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九章 雷洛,交易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3628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不不不,不可以。”

    听见逸之的话,睿言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点一点的往床脚缩成了一团,手还紧紧地放在了平坦没有一点痕迹的腹部上,那里孕育着他和左尘的孩子,他们的孩子,怎么能够就这样的将他扼杀掉,不可以,不可以。

    从来都冷酷嗜血的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慢慢的酝酿出了泪水,无声的摇着头,对着白逸之表达他从心底里的抗拒,身上穿着透着苍白的兜衣紧紧地蜷缩成一团。

    “可是你的身体......。”

    “罢了,随着他去吧,看见他这个样子不就跟你当年的时候一样么,一样的倔强,说什么都要生下他们两个。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孩子都已经有了,比还能怎么办,真的打掉,别说这个死倔死倔的小子会恨你一辈子,就是你自己会原谅你自己呢,何苦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就在逸之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花白的身影,叹了一口气打断了他们两父子之间对峙,穿着宽大的衣衫,一头飘然的白发,也不用人指示,自己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喝起来桌子上放置的凉茶。

    转头看见来人时,逸之惊得一下子呆住了,过了许久才收起唇边的那抹苦笑,低声唤了一声:“师兄。”

    “恩。”老头儿刻意的避开了他看过来的视线,湿润的眼角看向了床上那个似乎受到了惊吓的孩子,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轻声咕哝了一句什么屋里的两个人都没听见,只见他站起了身走到了床铺的边上,叹了口气,从自己随身的衣服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了一颗碧绿色的药丸,举到了睿言的面前晃了晃。

    “真是便宜你小子了,这个是我当年从师傅那偷来的凝香丸,有强身健体培本固原之效,藏了30年愣是没舍得吃,看你可怜巴巴的样子就送给你好了。”

    即使看见了他脸上那副不舍得送人的便秘表情,睿言还是谨慎地向后缩了缩,紧张的看向了老头身后的白逸之,看见逸之轻抬抬下巴那副好笑的表情,才犹犹豫豫的探出了一只手,在老头后悔想要藏起来的那一刻抢了过来,吞到了肚子里,一阵清清凉凉的感觉跟着就散开了。

    手脚没说马上就有劲能够站起来行走,却也变得轻松了少许,睿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见老头那副欲哭无泪的可怜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带着撒娇的表情看向了逸之,小声说:“这样是不是不会在逼我了?”

    “没人会逼你了,好好养着自己的身体吧,至于萧白那里,我会帮你把他找回来的。”

    逸之只是眼中透着苦涩看向了窗外,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没有言语,各自怀着自己心思的两个人谁也没看见老头那副捶胸顿足的可爱表情。

    “不行,我要起来,契丹的事情必须马上处理了。”

    一想到左尘现在不知下落,睿言又开始急躁了起来,推开了站在旁边的逸之勉强的下了地,吩咐着小顺子给他更衣,逸之眼中闪过一抹心疼,果然是他的孩子,亲自培养的孩子,跟他一样固执。

    连阻拦都来不及,就看见一个黑衣异服的男子痞痞的出现在了大殿的门口,懒懒散散的靠在了门边,手里还抱了一个男子,男子低着头长发及腰将脸全部的挡住了,不驯的想要拉开与他的距离,只是那一头银白的发色异常的引人注目。

    睿言也没有怪罪闯进来那两个人的无礼,衣服也不换了推开了小顺子坐在了一旁的檀木椅子上,没有注意到屋子当中的另外两个人在看到他们的一瞬间表情变得僵硬了起来,冷笑着看向耶律离,轻哼道:“什么风把大王子你给吹过来了,这气势汹汹的不知道又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了,怎么你很得意?”

    耶律离也没拐什么弯子,手上一推将怀中的人推倒在地,一把拽起了他那头漂亮的银白色头发,让屋里面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他那张面如死灰却依然清雅淡漠的脸,比起左尘来他更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那人眼中滔天的恨意,将那份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飘逸掩埋了起来。

    “落儿......。”看着地上那名男子咬着牙倔强的表情时,逸之忍不住的眼中又蒙上了一层水意,忍不住轻轻地叹息道:“涟儿已经去了,你这是何苦呢?”

