进来的,我是爬进来的,不用打断我的双腿丢出去,我爬出去就行,我爬出去就行......”

    心思急转之间,薛建安忽然是趴在了地上,开始主动向外爬去。

    在他看来,这样的话,或许还有一线机会,不会让自己饱受那被毒打断腿之痛苦。

    薛建安此举,倒是无人再取笑。

    反倒是有些悲哀的看着他。

    ......

    而就在冯、袁两大豪族,胡、杨等金陵一线大族等当家之人,赶到朱家之时。

    便是刚好看到叶家家主叶天辰,被人打断了双腿丢了出去。

    而建安集团董事行薛建安,更是一路似狗爬,爬出了朱公馆的大门!

    一个凄惨!

    一个滑稽!

    恶果自食!苦果自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