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楔子

作者:灸舞倾城字数:2509更新时间:2019-07-04 12:35:30
天保九年夏,景帝突降昭曰,左尚书家有次子左尘才素闻其德兼备,品行端正刚正不阿有大智慧,今有丞相一职由其任之,望其为国为民尽心劳力。

    这突如其来的一指诏书顿时就将尚书府中傻站着的一干大大小小给砸蒙了,左尘那是谁啊,那是艳名满京华的琉璃公子尚书家为官三代唯一出现的那么一个不孝子。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位艳名满京华的琉璃公子吃喝嫖赌喝花酒无一不在行,最爱去的就是那西街出了名的烟柳巷子,惹得各位俏美娇娘思念频频。

    左尘样貌俊朗举止风流诗词歌赋皆不在话下,欠下一屁股风流债,隔三差五的就有貌美的女子抱着孩子上门认亲,时常气的左尚书暴跳如雷追着他满院子跑。

    就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浪荡子谁也没想过有一天他还能步入朝堂,还一步青云成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丞相。

    这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的皇帝诏书一下来,跪在尚书府里众人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惊愕者有之,傻眼者有之,不信者有之,就是没有一个人脸上出现高兴表情的,最夸张的是左尚书一翻白眼吓晕过去了,而左尘本人更是一副被雷劈到了的表情。

    来传旨的徐公公是当前景帝眼前的大红人,笑呵呵的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左尘说:“二公子,老奴在这里先给您道喜了。顺便转达一句圣上的问候,追风公子,别来无恙啊?”

    “圣上?我不曾见过那个皇帝老儿,他是如何知道追风公子的?我又何时应承过什么约定?”左尘的态度颇为傲慢,那双水色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精光一闪而逝继而又是一副浮夸公子的摸样。

    “你这个死小子给我跪下,竟然敢对陛下无礼,看来平日里对你还是修理的不够。”左尚书一抬头摸了一把自己头上的冷汗,狠狠地瞪圆了自己的眼睛白了他一眼,另一只手作势的扭住他的耳朵,就听见左尘的一声惨叫,末了左尚书也觉得心疼了才松开,一脸谄媚的靠近公公笑着说:“公公,你看这个......。”

    “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日在太行山上你可曾还记得,那时救下的两位老者?”徐公公摆摆手,又对左尘道。

    “老者?”左尘突地眼前一亮,再仔细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徐公公突兀的似乎想起了什么。

    徐公公高深莫测的笑笑,嗓音略带刺耳的尖锐突兀的说:“望公子不要忘记当日的誓言,机会来了要把握住,老奴时间不多了,这就要回宫去复旨了,您接旨吧。”

    “当年的承诺?”

    左尘怔怔的结过徐公公手上明黄色的锦缎目光有些呆泻,就连徐公公什么时候穿着墨蓝色的褂子离开的都没有注意,思绪径自的就飞回了三年前.

    那时候他还只有十三岁说是孩童年纪还有些大说是少年还有些小不上不下的年纪,那时他刚刚学成下山奉师命下山历练真是踌躇满志的年岁。

    此刻老皇帝那张大大的御用办公桌上已经摆满了一摞子厚厚的关于左尘的过往,包括他几岁开始尿床,几岁跟那个女人由少年蜕变成的男人,什么时候起床吃饭如厕等等零零碎碎的琐事事无巨细全都能查到,有一部分可能连他本人都不知道此刻却清清楚楚的摆在老皇帝的桌子上,果然没一个皇帝是一个省油的灯。

    “陛下,你得旨意已经传到了。”

    “是么?那个小娃娃都说了些什么,说起来因为朕的一时大意这些年苦了他了,咳咳......咳......。”老皇帝坐在桌前对着一落看起来有些厚的资料落寞的说,思绪却已经不知不觉的回到了三年前。

    “皇上,那个左尘真的行么?真么看都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娃,这江山社稷怎么能够安心的就交到他的手里啊!”

    “老徐啊,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个孩子自有他的妙处。我们都老了,日子也快到了我相比于左家的那个孩子我更不放心言儿啊。”老皇帝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奏折放下,有些混沌的眼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老伙计。

    “陛下你放心吧,太子他虽然现在年幼但他毕竟不是普通的孩子不是么,咱们太子三岁能文五岁能武七岁便可出口成章过目不忘,这天下哪有如此聪慧伶俐的孩子,要我说将来我大宋能有如此明君实在是我大宋之福啊。”徐公公目光略带宠溺的的看向太子睿言所在的朝阳宫,想起什么了似的褶皱的脸上带上一份笑意,使得那张凌厉的脸颊看上去有些老人的慈祥。

    老皇帝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便在无话,眼底的忧虑虽是淡去了一些却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此刻老皇帝口中所担心的太子睿言正在昭阳殿里细细的品读一本厚厚的兵法,略显稚嫩的脸庞带着迤逦的绝色,倾城的面容显然不是遗传自他那个威武英气的父皇,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烁着锐利的目光,薄唇紧抿带着一股子天然的威严,周身上下透着深不可测的危险气息。

    “太子殿下,你要的那个人的资料已经查到了。”一个黑影突兀的出现在睿言的桌子边,无声无息。

    “恩?已经查到了么,除了前些日子你们带给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风韵史,就没有些别的了么?”睿言冷冷的看着跪在眼前的暗卫,清冷的嗓音中带着的温怒让跪在地上的人有些颤抖。

    “有新的进展,这有些诗歌是左尘喝多了时候作的,目前看这些诗歌极富文采不像是一个常年沉醉在酒色中人该有的作品,属下斗胆推测目前看见的左尘极有可能是伪装出来的。”

    “恩,东西留下吧,我等下看,你们继续去查有新的情况在来回禀。”睿言若有所思的白白手,示意他退下。

    一道黑影闪过屋内又恢复了平静,睿言不耐的皱起剑眉并不懂他父皇此刻正在想些什么,据暗影回报一刻钟前他父皇刚刚下了一道圣旨将左尚书的次子左尘拜为丞相。

    这个左尘在朝堂上的名声并不好,但是老皇帝在大动作的收拾了卓成之后竟令人大跌眼镜的跳过老一辈直接任命左尘为相,之前却连一点风声都没透却不知道是为何意啊,苦思半日无果之后睿言便决定静观其变,不过对于这个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年丞相心里多了一份好奇。

    尚书府里,怔忪了半日才反应过来劲的大大小小勉勉强强的接受了左尘被任命为丞相的这个事实,但基本上大家现在都是战战赫赫的看着她们丰神俊朗的左二少爷,都有种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感觉——随时掉下来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