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三个队伍

作者:姓易的字数:3668更新时间:2020-04-24 16:16:44
    杰森克拉夫特?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王怀瑾有些纳闷,虽然他知道全知会内有一些特殊的异人被评为“议员”,也知道这些议员的实力超凡入圣,绝非普通的异人能够相比,但是……他的确不清楚这些议员的名字。

    “是他?”

    余念皱紧了眉头,她知道杰森克拉夫特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因为她曾经见过杰森,也“有幸”从他手里逃出来过,所以在此刻她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精神紧绷的状态……

    “他很厉害吗?”王怀瑾满头雾水地问道,“这个人应该是个鬼佬吧?也是先天异人?”

    张图南没有回答王怀瑾的问题,转而缓缓说道。

    “两年前,我在利物浦见过他一面,因为一些事……我跟他不得不交手。”

    “赢了输了?”王怀瑾问道。

    “算是平局吧,战斗途中被别人打断了,所以最后也没分出胜负来,但我可以肯定的说……”张图南低声说道,听他的口气可不是在谦虚,而是在阐述某个事实,“当年就算我底牌尽出也没有半点必杀他的把握,那个异人很可怕,尤其是他的能力……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几乎就是不死的,至少我当初是怎么都想不到能够杀死他的办法,仅凭我御雷的手段还不足以消灭他。”

    “真的假的?”王怀瑾半信半疑地看着张图南,只觉得他这话是不是说得太谦虚了,因为他可领教过张图南御雷的本事,在那种极度恐怖的雷霆之下怎么可能有人能扛住而不死?

    “当然是真的,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我可不一定。”

    听见这话王怀瑾才稍微信服了几分,毕竟张图南是近两年才慢慢崛起的人物,前几年他的实力虽然骇人听闻,但还不至于到如今这种恐怖的境界,当初他杀不死的异人不代表现在杀不死。

    “陈闲能杀了他,还杀了宁川分部的分部长,最后还一网打尽的杀光了所有全知会遗留在宁川的人……”

    张图南叹了口气,言语中有几分感慨。

    “他这人的实力有多强且不论,就单凭这一份杀心……他也值得我们重视他。”

    “队长,我们要是跟陈闲对上,你有几成把握能胜过他?”余念突然问道。

    张图南没有急于回答这个问题,他先是很认真地思索了一阵,沉默良久后才答道。

    “我的能力还未彻底觉醒,就目前来看,我只有六成把握能胜过他,但如果有怀瑾帮我,或许这个把握能大得多,甚至能到九成也说不定……这次闭关对我极其重要,若是让我的能力彻底觉醒,陈闲也算不得什么,杀他易如反掌。”

    话音一落,张图南忽然仰起头来,直直地望着天空中那些不断汇聚的乌云。

    “无论胜算有多少,我都要不顾一切代价杀了他。”

    “杀了他?”

    众人怔住了,完全没想到张图南会说出这种话来,因为在他们眼里昆仑会就是一个与异人异常生命们同场竞技的活动,跟拳击比赛的意味是差不多的,怎么听张图南这口气好像不是奔着比赛去的……完全就是奔着杀人去的!

    “队长,他跟你有仇?”王怀瑾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跟他没仇,但我不喜欢他,准确的说,我讨厌任何一个跟守秘局有关系的人。”张图南的声音忽然变得冰冷起来,似是想起了一些令他憎恨乃至于仇恨的往事,眼中杀机四起,“既然守秘局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捧他,那么我自然不能让他们如愿,因为当初守秘局断掉了我们天师府的路,所以我也要找机会还回去,不惜一切代价以血还血……”

    说到这里,张图南便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只是默默地继续向山顶走着,脚步不受控制地变得沉重了几分。

    众人也察觉到了张图南情绪的变化,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

    过了一会,张图南才忽然开口。

    “这次昆仑会的参赛队伍很杂,我们需要担心的不仅是陈闲,还有其他人,而且比起陈闲,我更担心另外三个队伍…….”

    “三个队伍?”王怀瑾一愣,问道,“谁啊?”

    张图南答道:“一个是阴市的队伍,参赛的那六个异常生命都是酆都六奇的直系后代,虽然他们队伍的名字很奇怪…….但我们不得不防。”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

    关于阴市内部组织队伍参赛的消息他们也很早就收到了,若是一般的异常生命组队参赛或许他们还能不放在眼里,但酆都六奇的后裔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可以说这个队伍中的每一个异常生命日后都有成为“大妖”的潜质!