    “师傅,我不是你没有那副圣人虚伪的外表,你能够做到让小师妹无辜的惨死我却做不到,我做不到为了什么飘渺的天下众人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含着那么委屈的怨恨而终,我就是要报仇,就算惹得两个国家再起硝烟有与我何干。”雷落神色复杂的看了自己的师傅一眼,那双暗淡破败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决然。

    耶律离听见他大言不惭的话,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懊恼,一扬手就要给他一个巴掌,却被身法快速的睿言拦了下来。

    努力地稳了稳身子让自己站的笔挺,那双傲然的眸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声在他耳边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再怎么说雷洛也是左尘的师兄,你给我悠着点,你想要什么我给了你便是。”

    听见他的话耶律离不着痕迹的挑了一挑眉毛,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睿言,手中高高举起的手也跟着放了下来,只不过另一只手却还是占有性的紧紧地拽着他的头发,冷哼的对睿言说:“这话可是你说的,只是这个人他三番两次刺杀本王,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刺杀你?”

    因为耶律离的话,屋里的三个人都愣住了,目光齐齐的看向了雷洛,雷洛脸上有些泛红不自然的瞥向了一边,优美的脖项露出一块不自然的青紫色吻痕,睿言的眸色沉了沉看向耶律离,脸色不怎么好看。

    “本王似乎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我叫耶律离,不是你要找的耶律齐。”

    耶律离丝毫没有忌惮的将那张漂亮的薄唇暧昧的靠近雷洛的耳边,用全屋子人都能够听见的声音坏意的说了出来,得意的看着满屋子人因为他的话而变了颜色,尤其是那个被他按压着跪在了地上的人,那漂亮的眼睛中第一次有了情绪,带着一抹痴迷,他轻轻地挑起了他的下巴,吻了上去,却狠狠地被那个人咬出了一道血色的印子。

    愤怒地一扬手,跪在地上的那整个人都跟着他的动作而痛苦的飞到了空中,眼看着就要撞到了墙上被一旁的逸之接了下来,紧紧地将自己的爱徒护在了怀里,心疼的轻轻地揉着他被硬是拽出了血的头皮。

    “你......怎么会以为他的耶律齐呢,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报仇了么?”

    “是杜淮......那天我跟在师弟的身后回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就想伺机寻找耶律齐,被那个叫杜淮的人发现了,告诉我的,最开始我还不相信后来我看他和师弟有说有笑的应该是朋友的样子,想说应该不会是假的,就......。”

    雷洛微微的阖上了眸子,懊悔的靠在了自己师傅的身上,第一次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的没调查清楚就听信了小人的谗言,害的自己......害的自己不禁身陷牢笼,如今又......。

    睿言回过头正巧对上耶律离看向雷洛那还来不及收回的目光,不由得轻哼了一声,心里暗自冷笑,心都丢了,还有什么资本跟我来谈条件,习惯的勾起了一个危险而又邪魅的笑容,低声说:“你也听见了,他也是被耶律齐派去的人设计去了,虽说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完全的免去了他的罪,不过你也该知道这个应该并不能够成为我们反目的原有,不是么?”

    “说吧,你想要什么,耶律齐你打可以放心,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御医已经诊断过了这辈子他都不会再醒过来了,对你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了,我把他给你,带回去应该算是头等功一件吧。”

    “你知道的,这些根本不够,起码再给我加一个条件吧。”耶律离也不再看向雷洛,慵懒的像一只花豹一样,做到了睿言对面的椅子上,连看都没有看向睿言,拿起茶杯显得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过就算他装得再怎么不在意,跟他相识了多年的睿言对于他想要的也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们一直都是一类人,只不过......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看逸之怀中的雷洛,只不过这个人真的不能给,先不说他是不是自己父亲的爱徒,就冲着他是左尘师兄的这一点,这个人他也必须要保下来。

    不着痕迹的轻声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耶律齐太阳穴有些微微的直跳,再抬起头的时候挑了挑眉,不羁的说道:“这个人不能给你,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等价的筹码,我想你还不知道你的另一个弟弟耶律赞也在我的手上吧,这个人......我想不用我说你也该清楚,只要有他在你就没有机会名正言顺的成为契丹的王,作为条件,我把他送给你怎么样?”

    听见睿言的话耶律离手中一直拿着的杯子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面色严肃看向了睿言,看得出他没有像是在开玩笑的表情,脸色开始变得不太好看了起来,目光不舍得有撇了撇逸之怀中的雷洛,犹豫了一下才点头说:“好。”

    又带着留恋的目光看了看雷洛,咬了咬牙对着睿言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离开时唇角带着一抹冷笑,雷洛,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我说过属于我的东西始终会属于我,你没有逃得机会。

    明天大结局,今天爆更一下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