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不服?打到你服!

作者:我不是z字数:3732更新时间:2020-03-08 23:18:51
    听到林北此话,金斯年不敢再装死了。

    而是爬了起来,有些畏惧的看了看林北,然后又是看向了金远博。

    这一刻,金斯年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怨恨之色。

    他恨金远博那么轻易的就和他撇清关系,将他舍弃了,当成了一个弃子。

    我可是您的亲孙子啊!

    当然,若是换成金斯年站在金远博这个位置上,子孙后代那么多,又不是自己最宠爱的那一个,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舍弃了就舍弃了,只要能保住金家就成。

    毕竟豪门多无情。

    但,即便是金斯年知道自己处在金远博这个位置,也会做出同样无情的选择。

    这也仍旧是止不住金斯年心中的怨恨。

    “爷爷,是您先舍弃我的,为了自保,那我也就只有舍弃您了,您可别怪我!”

    金斯年心中暗道。

    看着金远博的双目之中,眼神也是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林先生,我记得很清楚,六月十号那天的上午,我去过爷爷的院子找他,但是爷爷不在。”

    金斯年此话一出。

    金远博面色瞬间是一变。

    而金斯年他们那一房的人,脸色也是瞬间难看了下去。

    尤其是金斯年的父亲,看着金斯年,双眼之中满是怒火。

    咬牙切齿!

    逆子!

    这个逆子!

    这是要把自己葬送了,还要把我们这一房的人都给拖下水啊!

    当众出卖自己的爷爷,出卖金家家主,以后,他们这一房的人还怎么在金家立足?

    金斯年又如何还能存活下去?

    “斯年,你给我住口!”

    金斯年的父亲忍不住厉喝道。

    只不过,在林北轻飘飘的一个眼神之下,金斯年的父亲则是感觉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浇下一般。

    让他浑身发凉。

    不敢再多嘴半个字。

    “斯年,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你怎么会记得如此清楚?还有那天,我明明在家潜修,也不曾看到你来找过我,哪怕是你对爷爷有意见,那也不可在这种事情上,污蔑爷爷!”

    金远博内心虽然慌乱,但表面上却是镇定异常。

    看着金斯年,沉声说道。

    心中,对金斯年也是判了死刑了。

    如此逆子,当死!

    金远博在金家积威已深,向来也是说一不二,对于金远博,金斯年内心有种先天上的敬畏。

    在金远博的注视下,金斯年浑身都是不自在了起来。

    然,

    他的这种不适和心中的畏惧,在注意到了林北的眼神之后,瞬间是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我之所以记得清清楚楚,是因为那天上午没找到你,我就出门去了,路上还发生了车祸,撞了一个人,恰好那天,又是朱家老爷子出车祸,消息传遍了金陵城,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而且,我可以肯定,朱老爷子出车祸的时间,你不在家,因为我就是那个时候去找的你!”

    金斯年鼓足勇气,再次说道。

    说完之后,金斯年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他知道,从此以后,他就将是金家的罪人了。

    再也无法在金家待下去。

    甚至会连累父母,连累他们这一房的所有人。

    可是,金斯年没办法。

    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金斯年只能率先顾及自己。

    而正如林北所说,他带人“袭杀”林天策,或许可以跟金家无关,但他是绝对跑不掉的。

    若是不将实情说出,等待他的,将会是灾难性的下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金远博不再辩解,而是冷哼一声。

    他堂堂金陵豪族之首的金家家主,德高望重,和自家的一个叛徒孙子,有什么好辩论的。

    不过,这一声冷哼,金远博倒也不是冲着林北的,而是冲着金斯年而去。

    但却也有着指桑骂槐之嫌。

    眼见气氛仿佛有些凝固,冯、袁等豪族的心都是悬吊了起来。

    林天策的铁血手段,他们是听说过了的。

    他愿意跟你讲讲道理的时候,就跟你讲讲道理。

    他不愿意跟你讲道理的时候,那就是铁血手腕。

    众人皆是担心,林天策会不会突然出手?

