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六章 将军要见你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3478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左尘转过身来眼色复杂的看着站在小顺子身后冷酷的睿言,看着他一手扶着自己的胸口是从来没有过的病弱,印象中这个人即使是在自己身下的时候,都是那般的带着婉转的刚强。

    笔挺的脊背已经弯出了一个优雅的弧度,那双漂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带着一些他不懂的情绪,也同样深沉复杂的望着他似乎想要说一些什么,薄唇长了长仅仅只低声的说:“你......。”

    “陛下,陛下不好了,将军的病又不好了。”

    沉闷的气氛被一个匆匆忙忙的声音给打破了,仓惶的音量也顺便的将睿言想说的话都淹没了,这一个匆匆忙忙跑过来的小厮并不是宫里面的人,睿言却是认识的,特许了他进到宫里不用穿太监们专用的衣衫服饰,特批了一套士兵服,所以就算隔了很远他的人看起来也是尤为显眼。

    听见声音睿言的心就跟着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马上的回过神去看,发现来的人是史云的时候几乎就是一瞬间就到了他的面前,左尘讶异的睁大了眼睛,这就是他的功夫么,那么......为什么之前还要装成一副柔弱的样子。

    一旁的杜淮和其他人一样因为注意力一直没有在睿言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发现异样,左尘抿着唇皱起了眉角,眼中带着探究和几不可查的羡慕,如果那个重病的要死的人是他,他会不会也会像现在这样的着急,恐怕......根本就不会吧。

    羡慕么?他竟然会羡慕一个身患重病的病人,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如果这个人就这样的消失了,那么眼前这个人关注的目光是不是会多一些放在自己的身上。

    左尘无奈的轻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他竟然都已经可悲到了这种地步么,跟一个重病的人吃醋,像一个女人一样开始的有了这些自私的想法,明知道不应该,可是......他还是会忍不住这么的想,想要能够完完全全的拥有这个人。而不是那样遮遮掩掩的,自己一个人心痛的看着他和那些不同的女子男子之间来来回回的周旋。

    “不好了?陛下好的很,史尿多,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我家主子的身体好着呢。”小顺子听见那段慌慌张张的话以后,立刻就不开心的掉转了火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嘲讽的冷冷道。

    也不能怪小顺子说话不客气,这个史云跟他和凌云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算不上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缘分,但是他们两个的孽缘就没断过,只要见面就一定要吵上一架就从来没有过对盘的时候,这不,人还没过来才远远地看见了,就已经准备好了拉开了吵架的架势了。

    史云却只是瞟了一眼就像没看见他一样,直直的就越了过去,扑通一下子就跪到了睿言的面前,眼框都哭红了鼻涕眼泪流了一脸。打仗的人向来都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怕了,回想起来刚才出来时候将军那吐出来的鲜血,将那洁白的帕子染得通红。

    凌云一直是个真汉子,凡是跟他一起打过仗的人都这么说,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他们的天,他们心里面最大的英雄甚至比皇帝的还要列害,可是他从小到达一直相伴的那个人倒下了,真的倒下了,用自己的身体将整个床铺染得血红仍是逼着自己闭着唇死死的不肯开口求助。

    一想起来史云的眼睛又跟着一酸想要哭出来,看着他面前冷漠的君王,他第一次这么的仰视这个男人,意外地发现原来帝王终结还是帝王,忍不住躬下身子乞求道:“求求你了陛下,你去劝劝将军他吧,前几日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大夫还在的时候有人一直看着他,将军多多少少还会吃上一些,可是现在将军说什么也不肯在吃那药了,现在都咳出了血。”

    睿言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一瞬间突然的干涩起来,他不懂表哥他在想什么,不懂,永远都不懂,那个人永远就像是一团让人不懂的迷一样。

    “咳出了血?”

