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二章 被抓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011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一口气跑下来左尘也没注意方向就跑出了灯火通明的大殿,修长的手指捂着自己的胸口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冰冷的触感让他炽、热如同着了火般的身躯冷冷的打了个寒战,却忍不住的想要将身体往墙壁上靠的更近一些。

    合起来的水漾眸子由于太过于集中地注意力另一个地方,并没有发现整个长廊其实是处于黑暗中的,就连身后放透出来的光也是很远处镶嵌在墙体里夜明珠发出的。

    长长的睫毛就如蝶翼般上下不停地抖动,微微上扬的头露出线头优雅的颈部,不安的脸颊上浮现一层淡薄的粉红,手指紧紧地攥、住衣衫形成了一层一层的褶皱,薄唇被他轻、咬努力地抑制想要流泻、出口的呻、吟,那种似乎是因为药力而止不住的颤抖的身躯不仅没有激起想要别人保护的欲望,反而越是想要让人狠狠地蹂、躏。

    一阵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向他走过来,但左尘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全身酥、酥、软软的几乎要软倒在了地上,那双明亮的黑色瞳仁不断地放大,看着来人还想努力的挣扎,但无济于事被绝望的感觉一点一点包围。

    “果然在这里,刚才看见有一个身影跑出来叫我们一顿好找啊。”来者看不见面容蹲在左尘的面前,轻笑着对身边的另一个人说。

    “虽然是个男子,但不说的话在这黑夜之中谁还能猜得到,瞧瞧这柔软的身段,真是敏感。”

    另一个人带着轻薄的笑意将手覆上了他,因为刚刚跑动时太过于剧烈而不小心敞开的胸膛上,滑、嫩软腻的皮肤让那个人不由得又狠狠地摸了一把,携了一把油留下一片红印子。

    “恩......唔......。”

    软倒在墙上的左尘被碰触到了敏感的肌肤以后,忍不住轻轻地流泻、出一阵呻、吟,暗哑的声音婉转而充满了诱、惑力。

    “娘的,老子头回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销、魂,真想现在就把他在这办了。”

    先头段在哪的那个男子听见声音有些忍不住的下面开始肿了起来,一手托起他的脸蛋,不客气的揉、捏出各种圆滑漂亮的形状。

    “你还是消停的呆着吧,这个人是那个人要的人,他的人你也敢打主意,我看你最近是不是活的太潇洒活拧歪了。赶快趁着现在没有人,把任务完成了吧。”

    后来的那个不耐的训斥了那个人起来,但即使嘴上说的如此冠冕堂皇的,手上抚摸猥亵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哼,说的......说的挺......正经,这丫的皮肤可比我碰过的那些娘们细发多了,恩......啊......呼。”

    过了许久先前的那个男人停下了手,站了起来,整个空间带着一股麝香的味道,伴着那个软倒在地上的男人发出暧、昧的娇、吟,整个走廊让人有一种刚刚经历过什么的错觉,男人好容易倒下的地方此刻又显得有些精神熠熠了起来。

    “真是个妖精。”

    男子咬了咬牙,拉开还跪坐在地上对着他上、下、其、手的那人,凑近了左尘的脸细细的看去,才注意到他那双早已失去了神彩的眼睛。

    目光黯沉了下来,看见自己弟弟又要往他身上靠过去不耐烦的一脚把他踹到了一边去,将人扛了起来,消失在了长廊上。

    左尘迷迷糊糊的大脑完全处于原始状态,只能不安的扭动着身体来表达他的不满,如雾的眸子神彩早已涣散的不见了踪影,那个男人将他交给了谁,他又被带到了那他一律不知,当药力稍稍过了一些以后他才从自己身下柔软的触感上猜出自己在一间屋子里。

    额角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动动手脚去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的结结实实的,身体不安分的扭动使得双、腿之间的那处脆弱摩擦在细滑的丝绸上,引起一阵阵的战簌,同时左尘很悲催的发现现在的他已经被人剥光了扔在了chuang上,不管怎么样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冲动,他已经可以让自己努力地平静下来了,即便是因为以前所形成的阴影他也能够强迫着自己克服了大半,来思考对策。

    以前他是怎么做的?

    那时似乎他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十四岁吧,就被耶鲁齐的人也是用这样的方式给关起来的。

    左尘不安的动了动身躯,不由得又流泻、出一阵酥、酥、麻麻好听的呻、吟声,声音在屋子里反反复复的回荡。

    左尘皱起好看的眉,往黑暗的角落张望过去,这才发现这个屋子似乎很大并不是什么小黑屋。

    也就是说他现在极有可能还是在皇宫里,而且还是在皇宫里的一所宫殿中,只是他实在想不透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赶来囚禁他,将他这般如chong物一样的捆绑关押起来。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一个丞相,如今荣chong常在,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可一这么有胆子的将一国的丞相囚禁。

    “唔.....。”

    左尘不安的想要找个尖锐的东西可以帮他把绳子弄开,可是只要轻轻地一动敏感的身体就会传来一阵战簌,已经抬起头来的脆弱有些可怜兮兮的流下不安的泪珠,如雪般的身躯蒙上一层好看的粉红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