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密谋(上)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911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睿言凌厉的视线似有如无的从左尘下身瞄过一眼,那眼中所带的冰冷顿时让左尘留下一滴冷汗,暗自的懊恼刚才怔忪片刻所想的……刚才脑中真的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那个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就是眼前这容貌天下无双却有着及其尊贵身份的人。

    即便是左尘这么浪荡不羁人,却也是在这样一个封建的社会长大的孩子,从小就被灌输着君为天尔为臣的思想。

    然而突然有这样一天他竟然对着自己一直侍奉的君主,一个容貌艳丽睿智绝顶却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不光臆想将其压在身下还起了反应,这是一种**裸的亵渎,亵渎了他心中一直高高在上的神明他的天,现在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左尘脸上泛起薄红,他对小师妹都没有起过这样的念头,可是对着拥有同一张脸的......陛下,却......罪过罪过啊。

    “爱卿,你在想什么呢?希望你现在最好把那些不该有的东西收起来,我想你应该并不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吧,还是希望朕帮你做的干净点,省得以后再想?”在左尘怔忪的时候睿言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身边,低沉暗哑却异常能够撩拨人心弦的声音就这样突兀的在左尘耳边响起。

    “微臣惶恐,臣该死。”

    左尘心里一颤双膝已经不由自主的跪在了低下,头深深地扣在地上仅能看清那一双上好雪缎綉成的靴子,靴子上面绣着盘踞起来却依然显得极为狰狞的五爪金龙。

    “恩,你是该死。”睿言平缓的又走回到刚才的座位上,狭长的凤眸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惊慌的左尘,他知道左尘这次所表现出来的惶恐并不是装出来的。

    睿言好笑的惊于自己的魅力竟然能让一个男人其反应,而那个人还是让他一度觉得好奇的臣子。

    只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魅力在那个人身上会不会有效,那个陪伴了他十几年的人总是挂着一抹疏离且明媚的微笑,敛下眼睑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到不会被人发现的角落时他才又一次睁开那双明亮的眼。

    左尘紧紧地将头扣在地上不明白皇帝陛下的意思,听起来似乎并没有想要把他拖出去砍了的意思,但是也并没有要饶过他的意思。

    他只好心里惴惴不安的在那叩首,两人之间一阵沉默,然而这样的沉默伴着暗室隔壁那个房间中时不时传来的暧昧的**声,也悄悄的被染成了欲望的颜色。

    “爱卿,如你所说皇叔他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那么你以为你呢?欺君罔上目无尊长。天下人皆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你如此藐视伦理纲常又该让我拿你如何是好呢?”

    睿言半张艳丽的容颜在烛火下若隐若现,语气森冷的带着让人猜不透的威严。

    “臣该死。”

    左尘不知不觉间将头压得更低了,除了这句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双眼紧紧的阖上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但那双微微颤抖的手却清晰的让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好。

    “王爷,怎么样这个丫头还让您满意不还?这个小倌可是我从北边那头花了大价钱给您带回来的呢,瞧那柔软的小身段,可是苗疆那边出了名的蛇女。”

    一个声音突兀的从隔壁传了过来,声音谄媚带着点女人特有的细软柔腻,然而这样的酥麻声音竟让左尘有种要作呕的冲动。

    原因无他,因为那个声音虽妩媚妖娆,但耳尖左尘在他还没开口说话的时候就从他的脚步声听出了他是一个男的,这样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恰好就是左尘最讨厌的一种人。

    果然如他所想,王爷的声音有气无力带着**过后特有的喑哑开口说:“王阉人你这话说的虽中听,但是你能不能把不要用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来跟我说话,我可不是你那些入幕之宾,对你那些个撩人的把戏没兴趣。”

    那个王阉人有些悻悻的说:“王爷考虑的怎么样了,这么美得妞您就舍得把她还给我?再说这在于你来说还不就是个举手之劳。您现在不也是还得靠着我家主子给你当靠山么,虽然说到时候我叫我家主子问你要这个也是一样,但我还是希望王爷您能识趣一些比较好。”

    “你……就只想当个尚书,没有别的了?”王爷的语气有一些迟疑,估计是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那当然,王爷,咱家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一个尚书就足够了这个还需要犹豫么。只要你一点头我回去跟我家主子为你美言上几句,这天下还不是让你做的稳稳当当的,说实话我家主子也不过是看中你现在的身份奇货可居罢了。没了我家主子给你支持你还不是一样得滚回梁丘那个屁大点的小地方当你的土鳖去,我来这趟可是我们家公子吩咐的,不然你以为我想来么?”

    “是是是,王公公您说的是,不知道律公子他有什么指示么?”

    一提到这个律公子王爷的态度顿时就软了下来,看来这个律公子应该跟这次篡权谋位脱不了关系,左尘一边推测这这个律公子可能的身份一边听,不知不觉间身子已经起来大半倾向墙壁的方向。

    睿言好笑的看着刚才还“吓”得一副战战赫赫像只猫一样的左尘,现在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突然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是为了他在认真,的确,为了他的皇位为了他才被迫放弃伪装的生活认真的对待一件事情。

    不管当时他是不是自愿的,他都要感谢他的父皇留给他这样一个有大才的人,虽然睿言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让他甘愿将自己倾世的才华隐藏起来,但那些都不重要了,此刻他是为了他在努力,坐在高高在上冰冷的皇位上他的心第一次感觉到温暖,不感觉到孤单。

    “有什么指示也得王爷您拿出来点诚意听不是?我们主子的心意到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们点甜头尝尝呢?”

    王公公倨傲着并没有马上要将事情说出来的意思,而是借机要挟王爷,左尘的心中也是一紧,这个阉人竟然想让王爷违反祖训让他到朝堂为官。

    不管是王爷做皇帝还是现在的睿言坐在皇位上这天下始终姓的都是赵,赵家先祖皇帝在祖训里流下来过一条明确的说外宦和后宫不得入朝堂干政,而这阉人竟然想要染指朝堂,却不知这是这个阉人自己的意思还是那个律公子的意思。

    如果真如这个阉人所说的这样做的话,刚刚登上皇位就任命一个这样的货色为朝廷命官的话,恐怕祥瑞亲王这个好不容易坐上的王位也坐不稳当,不得不说这个律公子心机之深不可测啊。

    左尘也有些屏住呼吸的想要听到祥瑞亲王的答案,刚才虽然在小皇帝面前如此斥责祥瑞亲王,可他到底还是睿言的亲叔叔,而且听睿言的口气好像并不想将祥瑞亲王严办了,左尘此刻只希望祥瑞亲王不要如此糊涂答应下来,不然恐怕最是无情帝王家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到时候本王能够坐上王位,那公公你可就是开国大功臣了这点要求算什么。就算到时候律公子想要这半壁江山,那也是没问题的,不知道公子有什么话要公公传达给本王啊?”王爷顿了一下,虚浮的声音带着谄媚和祈求的音色低声跟王公公商量。

    果然听到这句话以后左尘就感觉到一阵冰冷,顺着那阵寒气的方向左尘看见了一脸寒冰的睿言,但即使面色寒若冰霜但那娇俏的脸蛋却硬生生的见那份冷厉的阴狠给柔化了几分,不知不觉有些出神的左尘感觉到那有些刺人的凌厉目光,立刻又一副微臣惶恐的样子匍匐在了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