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五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700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待到王爷和王公公消失以后没过多久,就有一道暗影出现在左尘的身旁,紧身的衣着如夜般的颜色,上面绣着精细的图案精巧可爱是一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攻击力的小狐狸,绣线的颜色和衣服的颜色相去无几,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发现。

    “大人,暗隐七前来报到,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在树荫出传出一个空洞清冷几乎无法捕捉到任何情感的声音,左尘顺着声音在不远处的树丛里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来者,左尘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有些许好笑的看向来着那几乎是习惯性的隐藏本能。

    不过下一刻竟觉得自己有些笑不出来了,几乎是下意思的脸就沉下去了,因为那个人自爆的编号。

    “隐七?不是专门保护陛下的暗隐么?”

    左尘就在听见少年说的话时心头就跟着跳了跳,有些诧异的问,身子跟随着转了半圈面向树丛中的隐七。

    “是。”隐七道。

    “那你不去保护陛下跑到这来干什么?”

    左尘一想到将会跟那个人有所联系,脸色不是很好的瞪了那个暗隐一眼,清冷中难得的带着淡淡的不悦道。

    “怎么爱卿对于朕的指令有异议?还是你在换了一种形式来关心我?”

    突兀的声音在左尘身后的树林中响了起来,左尘的身体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脊背有些僵直的慢慢转过身去,看向来者。

    出现在树后的是睿言,一身玄黄的龙袍,绚丽的颜色跟着不知从何处吹起的微风上下翻飞。

    妩媚的凤眸向上挑起,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眼前有些怠懈的人儿,勾起一抹不同于以往的笑容,有些温暖有些俏皮,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像风一样自由的人是真正属于他的。

    左尘诧异的看见了君王那抹不寻常的笑意,不可否认这样的张扬艳丽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又开始加速,但他想应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吧,他和小师妹不同,这个人无害的脸庞下有一颗比谁都冷血的心,帝王的心,无情无爱。

    尤其是发现你不是他想要的那个时,他厌恶的神态,冷酷无情的样子他永远都忘不掉。

    “呵。”

    左尘有些自嘲的笑笑,自己怎么还会奢望他有心有情呢,就算有人能够获得他的青睐想必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是他把,左尘的神色有些黯然的想。

    不可否认的男人都是审美动物,就算漠然如左尘也不能否认自己也是如此,就算心里对眼前的人在怎么无奈,也无法抗拒他的展颜一笑,那种来自本能的吸引,不自觉的想要为他沉迷。

    “微臣不敢。”

    低下头安静的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叩拜礼,似在无声的在抗拒着什么。

    睿言有些不悦的看向他的动作,收起笑容,板起脸,冷声道:“哼,爱卿,朕才知道原来还有你不敢的事情,朕的床都敢上还能有什么你不敢的事情。说吧,这个时间不去议政殿处理你那些政务,闲来无事跑到小树林里面来干什么。”

    左尘虽然是慌忙的跪在地上,看起来淡漠疏离中带着些许惊惶,青白了一片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清冷,只是几乎不可见的夹带了一抹潮红,低声道:“臣谢过陛下恩宠,不敢奢望以后在临甘露。”

    顿了一下,撇去脸上尴尬之色,沉声道:“刚刚在旁边的小树林中微臣撞见祥瑞亲王了,亲王跟那个王公公在密谋一些事情,臣有些心急便想传唤人来跟踪那个王公公。不想惊扰了圣驾,还望陛下谅解。”

    “王公公?”本来睿言对于前面所说的那句生疏的话刚要动怒,却暮然的听见了后面那句话,有些诧异的重复了一遍。

    “是,就是前些日子在漪澜阁的时候,和王爷在密谋的那一位。那时候派去跟踪的暗卫被杀害了一大半,最后跟丢的公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混到宫里面来了,所以......。”左尘低声的说着,说着说着便有些不自在起来,好不容易强迫自己装出来的镇定在那个人强烈的注视下,有些快要挂不住了。

    “这样啊,不要紧,朕倒是丞相大人是想念我想念的紧故意的呢。这种事杂七杂八的事情交给隐七就好了,你还是不要太挂心了,万一朕的丞相因为劳累而倒下了,叫朕如何情何以堪啊,更是没法对朝中的大臣们交代了不是?”睿言微眯起明亮的黑眸,轻笑着打趣左尘,将他所有的表情都收入眼底,暗沉的眸子带着一抹沉思和疑惑看向他。

    “陛下严重了,既然如此,微臣便告退了。”

    左尘强压住心中的颤抖,不着痕迹的身体靠在了旁边的树上,纤细的手带着不自然的白皙撩起袖子作揖。

    心里却有些委屈,就算在傻左尘也听出了睿言言外之意,叫他不要插手此事,原本还想要将事情的原委说与睿言听,就算不能挽回什么,但至少可以可以将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一些,却没想到他竟然连对待自己的信任都产生了怀疑,虽然睿言这样对他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心里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挥之不去。

    “爱卿,这是着什么急啊,朕还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议一下,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坐下谈谈怎么样,毕竟这里风大太阳大的还没说上几句话呢,就一身臭汗流了不少。”

    睿言表面就像是没有看见左尘有些僵硬的动作一样淡漠,端起皇上的架子自带着一股子天生让人敬畏的贵气,心上有些好笑的打量着左尘的一举一动,最近似乎调戏左尘变成了他的一个新的游戏,看着他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不同于以往的尴尬和淡淡的粉红,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不得不说能够打破那个人与生俱来的淡漠,真的很让人有一种成就感,当然能够把一个恍若谪仙的人儿压在身下,本身就带着一股让人骄傲的成就感,这与喜欢无关,也与爱情无关,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这,陛下,议政殿还有许多奏章需要微臣去处理,相比起来不如陛下跟微臣一起去批改奏章跟诸位大臣讨论,会更有办法一些,臣自以为才疏学浅实在不敢再陛下的门前卖弄。”左尘将头低下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恭敬的将话说的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睿言看着他又打出官腔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子烦躁,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明明眼下这个衣冠楚楚恭恭敬敬的人已经和他有过肌肤之亲,怎么能够表现出对他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睿言无声的抿了抿唇,刀削般的俊脸凝重的板了起来,冷哼道:“丞相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最好还是趁着朕对你有兴趣的时候多巴结巴结朕,讨一些赏赐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才是聪明人应该做的。”

    “朕最讨厌你这副圣人的清高样,明明都已经在朕身下像个小倌一样的承欢过了,你的什么姿态朕没见识过啊,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真是让人想要狠狠的欺负你呢,明明一个下流的身体干嘛还表现出一副禁欲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