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七章 他,我要了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461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睿言无声的挑挑眉,下意识看向左尘却发现左尘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他们,有些赌气的说:“哦?对我一见钟情,我还不知道我有这么大的魅力,我以为他喜欢的是我那只漂亮的宝贝呢。”

    “怎么会呢!”

    杜员外摸着像树皮一样粗糙的老脸,有些心虚的说着,眼睛还不断的给儿子打眼色叫他不要拆台。

    “怎么不会,我就是不喜欢他,我喜欢的人是追风公子,左萧白。”杜淮难得倔强的瞪大眼睛,看向睿言。

    因为他的一句话,屋里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左尘,左尘无辜的挑挑眉看向众人,心中确是无比的郁闷,怎么躺着都中枪。

    “你喜欢他?”

    睿言的一声带着低沉的轻笑,打断了众人对着无辜的左尘无尽的YY遐想。

    “对,怎么样?”杜淮不满的抬了抬下巴,傲娇的小兽一般学着左尘的语气冷声道。

    “门主,你可别和他一般见识啊,他就是性子崛了点,其实他不过......”

    杜员外紧张的察着冷汗,刚想解释,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不喜欢我?很好,这个个性我喜欢,他,我要了。”睿言依旧自若的冷声,只是这次带了不少玩味,话事对着杜员外说的眼睛却一直看向左尘没动过。

    可是他注定失望了,左尘挺直的背一直对着他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真的不在乎他了。

    “你......”

    杜淮因为他的话气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脸憋的通红,要说什么才张开嘴,杜员外却马上用手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未说完的话堵了下来。

    眼睛眯成一条缝,陪着笑说:“当然,当然,门主能看上他是他的福气,晚上就把他送到您的屋里去。”

    睿言嘴角快速的抽搐了一下,声音有些微颤,他发誓他看见了一向没有漠然的左尘,在背对着他偷笑呢,肩膀到现在还一抖一抖的,睿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尴尬的低声道:“这个就不必了,我们马上收拾一下就要走了,你叫他收拾一下一会儿跟我们一起走吧。”

    “好的,好的。”杜员外忙开心的不叠点头,肯带着他就有戏。

    谁能知道睿言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一张冷艳的脸上带着无比的狂傲,让所有人不得不臣服的少年,不过就是一个别扭的孩子而已。

    “萧白,你不是很想去看你的师傅么?怎么还在那里发呆呢!”

    睿言见左尘半天没有反应,有些不甘的瞪向他,随意的找了一个话题问他,边说着身子也跟着慢慢的靠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一直在吸引他。

    睿言在他背后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猛的将头凑过去,这才发现刚才还带着一脸了然淡漠的人竟然睡着了。

    难怪要背过去呢!

    发现左尘竟然安然的睡了过去,睿言除了愕然之外也带着一点心安,不是在想别的男人。

    就连睿言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着这个看起来无欲无求谪仙一般的人儿,有着过头的占有欲,那些并不只是用肤浅的喜欢可以来衡量的。

    睿言小心翼翼的看着左尘,就连呼吸都变得谨慎起来,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将熟睡中的人碰醒,眼眶下泛青的痕迹,让他又想起昨夜那个人睡得有多么不安分,一股软软的涩涩的感觉擒住他的心。

    纤细苍白的手指像个孩子一样,轻轻的想要碰触他,带着怜惜的痛意悬空在了离他如墨黑发还有一尺的地方。

    “门主......你.......。”

    睿言冷酷面具下的一刻温柔,不仅让刚进门的隐七愣住了,就连原来一直呆在那没敢走的两个人也傻傻的楞在那。

    隐七突然的言语打破了一室的平静,如同被盅惑一般的睿言一下子清醒过来,迅速的收回了停在半空的距离,目光冰冷的看向一旁惊愕的隐七,隔空点住了他的哑穴。

    摆摆手隐七会意的低下头快速的退了出去,这时睿言才面色不善的转向那边还站着的两个人。

    杜员外的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带着横肉肥嘟嘟的脸庞微微打颤,留下了不少的汗珠。

    杜淮有些愕然的看着睿言,被他刚才的举动惊的说不出来话,看着他厌恶的表情也有所改变,深沉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左尘,眼神有些暗淡的离开了。

    睿言抿了抿唇,看向杜员外,走近,略带威胁的邪笑道:“希望你够聪明,知道那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哪些话该对什么人说。嗯,回去好好教育教育你的宝贝儿子,不然跟着我他可有的是苦头要吃呢。”

    杜员外的脸色有些发白,但立刻聪明的点头称是,看不出来他脸上有一丝一毫的不愿,紧握袖口的手却是撰成一团。

    “知道就好,下去吧。”

    睿言冷笑的点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老匹夫在想着什么,不过想什么他都并不在意。

    杜员外带有怨恨的眼神瞄向了左尘,无言郁闷的退了下去。

    睿言才转过身看向他,长长卷翘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形成了大片的阴影,原本清俊的刚毅线条,被柔和了许多。

    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继续刚才的动作,怕他着凉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衣,盖在他纤细的身体上,转身离开了。

    纵然有在多的不舍,他还是无法放下自己的骄傲,自己的威严,弯下腰将他抱起放在舒适的马车里。

    就在睿言刚刚离开大厅的一瞬间,原本应该在椅子上安睡的人却睁开了眼睛,睫毛轻颤就像是蝴蝶欲飞的翼。

    淡漠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的落在了冷酷的黑衣上,被冷落的长衫上还带着淡淡的柠檬香和一些余温。

    过了许久才拿开放在手心里,眼底最深处带着温柔,似乎想着什么,半晌没有动作,眷恋着这残存的温度。

    在左尘看来自己对于睿言就如同这个衣服一般,不用时可以随意的丢弃,不带一点点的余温,所以......左尘的眼带着冷意用内力将衣服震成了碎片,多余的感情是不被需要的就像这件衣服一样。

    被碎成一片一片的,不带保留。

    只是感情真的能够如衣服么,破碎的如此彻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