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药方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462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你的父亲是逸之吧,白逸之。”

    老头像个孩子一样讨好的笑着问像一脸冷酷的睿言,脑门上堆了一堆褶子,看起来哪里还有什么威风劲,根本像一只哈巴狗。

    “白逸之?”睿言疑惑的挑起眉,似笑非笑的看向一脸迷惑的老头儿。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是他的父皇和母后的儿子这点不容置疑,这也是为什么左尘信誓旦旦的说潋滟是他妹妹的时候,他仍抱有疑惑的原因,他从出生来时就生长在皇城,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多出来个妹妹,更何况是父亲呢。

    “当然,我也知道你小时候定然吃了很多苦,对不起,是师伯对不起你们。竟然一直以为师弟他过得很好,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吓成那样,我帮你报仇。”眼睛圆睁老头认真的看向睿言,那双眼虽然慈爱但却带着不符合他形象的阴狠,真气因为情绪而外逸,使衣衫整整的越发威武起来。

    老头的话让睿言愣住了,没想到.......不由得皱了皱眉,但并没真的张开嘴反驳什么,反而眯起了漂亮的凤眸,上下的打量起了这个老头儿。

    想起左尘说的那些话,使他看向老头的目光变得越加复杂起来,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睿言对于潋滟的死心中总是有一个结,他不会蠢到以为真的是自己害死了潋滟,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提起她的死,他的心也会跟着荒芜起来。

    逸之他是知道的,左尘的师傅和父皇.......关系未明,从暗卫的调查来看两个人似乎也有过一段,只是这个顽固的老头怎么这么肯定他就是他的儿子。

    不会是因为他们长得像把他当成潋滟了吧,不由的反问道:“你怎么我就知道那个人的孩子?”

    “你这孩子还是不肯承认,考我是不是?明明你们父子耳后都存在一个一样的美人痣,还敢骗我说不是天下哪有这般巧的事?”老头只当他是真的在难为他,眼睛一眯,自以为是的笑着极像个狡猾的顽童。

    只是他肯定的回答真正的是睿言心中激起的一阵波澜,怎么会呢?

    他该是睿言的啊,难道真的就像母妃疯的时候说的那般,他不是睿言,不是父皇的儿子,那他是谁,又该是谁?

    手不觉的捂上了耳后的那艳红如血的美人痣,如此独一无二根本就做不了假,心中一片混乱,只是表面上仍能做到滴水不露,虽然周密却无疑的反应总会慢上半拍。

    他一手捂着耳后的那颗美人痣,一脸复杂的看向老头,欲语还休表情成功的让某个老头认为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得意的捅捅睿言,呲牙一笑。

    “喂,小徒孙,你是不是还在为那件事发愁?要不要老头我帮帮你,开几副药调理一下子吧。”老头谄媚的将一身干枯的骨架子往睿言的黑衣上蹭,看他那副迷茫的含水雾的眸子,就越发喜爱起来。

    自动将两者关系晋级的某人,很明显的刻意忽略了他一提起这个话题时,他身旁人身体瞬间的僵硬。

    见睿言只是沉着脸看他并不说话,便神秘的笑嘻嘻道:“我知道你肯定很困扰了,毕竟有些方面和女孩子一样,尤其是例假来的时候顶不方便,徒孙,别说师伯不照顾你。”

    他一句话一开口,就让睿言有种想要掐死他,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像他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

    小时候还好只是比其他孩子多了一样不应该存在的开口,可是随着年纪的增加,原该被忽略的东西也发变得无法忽视起来。

    14岁,他14岁马上要迈入15岁的时候,竟然......

    那一阵阵无法言喻的痛就像是一根针一样扎入他的影子中,聚敛做梦他都无法忘记他幕后那张惨白的脸对着他诡异的笑,如血般凄凉的红唇,不停地的一开一合对他一直重复的一个词。

    “怪东西,怪东西......。”

    就像是魔咒一样,紧紧地捆住他的心,无法挣脱,无法逃离,淋了一夜的雨,带着暗淡的血,怎么也无法洗去他一身的污秽。

    但是......

    “我有办法可以用药抑制,只要你每天吃上一颗就行,这些都不会出现,只是这药吃了可不能断。”

    “你真的有办法?”睿言明亮的眼睛突然的放大,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容,艳丽无双的容颜竟比太阳还要更加的耀眼,让一旁的老头也看的有些发呆,

    “恩......恩.......。”老头盲目的点点头,呆呆的刚想要说着什么时,对上睿言那张布满勾魂效益的小脸,精神一震,瞪了他一眼,开口道:“差点被你这个小娃儿给骗了去,想要求药先叫声师伯来听听,我这药只给我们师门的弟子使用。”

    “额......”

    老头的话让睿言愣了一下,抿抿唇,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不管那个白逸之是不是真的和他有关系,如果叫一声师伯能换来一张药方的话那也值了。

    睿言故意一脸为难的纠结表情,眼角瞄了瞄一脸高傲的老头,吊人胃口的恩了半天,才别扭的说:"叫你师伯可以,但是只能在私下,可不能让我师傅知道了去,给我师父知道了,会挨打的,而且作为条件你要把药方给我。”

    “好。”老头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叫声听听。”

    顺溜的话听的睿言一愣一愣的,本来睿言眼角都蒙上了一层水雾,可是根本连装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想一想怎么都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一开始时候想的挺好,当真开口的时候到不情意了,他一个九五之尊,竟然放下身段管别人叫师伯,这和直接叫那个白逸之爹爹有什么区别。

    可是那张药方他又不能不要,就连御医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他怎么也不能放弃,正在纠结的时候就被外面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公子,你现在还不能进去。”

    隐七低低沉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睿言一下子差点没从床上坐起来,左尘来了。可是一想到昨晚他说过得话,身上刚刚沸腾起来的血液就跟一阵冰冰凉,他......真的,是没有心呢。

    即使他也没有心,即使这一切本应该只是一个游戏,即使......,可是他还是会感觉到难过,被他划过的那淡淡的伤口在流血,很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