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三章 夜,微凉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598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他就好象是活在自己撒了一个天大的谎言里面,但他知道这是谎言却觉得无比的真实,甚至等待着另一个人可以给他期待的回应,像情、人一般情话。

    等了许久不见左尘有一点动静,他不禁有些暗讽的笑了笑,他到底在期待着什么,期待着那个人跟他解释他不是因为喜欢耶律齐才会那么紧张他的么?

    明明知道的自己说出这些话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骗取三年前的真、相,可是“扑通,扑通”的心跳是为了那般,他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父皇一趟出行回来后就秘密的交代了后事,为什么他一再地三缄其口不言真、相,甚至他为什么当年明明都已经跟耶律齐在一起了,到后来却隐藏起来让他找了三年。

    他想知道,就像疯了一样想知道,但是他就算在想知道,他也要等,他有的是耐心,等那只小绵羊一点一点的卸去心防,彻底的相信他无论是身还是心,然后到时候在狠狠的将今天自己心里多受到的煎熬全部都还给他,让他为自己今天的犹豫付出代价。

    (小舞:飘过,偶表示抗议,这小子绝对是心理有病,凭什么把帐都算到俺们小尘尘的身上。)

    左尘敛下眼睑将其中的光华尽数遮住,薄唇紧紧的抿着,在睿言看不到的角度想要呢喃些什么,最后还是有些颓废的阖上了唇,肩膀无力的耸了下来,就像一只战败的公鸡一般。

    他喜欢耶律齐?

    这不是比笑话还像笑话么,可是为什么总会有人这么认为,总是有人相信,小师妹当时就是这般的执着的认为,最后呢,为了他病死在了南岭。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人,如果有过的话恐怕也只有我的小师妹潋滟,妖滟惑心忆容衫,水潋青消锦衣染。”

    这话不知是说给睿言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左尘轻轻的呢喃出声,可是醉人的眼却忍不住看向了睿言,顿了一下低下头继续道:“虽然伊人已逝,但是见过的人很难将她忘记,我们是在鬼神渊一起长大的,她是我师傅的独女。”

    夜色静谧且黯然,左尘布满血丝的眼睛抬起头来看向站在窗边,一直没有动静的睿言,薄唇被狠狠的咬住泛起了血色。

    自嘲的勾出一个微笑,真的是独女么,明明她还有一个哥哥的,明明是双胞胎的却不能够拥有一样的生活。

    哥哥生活在漫天阳光下,她却只能够跟着父亲躲在终年积雪的雪山上,避开世人,为了不叫自己的父亲自责,每天都要强迫着自己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

    “后面的事情,你不都调查了么,师妹她因为耶律齐死于意外,我不能够原谅伤害过师妹的人,便离开了。”

    左尘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夜色掩去了他眼中溢出的所有悲伤。

    睿言猛然的转过头看向他,冷酷的说:“朕不信,但是既然你不愿意说朕不勉强你,就算你不说,这些事情到了桃源县依然会知道的,我想你师傅他老人家应该是不会骗朕的。”

    “为什么你总要提起师妹,这样一遍又一遍的揭起别人身上的伤疤让你很得意么,每一次好不容易就快忘记的时候你都要逼我再想起。”

    左尘冷冷的看向他,那双从来都淡漠的眼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看着他,红红的眼圈带着一道道血丝。

    明明都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了,刻意的去遗忘一些过分悲伤不想记起的东西,为什么总要被提起。

    睿言一颗冰冷冷的心瞬间软了下来,低声带着诱哄的靠近左尘,一张不禁相同的脸上带着截然不同的气质,这也是平时左尘很难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的原因。

    向来艳、丽狂狷的脸上第一次带上了温柔,在月色的映衬下竟恍若他第一次见到的师傅那般,温文儒雅恍若天人让左尘紧绷的心一松,睿言借着尘尘发怔的功夫一点一点的靠近左尘,将他拥在怀里。

    这个夜里显得格外的不真实,两个人都想梦里一样,左尘从来没想过会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失控,就算是小师妹面前他也不曾有过。

    睿言更没想到他会因为左尘的伤心而难受,轻轻环住他,低声且温柔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两人如墨的发纠缠在一起,分不清,理不明,也根本就没有人想去理清。

    “师傅......对不起......。”

    左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只是因为贪恋他给的温暖才如此顺从,还是因为他与师傅那六分相似的容颜带给他的安全感。

    但他知道他败了,败给了自己的心,不想在故作坚强的去粉饰太平。

    他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示弱的靠在了睿言的怀里,是不是将泪打湿、了他深黑色的衣服,他只想此刻抓、住这仅有的一点点温暖。

    即使没有人能够看见泪痕的存在,但两个人都知道那沁湿一片的痕迹是他的泪水,有些东西就在此刻慢慢的发酵变质。

    夜色就像一个制造梦境的巫师,让两个人不安的人顺从自己的内心,相互依偎在一起,在没有光明的夜中相互取暖,互相喂及。

    “我不喜欢耶律齐,从来没有喜欢过,为什么你们都要误会我?”

    左尘像个孩子一样紧紧的环住睿言,微微上扬的头,让人很轻易的就能看见那红彤彤的眼眶上悬挂着的泪水以及脆弱。

    这么修长的身躯竟微微的颤抖,就像被击碎成千疮百孔的琉璃,耀眼却让人分外的心疼。

    “我知道了,乖,不要哭了,过了今夜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不会再有误会,也不会再有死亡,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睿言敛下眼睑,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月光照不到的眼底带着浓浓的疼惜及郑重。

    “你知道么,那天在卧龙殿里......其实我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气恼,后来我甚至有些庆幸那个人是你......而不是耶律齐,那个畜生口口声声说喜欢我,最后却......。”

    睿言不知道该如何言语只能紧紧的抱紧他,却愧疚的不能再说出一句话,他不知道他该怎样告诉眼前的人儿,其实他和那个耶律齐没什么不同,一样都是不值得他信任的人,其实......虽然这一切都是祥瑞王爷安排的,但他却什么都知道,从头到尾都知道,为了权,为了更多。

    无论是睿言还是左尘他们都知道,不管眼前的是不是一个梦,当天亮的时候一切都会回复原位,而这一切就像是没出现过的幻想,可是谁也不愿意放开眼前短暂的温暖,不管姿势难受与否,都倔强的不肯移动半寸。

    亲们,收藏,求收藏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