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一章 许你四海为家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308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带我真的平定了这五湖四海,必定带你走过这世间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

    从梦中惊醒时左尘仍是一身的冷汗,眼睛无神的看向了前方,干涸的唇一开一合的重重的不断地喘息,在梦里他的表情深情如许,对他许下了一生的誓言。

    修长的身子上冷汗不由得一滴又一滴的往下冒,好冷,他的心好冷,那个人在梦中突如其来的深情让他害怕。

    眼前总是挥之不去的白日里的那一幕,他竟然......竟然......强上了凌云,撩起帘子时他狰狞的表情让他害怕,无比艳丽的容颜就像是从地狱中出来索命的厉鬼那般绚烂又异常的嗜血。

    彼时他身下的人已经昏死过去了,他却......忍不住的左尘暗淡的眼莫名的晕上了一层悲伤,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个现在躺在凌霄居中不知是死是活的人,还是为了自己。

    一只手占有性的环住了他的腰,一个转身将他压在了身下,那双深邃迷茫的眼睛看着他时带着醉人的温柔,不经意的勾出了一抹倾国倾城的微笑,醉醺醺的唇角带着一些酒气的馨香,面对着面,近的似乎只要一起前倾就能吻住他优美的薄唇。

    “你在想些什么呢?左尘,你......在我的怀里你怎么还能够想别人?”

    一个呼吸间淡淡的酒气就吹到了他的鼻尖,那双宛若星辰一样的眼让他有一瞬间就有一种自己要被吸进去了的感觉,似乎就连他也跟着醉了。

    “左尘,你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你知道么?”

    “你怎么能够为了一个契丹人而逼我,你为什么一直都想要离开我,你是属于我的,一直都是属于我的,要怎么样才能够将你这样安安静静的绑在我的身边......为什么你总是想要逃?”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是和凌云不一样的喜欢,有病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思考,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一种冲动,我想过和你白头偕老,就算我们都是男人怎么样,我这样残破的身子,只有你从来不曾嫌弃过我。”

    “甚至......我还想过,待我君临天下真真正正统一四海的那日,许你这天下四海,我们一同坐享这片江山,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反对,我也要立你为后,可是我这样的全心全意,你为什么......嗝......为什么要逃呢?”

    “左尘,左尘,为什么?”

    “嗝......。”睿言有深深的打了一个酒嗝,不胜酒力的阖上了自己的眼,无力地趴在了他的胸膛上,发像是一层被子一般将两个人紧密的围绕在一起。

    从头到尾左尘一直都是睁着眼睛静静的看向那个人,认真的听着他的每一句话,细心地记住他每一个表情,以及那双深情的眼,即使那个人醉倒以后他也没有厌恶的推开他,只是轻轻地环住他,半低敛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夜不曾合眼。

    天刚蒙蒙亮放了一点点的晴,睿言就习惯性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就是一副睡美人图,迷蒙的眼瞬间想起了昨天朝堂的事情,皱了皱眉厌恶的推开了左尘环住他的手,快速的站起身来。

    “小顺子,进来更衣。”

    不悦的环视着屋内的狼藉,虽然他昨日醉了,可还不至于忘记了自己昨日还干了什么,不由得轻声叹了一口气,昨天他似乎......不小心霸占了他的表哥,也不知道凌云的身子现在怎么样了,他,都看见了吧?

    略带愧疚的目光不小心扫过了床上的人,明明已经决定了不再招惹他一心一意的只对床上的那个人好一些,可是......还是为了他一切的事情都变得失控了起来,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这样一个自我安慰的理由立刻让他心中刚刚浮起的愧疚消失无踪。

    最近似乎只有是一涉及到他的事情,他的情绪都会变得暴躁了起来,人也跟着失控。

    昨天下了早朝他就去了密室见了耶律齐,知道了一些他不该知道却又想知道的事情,抓狂的喝了一些酒......。

    该死的,左尘是他的,一直都是他的,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将他抢走的,他的身体,他的心都是他的,可是......为什么心总是跟着带着微微的不安。

    耶律齐说的话还不停的在他的耳边回绕,那个高大张狂的人带着轻蔑不屑地神态对他说:“萧白,你碰过了他又怎么样终究不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你知道么,我才是那个第一个碰过他的人,那么紧致温暖的地方,他是自愿的,自愿跟我的。可是你呢?你一直都在强迫他,他不会爱上你的,总有一天他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你,你有什么可得意的,他根本就不爱你。”

    他不爱他,左尘不爱他,怎么可以,他那么在乎他,他怎么能不在乎他,只是......手一瞬间握紧了拳头,看向了那个依然昏昏沉沉倒在床上的人,一把推开了一边为他整理衣服的小顺子,狠狠地下了决心。

    既然你那么在乎那个人,那么朕就如你所愿让你看着他被放出来,看着他回到契丹,在一点一点无能为力的看着他死掉,朕的人怎么能够容许别人染指,不论你的人还是你的心,都应该是朕的。

    冷冷的掉头做出了偏殿,并没有看到,他走后那个被吊高高的帘子中一点一点伸出的手,似乎小抓住什么,最后只能够抓住一团冷冰冰的空气,然后无奈的松开了。

    早朝的时候睿言并没有食言,那双冷冰冰的眼冷冷的看着被视为拖进大殿的里的耶律齐没有一点表情,眸子深处却是带着戏谑的看着他即使跪趴在地上,也不忘记在大臣的前排去寻找左尘的焦急眼神。

    冷哼了一声,无情的勾了勾唇,大概只有这个时候他的心情会好上一些吧,因为那个被耶律齐一直惦念在心尖上的人,一直都在他的床铺上没有起来,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早朝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