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小心陈闲

作者:姓易的字数:3090更新时间:2020-04-24 16:16:44
    在前往独琅峰山顶的林中,一行四人有说有笑地走着,此时天空中散去的乌云正在重新凝聚,渐歇的狂风似乎也受到了王怀瑾能力的招引,漫山遍野尽是鬼哭神嚎的风鸣尖啸……

    走在队伍后面的是两个年轻女孩。

    左边这个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年纪约莫在二十五岁左右,打扮得跟个假小子一样,穿着一件深棕色的夹克,裤子也是挂满了口袋的工装裤,行走时嘴里还在哼唧着不知名的曲调,挽起的袖子将白皙的双臂暴露在空气中,一眼便能看见盘绕在她双臂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咒文。

    她叫余念,是个刚回国不久的先天异人,由于自身能力比较特殊所以极少在异人圈子里出没,大多时候能跟她打上交道的人都非富即贵,相比起某些经常跟异常生命玩阶级斗争的异人,她的档次可要高多了,至少她自己看来是这样,因为能跟她交手的自始至终都是些活人,而不是那些恶心恐怖的异常生命。

    跟在她身边的小女孩年纪要小一些,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斯斯文文地戴着一副眼睛,那种清纯可爱的气质只让人觉得像是邻家初长成的小姑娘。

    她是队伍中的一员,也是一个先天异人。

    名叫宋小鹿。

    这个小女孩生来性格就有些内向,再加上她所经历的童年略有些“奇怪”,所以给人的感觉一直都很怯懦,好像连话都不敢说,也不敢随意去看别人,走路的时候也是一直低着头。

    只有走在最前方的队长说话的时候,她才会难得地鼓起勇气去看他一眼。

    “队长!我觉得你这次有点过分啊!晾我老半天也不回来!等我准备把劲散了,你又让我重新把风雨召回来……工具人也不带这么玩的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因为天师府那边需要我处理的事有点多,所以……要不我给你捏捏肩吧?”

    “别!这我可不敢,被你捏肩那还不得折寿啊!再说了我也没真的怪你!”

    王怀瑾没好气地说道,看了一眼满脸自责的队长,他也不禁有些心软了,说不定他真是临时有急事所以才回来晚了呢?

    “你不生气就好。”

    听见王怀瑾的话,走在前面的年轻男人笑了笑,表情依旧有些惭愧。

    他是这个队伍的领头人,也是唯一能让这个队伍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同辈异人,更是龙虎山天师府内定的下一任继承人……

    小天师。

    张图南。

    他的名字是由庄子《逍遥游》中而来,也寄托了他父亲张怀安对他的美好期望。

    “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自从张图南在幼年时期展现出自己的“特殊天赋”后,张怀安便将毕生所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自始至终都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能让天师府再度崛起的“契机”。

    事实证明,他做到了。

    若是抛开深不见底的守秘局,只谈国内的异人圈子,那么就目前而言,六十岁之下没有任何一个异人能敌过张图南,就算是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敌不过…….用张怀安的话说,张图南就是祖师爷对天师教最大的恩赐,也是在这末法时期给他们的最后救赎。

    如果连张图南都无法率领天师教崛起,那么龙虎山天师府也就真的到了该亡的时候了。

    “报名的事已经办好了吧?”

    “放心吧队长,你交给我的任务我还能给你办岔了?”

    王怀瑾对张图南提出的问题很是不满,似乎觉得张图南问这事完全就是不相信自己。

    一切手续资料都准备好了,也成功提交了,这还有什么用得着担心的?

    “不是不放心你,只是随便问问……”

    “别问!问就是不相信我!”

    “好好我不问了……”

    在王怀瑾面前,张图南就像是一个小受气包,看他那白白嫩嫩的模样确实也挺好欺负,但这一切都是表象…….王怀瑾很清楚张图南认真起来有多可怕,可若是没有认真起来,那他真的就跟包子一样,欺负起来特别有“手感”。

    “队长,那个人是不是也要参加这次的昆仑会啊?”

    走在后面的余念突然问道,她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不管身旁的宋小鹿是什么反应,搂着她肩膀就摆出了一种哥俩好的架势,脸上也满是好奇。

    虽然她前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但最近国内发生的这些事……尤其是那个如超新星爆发一般出现的后起之秀,他的事甚至都传到了外网上,在九灵山与灵犀山的战斗画面曝光后更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所以余念就算再怎么孤陋寡闻也听说过他。

    “那个叫陈闲的?”王怀瑾似乎也知道这个人,眼里难得闪过了一丝凝重,“他如果参加这次的昆仑会,估计会成为我们的阻碍……那小子不简单啊。”

    说罢,王怀瑾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在离开家族之前,族中长辈曾经叮嘱过我,让我小心那个叫陈闲的异人。”

    “他很强吗?”余念好奇地问道,对于陈闲的实力她抱有极大的兴趣。

    王怀瑾摇摇头说道:“不清楚,我没跟他交过手,而且他暴露在外界的资料有限……”

    “他很强。”张图南冷不丁地说道,似乎知道些什么,眼神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守秘局的同辈异人之中,他应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王怀瑾很意外地看了张图南一眼,笑道,“他不过就是办了一起异案,又把李家的老先生揍了一顿,除此之外也没干别的啊。”

    “之前我回天师府的时候,我父亲跟我说了一件事,这事也是从守秘局的一个异人嘴里传出来的,可信度应该很高。”

    张图南说着,左右看了看身旁的人。

    “你们听了就算了,别往外传明白吗?”

    见他表现得这么严肃,众人也不敢多问,急忙点头答应。

    “前不久,守秘局的宁川分局遭到了袭击,有人暴力入侵一路打了进去,陈闲的兄弟……那个叫鲁裔生的异人,他被打成了重伤。”

    张图南所说的这些都是半月之前的事了。

    在守秘局内部,这些早就不是秘密,只不过有上级下达的封口条例外加网络上的全盘封锁,所以很多消息都不曾流通出去,就算偶尔流出去的一部分,那也是某些人过了风头才敢往外说,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些世家法脉得到的消息都是严重滞后的……

    “有人敢袭击守秘局?!”王怀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张图南,只怀疑他的消息来源是否可靠。

    任何一个世家,任何一个法脉,都有被敌人袭击的可能。

    但守秘局绝对不可能。

    因为在国内没有人敢这么做。

    袭击守秘局就代表要正式与守秘局为敌,在太岁头上动土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是全知会的人。”张图南不动声色地说道。

    听见这个答案,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都露出了一种原来如此的表情,若是全知会出手……那么这就可以理解了,毕竟全知会跟一般的世家法脉或是异人组织都不同,他们是真正的“恐怖组织”,而且势力之大远非一个守秘局能及,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或许都有他们的人存在。

    “宁川分局被全知会暴力入侵,陈闲的兄弟还被打成了重伤,这事……陈闲没出面管管吗?”王怀瑾皱着眉问道。

    “当然出面了,而且不仅出面,还一举击杀了全知会宁川分部的分部长以及刚从国外偷渡入境来支援宁川分部的议员…….”

    张图南说到此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难掩的凝重。

    “那个议员,是杰森克拉夫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