    “另外两个队伍是哪两个?”余念也不禁好奇地追问了一句。

    “听说这次西昆仑也派人来参赛了,而且只派遣了一支队伍,那些炼气士的能力不比我们差……”张图南说着,似乎在这时又想起了什么,便补充道,“我曾经跟西昆仑的炼气士交过手,他们运气的方式非常奇怪,那些古怪的招式好像对我们这些传统异人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如果遇见他们,我们就算想赢也不会很顺利。”

    “西昆仑炼气士……”王怀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喃喃道,“那帮人可不是善茬,确实不能小看他们啊……”

    “队长,阴市的队伍跟西昆仑的队伍你都说了,那还有一个队伍呢?”余念好奇地问道,“你不是一共担心的有三个队伍吗?”

    “第三个队伍……”

    张图南皱了皱眉,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毕竟那个人已经消失了近十五年……自从他十五年前带着师弟随师父入藏之后就再也没有返回过中土,这些年来他们也是如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从藏区传出任何消息,甚至张图南都怀疑过他们是不是遇见什么意外死了?

    但是。

    就在几个小时前,张图南的手机上突然接收到一条信息,那是由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而那个号码的归属地……正是藏区。

    “我回来了,昆仑会见。”

    屏幕上简简单单的八个字,顿时就勾起了张图南久远的回忆。

    在张图南的记忆中,那个人……

    不是一个好人。

    也不是一个好和尚。

    当初若不是自己父亲与他的师父及时出面制止,或许在十几年前双方都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早已在龙虎山下分出了生死。

    “队长,你说的第三个队伍到底都有谁啊?”王怀瑾见张图南的表情万分凝重,顿时就更好奇答案了,急切地追问道,“除了阴市跟守秘局之外,还有哪家的队伍值得咱们这么重视?”

    “那个队伍里都是和尚,应该都是……我认识他们队长。”

    张图南低声说道,眼中的凝重更甚。

    比起守秘局的陈闲。

    他似乎更重视那个很久没有在自己记忆里出现过的人。

    “他们队长是谁?哪家的子弟?”王怀瑾好奇地追问道。

    “不是哪家的,只是一个游方僧人的徒弟而已……”张图南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他叫戚平安。”

    此时。

    在冈仁波齐山之下,六个披着袈裟的僧人正在缓步前行,他们似乎就准备这么徒步穿过平原,前往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座城市。

    夜色已深。

    可这些和尚却仿佛不知疲惫为何物。

    他们白日刚从佛教传说中的“须弥山”走下,中途未曾有半点停歇,步履安详似是行走在另一个世界,无论日出还是日落,无论白昼或是黑夜,他们永远都保持着相同的步调,如同坐定入禅般眼观鼻鼻观心不看前路,自始至终都在低声诵念着经文。

    走在最前方的是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和尚,比起其他僧人而言似乎没那么死板,在诵念经文的过程中也会忙里偷闲,不时的左看看右看看,但嘴里也不敢停住诵经的声音,好像生怕让自己的师兄们发现自己在偷懒,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小顽童机灵鬼的模样。

    跟在他身后的四个和尚似乎是四胞胎,他们的身材样貌几乎完全一致,唯有身上的某些文身可以将他们区分开。

    他们身上都文有“目犍连像”。

    这位在佛家传说中神通第一的佛陀弟子,在文身中展露的姿态不一。

    有的怒睁双目瞪向前方。

    有的以手附耳似在侧耳倾听。

    有的打坐入定闭目参禅。

    有的则抬起右腿大笑不止。

    而在这四位僧人之后,就在队伍的最后方……紧随其后地跟着一个看似僧人却又不像是僧人的年轻男子。

    这个年轻男子与其他几位僧人不同,他似乎并未受过剃度,留着干净利落的寸头,双耳挂着一种造型古怪的吊坠,白皙的肌肤上密密麻麻地文满了黑色的梵文……

    他的年纪与小天师张图南相仿,一身白白净净的皮囊也是万分出众,但奇怪的是,就算他穿着一身袈裟时常口诵佛经,但他身上也依旧找不出半点僧人该有的佛性。

    用某些行内老前辈的话来说。

    这个和尚,魔气盎然。

    他叫戚平安。

    而除了这个名字外,在某些人眼中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

    佛之恶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