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二章 交拖政务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431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我先出去了,一会儿我会叫杜淮过来。”左尘撇开脸面色很是难看,优雅的脖颈露出一条完美的弧线,黑色的发顺着身侧黏贴着,趁的白、皙的地方越发的白,青紫色的痕迹带着朦胧的暧、昧。

    “为什么?”深黑色的眸子依然带着让他难解的复杂,直直的望向他。

    “什么为什么?”左尘疑惑的问。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是因为我还没死让你失望了么?”睿言面色有些苍白,执拗的说道,过度的激动让他忍不住咳出了声。

    “咳咳......”

    抬起手放到了唇边,尽力的减小咳嗽的声音,纯白色的兜衣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若隐若现的透出迷人的妩媚柔弱,其中夹杂着独特的清冷孤独。

    “公子,大夫到了我们进来了。”

    还不等左尘回答什么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彻底的解救了他,也不在顾忌睿言是不是专注的盯着他看,慌忙的套上了兜衣,走过去开门。

    “进来吧,他已经醒了。”

    打开门左尘脸上有些泛红,并没有细看门外的人,侧过身将两人让了进来,就要转身出去。

    “隐七,帮我拦住他。”睿言妩媚的眸子半眯起来,冷冷的对隐七下了一道命令。

    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左尘的身上,而忽略掉了一旁人看着他惊讶的表情。

    睿言的话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左尘,左尘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拦住自己的隐七,无奈的对睿言说:“总得让我回去换件衣服吧。”

    睿言的目光跟着也落到了他的身上,暗沉的深遂起来,沉默了片刻,便软软的倚倒在了被子上。

    “算了隐七让他先出去吧,我累了,最近的政务都交给萧白吧。”

    “我想静养几天,这几天不要让人来打扰我。”声音失去了以往的冰冷,反常的带上了温度,因为发烧的原因带上了一些诺诺的磁性。

    “是,主上。”

    “公子请吧。”隐七站定后沉默的脸颊,对着左尘冷冷的突出一句话,一手比向门外,已然已经摆出了一副送客的态度。

    左尘疑惑的望了他一眼,仅仅只能看见一个优雅苍白的侧脸,即便是生病了依旧带着那股子懒懒慵散的气质,危险而又迷人。

    可是那人艳、丽的眸子却始终没有看向他,单薄的身子显得越发的孤凉。

    “你好好的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叫隐七去隔壁叫我吧。”说完见睿言依然一副冷酷的表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撩起衣袖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左尘前脚刚走睿言后脚就又晕了过去,吓得一旁看热闹的大夫快速的扶起他,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脉搏,眼睛瞬间瞪的大大的。

    “真是奇迹这个也带遗传的,老夫行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放心吧,这位公子并无大碍。”老大夫兀自眼睛一亮,就像看到了什么珍奇动物一样,一手捻起长长的胡须,一旁微微叹息。

    这一幅奇怪的画面,顿时让隐七迷糊了,也跟着他一起打量自己家主子。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看他家主子都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一反往日的强势病病歪歪的一头栽在chuang上,雪锻做的兜衣衬的他越发的柔弱纤细。

    心口突的一痛,又想起他一个人孤单的坐在窗口时落寞的模样,眼角一酸泪打湿、了眼眶,焦心的问:“我家主子,身体还好么?”

    “没有大碍,不用太过于担心,只是淋了雨,感染了一些风寒。他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又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日日劳心劳力的,难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要好好的静养一段时间就行了。”

    老头儿轻笑着拧了拧眉,并没有拿起笔来跟其他大夫那样开个药单就准备有人了。而是找了一个看起来很舒服的座位做了下来,吃起了一旁的冷茶。

    “这......大夫,你这是.......?”隐七疑惑的看向老者,不解的问。

    “我在这等你们主子醒过来,有些事情要和他说,有些事情他需要注意一下,要是没什么大事你就先下去吧,别再这里站着碍眼了。”

    “什么?”

    老者自然而然的命令语气,一下子就让隐七楞在了原地,伸出去要提起药箱得手停在了一半,弓着身站了半晌也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出去。”老头儿突地瞪圆了眼睛,虎目中自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白飘飘的胡须被风一吹,带上了几分飘散之感。

    几乎是来自本能的,隐七立马回了一个礼,就像是面对睿言那般,乖乖的像一只收起爪子的大型犬类,咬着唇低着头出了门。

    出了门之后隐七才反应过来,懊恼不已却又不敢大着胆子强闯进去。看来那老头儿真真是吓到他了,只敢站在门口干着急,竖起耳朵,准备这一有什么动静就冲进去。

    “这娃儿,还真真是有趣,呆头呆脑的样子到时一个不错的好苗子。”老头儿轻笑着勾起唇,眼睛眯成了细细的一条,充满了智慧,事罢,又翘、起了二郎腿,自在的坐在椅子上哼起歌来。

    “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的半世逍遥,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的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在冷不想逃,花在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别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风在唱,舞在跳......”

    几近到了天亮十分,原本热乎乎的洗澡水都变得凉了下去,老头儿依然有些疯癫的坐在桌子旁,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

    清晨第一缕阳光打到睿言明艳的脸上时,朦朦胧胧的带着虚幻的迷离。

    习惯性的睿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身子软软的全身没有一丝力气,他不甚习惯的将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那里带着不自然的疼痛。

    一个黑影让谨慎的睿言眯起了眼,几乎就在一瞬间他就确定了老头儿的地方,冷酷的道:“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