    睿言惊愕的睁大了眼睛,慌张的有些错乱,左尘没有错过他眼底的紧张与着急,心跟着越发的痛了起来,他似乎一直爱的人都是凌云吧,所以才会这么紧张,惨淡的勾起唇角。

    没有犹豫的转过身准备离开,他不想在跟着去看,去看他是如何的软语细声的安慰别人,他的心已经被血沁染的鲜血淋漓。

    “咳,咳......咳......。”

    突兀的一片安静中,已经转过身的左尘终是没忍住的咳了出来,似乎宿疾又犯了,左尘带着苦涩的笑想着。

    一边的小童着急的跑了过来,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快速的给他披到了身上,一双眼担忧的看向他,止不住的低呼到道:“二少爷......你.......。”

    回去休息休息吧,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小童眼角含着泪珠不停的在打转,剩下的话语在左尘淡漠的瞪视下咽了下去,每次都是这样,别人可能看不出左尘眼中的怒意,可是他跟了公子这么多年了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他的身体,真的不能在熬下去了,如果......如果白老爷在就好了,他......肯定会听的。

    睿言深遂的目光落在了左尘身上,眼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疼惜,沉默了一下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一边的史云却是更快了一些,听见声音转过身去看见左尘离开的背影,急忙的叫住了他:“大人,请留步。”

    碍于陛下就站在他的眼前,虽是着急也不敢上前去拉住左尘,在原地急得团团转。

    睿言看着史云的眼色沉了沉,没说什么只是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可以过去,然后就转过眼去看着身子僵直在那里的左尘。

    贪婪的眼细细的将那个人从头打量到尾,感觉上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他了,似乎他的整个人又瘦了一些,脸色看起来比他还差,睿言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史云得到了睿言的应允几乎是用跑的,跑到了左尘面前,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他的衣服。

    他的一个细微的动作不由得让四个人同时的皱起了眉头,脸色不好看的狠狠瞪他,瞪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的。

    左尘犹豫了一下没有拂开他搭上来的手,清冷的嗓音带着因为多日来没有休息的沙哑,低沉的说:“有什么事情么?”

    “将军他......想要见你,从他回来时候就等着您,可是......您一直没有去,我不想在看见将军脸上那副失落的样子,所以请您去看看将军好么?”

    史云的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淡淡的带着暧昧的请求让睿言的脸色也微微的变了眼色,阴霾的没有一点表情。

    左尘也是因为他的话愣住了,一阵冷烈的风吹过,带着寒意,左尘又开始咳了起来。

    一边的小童不悦的瞪了一眼史云,搀扶着左尘细心的帮他整理好衣角。

    嘴里不悦的嘟囔着,左尘看着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上史云那双认真执着的眼,疑惑的问:“将军他有病在身,不好好的休息,等着我做什么?”

    史云的眼不自然的撇开,手紧紧的攥住衣服,声音极小的说:“我也不知道,将军他什么都没说,就是自己一个人整天的叹气,说......说有愧于大人,将军他已经几天没好好的休息了总是在梦中惊醒。”

    “这几日又不肯吃药,躺在床上都已经咳血了......。”

    “左尘......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他吧。”

    不给左尘一点拒绝的机会,睿言将那双深邃的眼睛撇向了别处,淡漠的说完以后就转身往前走。

    他不想给左尘拒绝的机会,他不是看不见那个人脸上为难的表情,是因为他吧,呵,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存在开始让他觉得为难了。

    睿言一走小顺子就跟在身后,扭过来头来瞪了杜淮一眼,赶快的跟了上去。

    跪在地上的疏影也站了起来想要跟上去,可是走了两步又犹豫的回头,看像依然半身被小童挡住的左尘,史云已经一脸喜色的跟上睿言的步子往回跑去了。

    左尘却依然的站在原地没有动静,清雅修长的身影因为咳嗽几乎蜷缩到了一起去,小童心疼的给他捶捶背低声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脚下的步子才一顿就看见前面已经走远的人群,突兀的停了下来,睿言慢慢的转过身轻轻的撇了他一眼,便将目光转到了左尘的身上,他......似乎心疼了一下。

    “去,传个轿子来吧,左相的身体不舒服,不能着了凉。”睿言那双狭长的眸子闪了闪,假若不经意的说。

    折腾了半晌,一行人才离开,空荡荡的御书房门口仅留下了两个人的身影,刚刚还一脸冷笑得意洋洋的杜淮和他的侍童,此刻正气急败坏的现在原地,眼中涌动着恶毒的光芒。

    昨天小舞第一次拿到稿费,心情很激动撒,虽然不多但是真的很开心~,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