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你永远都不会懂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370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不会后悔,就像我所做过的事情一样,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希望陛下你也是,千万不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后悔。”

    被睿言压在身下的左尘突然笑了,笑容中带着他惯有的自信和冷清,深沉的眼是睿言看不懂的复杂,也一样魅惑的能够挑起让人征服的欲望,只是那双明眸中闪烁的气息,让他如此的不安。

    但是面对左尘第一次主动献上来的薄唇,睿言屏住呼吸几乎完全的忘记了思考,很快的就忘记了那种来自本能的直觉,直到最后在他离开之后,睿言才真正的明白彼时他眼中不屈的光芒是倔强。

    “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真是不习惯你这样放的开时的性、感,不过比起以前那副要动不动的死鱼样讨喜多了,我比较喜欢现在的你。说实话,三年前耶律齐是不是就是因为你这个放、荡的样子才会疯狂的迷恋你,直到现在还到处差人找你呢,恩?”睿言松开了左尘的下巴,对上了那双冷清禁欲的眸子,有些试探着轻佻的问出了以前他只要一想到就会抓狂的问题,魅惑的深黑色眸子带着让人疯狂的魔力,诱、惑的看向了他。

    左尘因为他的话先是一僵,随后唇畔漾起了一抹冷然的笑意,也不在意睿言轻佻的话语,眉角一挑,一反冷清的样子,热情地说:“你希望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如果我说确实如此呢?我的陛下有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觉得满意一些呢?”

    “你......。”因为左尘的答案,睿言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转过头去对上了左尘那双了然的眸子,顿时觉得有一股气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睿言张开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想起白日里耶律离说过的话,他就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有些愧疚的转过头,怎么也不愿意在对上左尘那双好像能够看透一些的眸子,半晌低声说:“难得我们出来一次,不要这样好不好?”

    不要这样好不好?左尘低下头在心里一阵嗤笑,说来说去还不是他提起来的这些么?

    “不要哪样?”可即使如此想着,左尘的语调还是低了下来,没有一开始的那么尖锐。

    不管是不是因为睿言,他都不想再过去争论这个问题了,正如他所说难得出来一次,不论目的是什么,至少他想要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左尘如是的安慰自己,也就没有在出声。

    “不如说说你年轻时候游历的那些趣事吧,听你的师伯说起你和潋......额,你......年轻的时候遍游三山五岳,应该有不少的感触吧。”睿言尴尬的撇过头,不敢跟左尘那双明亮的眸子对视,怕泄露出更多的情绪。

    难怪呢一向恨不得把他们关系瞥的远远的那个老顽童会说出他和潋滟的事情,恐怕在这上面他没少下功夫吧,从多久以前就开始他就被睿言套进了一个圈套中去,就像一个弥天的大网将他包围了起来。亏他一向还自诩聪明,明明是一只被煮在温水中的青蛙,傻傻的被人卖了,还没有自觉。

    睿言他有些事情永远都不会懂,譬如爱情,譬如游戏。

    左尘也没有在说一些什么尖锐的话,脸上勾起一抹明亮的微笑,年幼的时候,他那时大概还只有十三岁的年纪吧,无论是走到哪里身后都爱跟着一个小跟屁虫,甚至就算是他偷偷的溜走也总是能够被那个小跟屁虫找到,然后笑着对他说:“二师兄,这次你又输了,嗯,一个月的冰糖葫芦。”

    可爱倾城的容颜上总是会带着俏皮的笑容,如果小师妹还在的话,那后来他是不是不会再遇到睿言,是不是不会在......毫无保留的爱上他。

    睿言见他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上挑起得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他,看着他慢慢的在唇边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情不自禁的想要伸出手将他勾勒下来,却不得不僵硬的停在了半空中。

    因为左尘那双淡漠且疏离的眸子冷冷的看向他,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山避开了他的手,脸瞥向了另一个方向,轻声说:“说起年幼时候的趣事,我记得的还真的不太多了。不过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两座山,一座就是泰山,另一座就是黄山。”

    “已经记不清是谁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泰山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月,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去爬爬这两座山试试。泰山没有华山的险,没有衡山的峻,但是他很稳,相信我你绝对会喜欢那种感觉,不过泰山的日出向来不太好遇见,当年我在山顶守了小半个月也没有赶上,最后不得不放弃了。”

    就像没看见睿言一直直直看向他的目光一样,左尘漠视他将目光越过水池上面层层水雾,望向了山顶,轻轻的嘘了一口气,像是在惋惜一些什么,青色的长袖被在了身后,总是不安分的跟着吹过来的上下跳动。

    仔细的盯着山壁间因为过于裸、露而泛黄的山体,垂直下来的体、壁一如左尘猜测的那般险峭,会是泰山么?

    睿言依旧静静的注视着左尘,沉默了许久才用那几乎冷酷到没有一丝零点的声音说:“想要爬么?希望不是我多心了才好,朕聪明的丞相,怎么会猜不出这里就是泰山脚下。”

    黑色的衣物因为池水的侵湿而紧紧的贴在身上,墨色的长发打成一绺,这一会儿阳光顺着山涧上面的峡谷中进了来,照在他的身上竟让人有种恍若天人的错觉。

    左尘收起脸上那一瞬间出现的惊讶,疑惑的笑着转过身正对着睿言,眼角带笑轻佻的吹了一个口哨,挑挑眉玩世不恭的学着睿言的口气,笑着说:“你再说什么呢,明明是你说要好好的出来玩上几日,怎么还没过了半日,疑神疑鬼的毛病怎么又犯了,再说我就算知道了我们所处的位置又能做得了些什么呢?”

    看着左尘虚假的笑容,睿言突然感觉眼角一阵的干涩,想要哭出来,可是他不能,他是这片天下无冕的君王,只是......想要得到你的真心对待就这样的难么?

    亲们,明天问问的后半部分要做一下简单的修改,觉得最近有读得不是很过瘾的孩子们,可以下午时候在回去重复看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