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四章 真真假假梦里寻她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576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夜色清冷,微微吹起的风带着入骨的寒意,将渐渐昏睡过去的左尘激的打了几个战簌。睿言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深沉的眼无言的注视着左尘如墨的黑发,动也不动的环抱住他。

    这里是哪里?

    远处带着怯意的山小小的露出了一个头,云漫过山体,带着若隐若现的缥缈。

    左尘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景色总觉得分外的熟悉,脚前是一个绝崖断壁,断壁下是看不见的深度,被朦朦胧胧的雾霭掩盖的严严实实,一阵阵凄厉的寒风从他的耳边吹过冷的他有些发抖。

    “萧白,你在想什么?傻站在这里,怎么不下去?”

    就在左尘站在那傻傻的疑惑时,身后传来一个异常轻灵与熟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却不会让人感觉厌恶。

    安心的声音让左尘一直紧崩着的心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转过身看见的果然是预期中的那个人,一袭白衣被山间的风吹的烈烈作响,清扬起的布角仿若就要成风而去,说不尽的飘逸,道不尽的俊朗。

    斜飞入鬓的浓眉清扬,带着一如儿时的安稳,墨色的瞳带着左尘连想都不敢想的清澈,不是怨恨的是清澈的。

    “大师兄,你......不怪我了么?”左尘小心翼翼的低声说,纤细修长的身子在风中微微的瑟缩,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青色的身影那般的惹人怜惜就连心都有些微微的发疼。

    “臭小子,你又在假装什么可怜,师傅已经闭关了,说吧又干了什么烂摊子等着我给你收拾呢?”

    大师兄像是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一样,趁着左尘不注意狠狠地弹了个脑瓜蹦,得意的扬了扬唇角。

    见左尘站在那还不见动静,无奈的勾起一个淡淡的带着宠溺的微笑,轻声说:“走吧,小师妹还在下面等你呢,好久不肯回来一次,倒是更木讷了,小心到时候被嫌弃了。”

    “小师妹?”

    左尘一惊,回头已经不见了师兄的身影,不知何时场景一变,身边是一处冒着热气的温泉,水波清莹莹的荡着人心。

    这时他才突然的反应过来,为什么他会觉得之前的那一幕那么熟悉,那里就是通往鬼神渊的入口,每次他外出回来神算子师兄都会站在那里等他,只除了那一次以外。

    想到这里左尘的眼神随即一暗,自从小师妹出事了以后师兄就不曾跟他说过话,更不曾像儿时那样亲密过。

    “嘿,二师兄你发什么呆呢?”

    一个红艳艳的美人倒影在了湖面上,标准的瓜子脸上已经露出了美人尖,水漾的双眸瞪的圆圆大大的煞是可爱。

    左尘一回头第一反应是看见了睿言,刚想皱起眉头来轻斥他,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向来者,即使有些一样的容貌,可是来者带着睿言永远都不可能会有的天真清纯。

    所以......左尘凤眸泛起了淡淡的雾气,是小师妹,唇轻轻呢喃道:“小师妹?”

    潋滟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可爱的嘟嘟粉唇,有些撒娇的说:“你这个大烂人,才过了多久就把我忘记了,快说是不是外面有了别的美人,不行我要带你去找爹爹他评评理。”

    说完也不理左尘有些苍白激动地脸色,拉起他就往谷内走,硕大空旷的谷底宛若一个巨大的碗底,两侧长满了浓密的树林以及泛着绿意的花朵,那是谷底特有的一种花唤名北重楼,花开叶绿,轮叶而生,上下两层,下大上小,花叶一色,远看就像一个迎风展立楼阁,婉约聘婷。

    小师妹用着蛮劲拉扯着他往前走,而左尘回扯潋滟想要好好地看看她和她说说话,怎料拉扯的有些急,小师妹一下子就哭了,一手指着左尘一边抹着脸上不断掉下来的泪珠,小脸委屈的皱成一团,抽噎这说:“我讨厌你,左萧白我讨厌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要去外面招惹漂亮的姑娘。”

    左尘被她一哭心里便开始揪揪的疼,也忘记自己要和她说什么了,忙拉住她的衣袖,有些无措的说:“滟滟,别哭了,二师兄发誓,永远只喜欢你一个人。”

    潋滟睁得大大圆圆的眼睛愤恨的等着他,泪水就像刹不住闸一样不停地往外冒,带着哭腔委屈的说:“你骗人,你是个大骗子,你明明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和爹爹一样都喜欢那个和我长着一张脸的美人。你不喜欢我了,你不要我了,你不是我的二师兄,我讨厌你。”

    左尘因为潋滟的话愣住了,和她长着一样脸的美人?难道是睿言,她......

    待要回头在去解释的时候红衣少女已经化作一只蹁跹的蝶,跑出了很远隐隐约约的只留下了一抹火红的身影。

    左尘想要追过去,却发现自己的两手空空,抿抿唇,摘了几束小师妹最喜欢的北重楼,简单的扎成了一个花束,噙着满满宠溺的笑往谷内走去,俨然忘记了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了这里。

    遍寻了一圈也没在谷内找到那抹娇艳的火红,最后却绕到了师傅平日里闭关的小屋子,屋子很小被树木遮遮掩掩的很难被发现,一开始就连找人的左尘都没有察觉,后来不小心听见不该听见的声音,才意识到这里除了他还有别人。

    一共生活在谷底这些年,就四个活人,左尘根本就没想到还会有外人出现,当他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没有他要找的人时,他就想回去了,可是脚下确是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我想见她一面,说到底她也是我的孩子。”

    一个醇厚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小屋子里面飘出来,左尘瞪大了眼睛,着急的想要迈开步子离开,内心的恐惧一点一点的将他吞没。

    “你的孩子,亏你还记得有这么个孩子,当年你抱走那个孩子去继承皇位的时候,你怎么不把她一起抱走。你的眼里除了以你的江山还有什么?现在觉得滟滟有用了,想要......谁?”

    这个声音左尘听出来了,是师傅的声音,可是师傅在和谁说话,一阵晕眩袭向挣扎中的左尘,尘尘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发出了不小得动静,似乎被里面的人察觉了什么。

    左尘刚想回话,就有一段模模糊糊的记忆涌到了他的意识中,红色的,大火,惨烈......

    “不不不,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萧白,萧白,你怎么了。”

    睿言无措的看着怀中突然挣扎起来的人儿,苍白的脸上不停地往下冒冷汗,他不得不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钝痛起来,直到左尘又安稳的趴在他的怀里,他才安抚的拍着他,却是一夜无眠。

    亲们,收藏,收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