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九章 终点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3356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日暮已经渐渐的西垂,半山腰上一行三个人已经有两个倒在了地上说什么也硬是不肯起来了,左尘明显的就感觉到自己头顶的青筋已经不止一次的跳了又跳了,清冷向来没有过多表情的脸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崩盘了,气得一甩身上的包袱,没好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冷的说:“你们两个够了吧,从上山没多一会儿开始就吵吵嚷嚷的喊累,既然怕累你一个万金之躯的人还爬什么山啊?”

    睿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汗顺着那纤细白、皙的脸颊就流了下来,嘴上一直在喘着粗气根本就没功夫说话,那双锐利的眼还不忘埋怨身边的那个人,都是你上次怎么爬时候没见这么高啊?

    一边趴在地上假装喘息着厉害的银狼(隐五)他也是很憋屈的是不,懒懒的用眼睛回道:老大,上次咱就爬的是泰山脚下的小山包好不好,您老哪知耳朵听见过我跟你说那个就是泰山了。

    睿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冰冷的眼神叫坐在地上的银狼极为不安,一边左尘看他的眼神也是不太好看,银狼委屈的垂下了狼头,明明就不怪他的好不好,根本就是自己主子叫自己装累,来掩饰其实是他自己已经累了的事实,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左尘看着那边不知道在用眼神交流这什么的两个人,不得不无奈的叹了一口,非常懊恼自己为什么嘴就这么欠说什么来爬泰山,想爬山以后不是有很多的机会么,为什么一定要选到这个时候......可是,他真的想看到日出,和他一起。

    坐的有些不舒服,左尘站了起来打了打身上的土,就自顾自的往山上走,也不管身后的两个人,甚至连丢在地上的包裹都没拿。

    “喂,你干什么去?”

    原本若无其事靠在树上到处张望的睿言,一回头看见左尘不知何故自己走出去了那么远,心跟着慌了起来,他是想要逃走么?

    左尘听见睿言的问话,扬扬眉毛好笑的看着他一脸焦急的样子,原来他也不像他假装的那样毫不在乎么,不想再往深了探究这对他来说究竟代表了什么,只是高深莫测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睿言皱了一下眉毛,整理了一下已经宽松的衣物,拿着袖着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就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银狼还在说坐在一旁傻傻的拿着手扇风,一个劲地喘,等回过神来去看的时候,哪里还有主子和公子的身影了,整个人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了地上。

    完了,这回把主子弄丢了......

    “喂,喂,喂......你等等,你到底要干什么去?”睿言几乎是小跑着才追上他的,月白色的衣服早就在这一天的折腾当中变得颜色,灰突突的可是他身上那股自带的气质却像一块美玉一样怎么遮也是遮掩不住的。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半掉在山头的夕阳火红火红的照亮了大、片的山林,红绿尽然说不出的壮阔,不过此时的美景再美,左尘也没有心情欣赏,白底的衣袖已经被脸色不甚好看的睿言扯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灰色道子,可是他依然执著地不肯放手。

    左尘不得不停下脚步,漠然的看着他的手,薄唇紧紧的抿出一条难看的弧度,大滴大滴的汗珠已经从他白、皙的额头留了下来,冷冷的说:“放开手。”

    “我不放,你到底要干什么去。”睿言那双黑色如鹰般犀利的眼,也是不肯示弱倔强的瞪着左尘,消瘦的身影因为落日的夕阳而蒙上了一层烫金色的光晕,淡化了他身上不少的冷酷。

    左尘静静的站着看着他,那双暗淡的眸子越发的深邃暗沉,两个人谁也不肯示弱的占了半日。眼看着夕阳要整个的没入到了山下面了,左尘瞪了他一眼狠狠地一甩袖子,长长的水袖被撕扯下来大半,睿言一时没站稳被带的晃了几下,稳稳的后退了几步,黑眸也跟着冒起火来。

    “你到底能不能好好的,我都已经做了我最大的让步不发火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出来就不能好好的呆上一天么,一定要这样每天都吵吵嚷嚷的你才高兴么,你那张死人脸有点表情会要了你的命是不是?”

