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你只能是我的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533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你......不识好歹......。”

    左尘尴尬的现在门口近也不是出也不是,被他几句话呛的白、皙的脸颊顿时红成一片,有些语塞的气恼,恨恨的转过身欲走。

    手刚搭到门上,就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刚想回过身去好好的嘲讽一下他,却发现刚刚还竖立的笔直的人影,已经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

    像个可怜的小动物一样,一点一点的蜷缩的更紧,让看的人心也跟着啾啾的疼。

    到底他的心情有多纠结,此刻没有人能够晓得,刚刚还因为师兄的话恨他恨的要死,可是当这个人真的一脸了无生气的倒在自己的怀中时,他竟再也不忍心丢下他。

    慌乱只是一瞬间,左尘很快的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忙乱的跑到了睿言的身边,一碰才知道原来杜淮并没有说谎。

    滚烫的体温让左尘瞬间就将之前气恼的事情忘了个干净,想要伸手去抱着那个人瑟缩的身体,可是才一个简单的碰触就让他不停的打冷战。

    左尘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湿呼呼的衣服,又看了看一旁羸弱的睿言,咬咬牙,一手扯去了身上湿透的衣物,光、裸、着上身露出了一身青青紫紫的吻痕。

    怨兑的看了一眼紧闭着双眼的睿言,抱起他,将他放到了chuang上,就要开门去叫门外的隐七。

    可是手还没离开他的肩膀,就被昏迷中的睿言一把抱住了,像个兔子一样无害的抱着他的胳膊蹭了又蹭,怎么也不肯离开。

    无奈中带着连他自己都不能察觉的chong溺撇了chuang上的人一眼,暗中运用掌风将门劈开了,正好对上一脸慌张看向门口的隐七,两人都异常尴尬。

    “主上他.....怎么了?”隐七低下头假装没看见左尘白、皙胸膛上的爱痕,红着脸有些据促的问到。

    左尘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眼角,压低声音说:“他发烧了,你去请个大夫吧,这里已经离桃园县不远了,有几个不错的大夫在这,你去打听一下。”

    ”如是他们不肯来,就用我的名号去便可,师傅前些年曾亲自指点过他们,我的面子他们还是会顾着一些的。”

    说完左尘便找了着酒粘着棉布的面巾,给他擦拭起来,不在言语了。

    隐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话要说,但顾及到睿言的病情,沉着脸,最后什么也没说便转身走了。

    “呼......”

    隐七一走左尘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隐七那副表情真是让他压力很大,低着头看看手边人那熟睡的脸庞,心下突然的一片柔软。

    垂下眸子神色复杂的看向他,就连他自己对说不清自己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愤恨的,厌恶的......异或是喜欢的。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给我出难题,你到底想要什么?”

    左尘轻轻、咬牙有些愤恨,但更多的还是无奈,甚至有些无力的看向chuang上蜷缩成一团的少年。

    “说到底潋滟是因为你的缘故才死的,为什么你就不能有一点点的懊恼,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为什么要这么固执,不能给我一个原谅你的理由。”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爬爬他头上的湿发,左尘拿起一旁干净的面巾,想要弯下腰给睿言搽试一下。

    却不期然的对上一双带着细碎的亮光恍若星辰的眸子,心跟着一紧,加快了节拍。

    “我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小师妹......她,为什么会......早殇。”

    睿言声音暗哑,白、皙的脸庞泛起了粉红色,带着夺目的艳、丽,深遂的眸不自然撇向别的方向。

    左尘沉默了许久,就在睿言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他慢慢张开了形态优美的薄唇,声音带着特有的清冷,低声说:“你真的想知道全部?其实也没有什么,即使那个人是你的妹妹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睿言眼神晃了晃看起来似乎有些无措,但左尘知道是因为他说到了他的痛处,他尴尬的表情。

    “呵,我都知道的,之前是我太情绪化了,说到底还是潋滟自己的选择。”左尘顿了一下,接着说:“那时候我才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初出茅庐想要学习诸葛.孙叔熬.百里溪之流,有一番作为。”

    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就像是一道光一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让他的呼吸也跟着颤了一下。

    “那时候便遇到了一个人肯给我那个机会被我拒绝了,偏要任性的想要找个机会证明我自己,那时恰巧偶遇到了齐律一个契丹人,就刻意和他接触......。”

    “那个人便是......先皇,他告诉我那个叫齐律的人,就是契丹的三王子耶律齐。”

    说到这里时左尘眼睛微微合上了,将眼中的悲伤全部都卷入心底,顿了一会,勉强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没想到耶律齐他竟然喜欢上我,为了任务我不得不听从先皇的话,若即若离的对他施展美男计......你......。”

    左尘越说声音越低有些话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含含糊糊的正想着怎么给他跳过去,就觉得手上突然一紧,生疼。

    低着头一看,那个人 眼睛明亮的不像一个生病人该有的, 睿言那双深沉精明的眼中闪烁着他看不懂的情绪,手紧紧的握住他的,紧紧的。

    “耶律齐,那个家伙......他碰你了么?”

    “什么?”左尘迷惑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暮地一白,甩开他紧握的手反问道:“就算他碰了我,你又能怎么样?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用来炫耀的附属物,不要拿你那些占有欲来划线。”

    “划线?”睿言虚弱的强称起身体,冷冷的平视着左尘,轻哼道:“我就是愿意划线怎么样,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你就是我的东西,哼,不管他碰没碰你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的,我的东西不是别人能够觊觎的。”

    “你......简直不可理喻,你不是喜欢凌云么,何苦抓着我不放呢?”左尘无奈气愤却有无法对一个病弱的人大喊,长长的睫毛在黑暗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这不冲突,在你爬上我的chuang时候,你就注定只能是我的了,不管当初是不是错误。”睿言直直的看向他,眼里带着不容忽视的占有欲,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玩具的小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