    只是,出乎众人预料的是,林北抬了抬手,看了看腕表。

    “耽搁的时间有点久了,再不去恐怕就得错过宴席了!”

    林北忽然说道。

    说罢。

    林北的目光这才又是落到了金远博的身上。

    “你认也好,不认也罢!”

    “总归,事实就是摆在那!”

    林北再次说道,语气之中,已经是有着一抹不耐之色。

    时间临近正午,他要去朱家赴宴,为朱安廷老爷子贺寿!

    去晚了,就错过时辰了!

    在这,林北已经心生退场之意。

    “林先生,请问哪里来的事实?”

    金远博再问。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他堂堂金陵豪族之首的金家家主,常年受人敬仰,又何曾如此低声下气过?

    更何况,金远博也是想通,自己越是认怂,或许就越是给林北一种自己心虚的感觉。

    如果自己强硬一点,说不定反而是给人一种心中无愧的错觉。

    “我林天策的话,就是事实!”

    “你服,还是不服?”

    林北声若寒霜。

    已经不打算再多费唇舌!

    简单粗暴解决,然后走人!

    “林先生,敢问一句,我要是不服,又当如何?”

    金远博皱眉问道。

    当着这金陵满堂显贵的面,再加上,如今还有燕京乔家的掌舵人在他金家做客。

    金远博就不信,林天策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他不成?

    “不服?”林北嗤笑一声。

    而后对身后的黑蛇说道:“打到他服为之!”

    闻言,黑蛇点头。

    迈步走出。

    金远博瞳孔微缩的同时,心中也是长舒一口气。

    不是林天策亲自出手就好。

    那他,又有何惧?

    当即,金远博便是调动起了体内的真元。

    虽,他并未经历过多少生死搏杀,更多的乃是潜修突破境界,但他终究是化境后期的大宗师!

    林天策这个手下,不过中年之龄,他就不信,对方还能是化境巅峰不成?

    待到黑蛇走到近前。

    早有准备的金远博,一拳击出。

    随着他这一拳出,空气中陡然是爆发出一阵如同大炮轰鸣一般的声音。

    震耳欲聋!

    而随着声音的响起,这满堂的金陵显贵便是看到,自金远博的拳头之上开始爆发出一重又一重的半透明真元拳印。

    一重叠加一重!

    威势倍增!

    而仅仅只是这道拳印的余波,便是将金宅门口排列的石狮,距离金远博较近的两只,直接是震成碎块,散落一地。

    “这就是宗师之威吗?”

    哪怕是知晓化境有多强的冯、袁两大豪族,在见到金远博这一拳所造成的威势之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至于没有见过化境宗师出手的金陵显贵们,更是如同见到了仙人临尘一般。

    凡人,岂能阻挡?

    看来林天策的那个下属要遭殃了!

    然而,

    下一刻。

    在众人预料之中,不死也要重伤的黑蛇,面对金远博这重重叠加以致威势倍增的一拳。

    黑蛇仅仅只是一声冷哼:“花拳绣腿!”

    而后。

    一指点出!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只见黑蛇这一指,便是洞穿了金远博那重重叠加的真元拳印。

    之前展现出那几近不可匹敌之姿的金远博。

    更是在这一指之下,倒飞而出。

    直接是砸在了金宅那朱红色的大门之上。

    轰隆!

    那古朴大气的大门,应声而倒。

    带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今日。

    金宅牌匾,先是碎成数块。

    而后,金宅大门,更是被砸倒地。

    金家家主,亦是被人一指击飞。

    金陵豪族之首,无比显赫的金家,颜面扫地!

    刹那间,满场死寂!

    ......

    而有意放慢速度,直到现在才赶来的乔宏才,刚好是看到了金远博被一指击飞的这一幕。

    瞬间,乔宏才也是不寒而栗。

    而后,乔宏才不动声色的撇开了金芷珊搀扶着的手。

    若说之前,他还在犹豫,看看情况再决定是否要和金家一起扛一下林天策的话。

    那这一刻,乔宏才心中则是瞬间做下了决定。

    我扛个鸡毛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