    睿言冰冷的话语,让左尘跟着一阵窒息,而后一迈步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清冷磁性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火气得道:“我的陛下,难道我就不想好好的和你相处么,但是你的小脾气也该耍够了吧。这里是山上不是你打下就住惯了的皇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因为你的小性子我们已经浪费了一天的时间,晚上还要在这里过夜,我不去寻点柴火难道晚上要在这里喂狼么?”

    “这种事情叫隐五去做就好了,何必你亲自去动手呢?”

    “呵,你的手下真真是和你一样娇贵呢,我哪里敢去指使做事情,现在可以放开我了么?”

    左尘不屑的低瞄了他一眼,清冷的薄唇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的睿言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咬咬牙,冷哼道:“就这样?那我去好了,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没用,即使我出生在帝王家,有些事情我也一样可以做。”

    睿言的眼瞬间因为左尘的话挑染上了一层寒冰,放开了紧紧拉着左尘的那只手,一个转身墨色的发在空中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只有在转身的瞬间那伪装的倔强才脆弱的莹上一层薄薄的红。

    “......小心。”左尘看见他那副倔强的样子一瞬间什么火气都没了,只剩下心跟着一丝丝的抽痛,忙上去要拉他回来,眼尖的看见他脚下那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听见身后那惯有的清冷声音,睿言习惯性的眉头一挑,脚下就传来一阵剧痛,身子慢慢的弯了下来缩成了一团,倔强得不肯回头去看身后的那个人,冷冷的将他伸过来搀扶他的手打开,颤抖着声音说:“你滚,我不用你扶,我自己能走。”

    说完径自站起身来一跛一跛的往前跳,没几下又跌坐在了地上,那边被歪到的脚更加青紫了一些。

    左尘冷冷的看着他又跌到了几次,才慢慢的走进他躬下、身,对上他那双漂亮的出奇的眼睛,认真的说:“想不想去看日出?”

    就像被那双布满了星辰的眼睛衷惑了一样,他倔强的点了点头,又尴尬的瞥过了脸不去看他,面容上依然是冷酷的俊朗,带着一股藐视天下的气度,雍容华贵。

    之前娇俏的模样就像是一闪即逝的昙花一样,不曾出现过。

    左尘无言的挑挑眉,也不管他乐不乐意将他抱了起来,面色沉稳的一步一步往他们来时的另一个方向走。

    睿言先是没反应过来,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用仰视的角度看见了那个人如玉的胸膛,削尖的下巴,刚毅而优雅。

    愣了片刻后,睿言才意识到自己被他一个公主抱给抱了起来,自己还在那傻傻的欣赏他的身体,又羞又气的睿言挣扎着捶打他,第一次他感觉到原来这个人的胸膛这么刚强。

    “放我下来,你这个......。”说着说着睿言自己都愣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男人,带着仙气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而去的人。

    睿言明显的能感觉的自己的上方传来一阵闷笑,左尘轻笑着说:“我这个什么?登徒子么?陛下,其实不是什么时候你都需要自己一个人假装坚强的,在这荒郊野地何不把自己也当作一个普通人,忘记那些该死的倔强,人,其实随遇而安就很好,为什么要活那么累呢?”

    睿言听见他的话,不知所措的愣了半晌,慢慢的放下了手,安静了一会儿后慢慢的将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心很静静的能够听见他的心跳声,稳健而有力,能够感觉到两个人心跳的频率一点一点融合在一起。

    原来有时候找个可以避风的港口休憩一下也是这般的好,不用一个人面对所有的暴风雨,不用一个人面对所有的轨迹,只是安安心心的听着一个人的心跳。

    天色黑了下来,渐渐的淹没了睿言看不到的那抹满足,左尘一步一步尽量平稳的向着看不见的山顶走去,从来没有这般安心过,抛去了一切的烦恼什么都不去想,紧紧的拥抱着怀中的人,就像拥抱着整个世界一样,幸福安心。

    不管有没有下一个明天,不管明天太阳升起时一切会不会改变,不去管这个人是不是......皇上,什么也不管,真想就这样拥抱着他一步一步走向更远的地平线,可是在贪心他也知道,明天天明之前就是今天的终点,明天的起点。

    如果......如果他是小师妹该多好,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喜欢他,爱上他,娶他,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向终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