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不情之请

作者:大内神探零零发字数:2551更新时间:2019-05-18 18:30:39
    来人是陆家的嫡子,名唤陆霸,尽管年龄不过二十出头,但奸淫掳掠,杀人放火之事却早已成了家常便饭,是故,乌程的百姓们就私下里给他取了个外号,名叫“陆阎王”。

    关于陆阎王的事迹,狄春多少也有些耳闻,对于一向嫉恶如仇的他来说,自然不会对其有一丝好感。可是眼下情况特殊,尽管陆霸一脸不善,但他还是强忍住了胸中的恶气,对着陆霸一抱拳道:“就当卖狄某一个人情,如何?”话语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他知道对于这种人来说,只有利益才是最为实在的东西。

    “就你……”虽然知道狄春的身份,但陆霸却依旧一脸不屑地努了努嘴,从牙缝中吐出了两个字后,就将一双蜂目转到了唐欢的身上。他迈着鸭步来到唐欢的身前,尽管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但他那一双炽热的目光却是犹如一条猩红的狗舌一般赤裸裸地在唐欢的身上舔来舔去,倘若不是上次见识了霸王的厉害,让他稍微收敛了些性子,恐怕他现在早也不只是看看这么简单了。

    唐欢自然察觉到了陆霸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她的心情本就不好,哪还忍得下这口恶气,左手一抖,一把锋利无比的铁剑顿时就出现在了她的右手上。只见她脚尖一点,瞬间就来到了陆霸的身前,剑尖也顺势对准了陆霸的咽喉之处。

    陆霸的身旁虽然高手众多,但却怎么也不会料到在武康居然还有人胆敢对陆霸做出这般“逾矩”的动作。惊诧之余,正要动手相救,却不想唐欢的动作更快,剑尖顿时刺入皮肤,伴着陆霸本能的一声惨叫响起,众家奴也只好暂时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锥心般的疼痛感让吓傻了的陆霸缓过了神来,他刚想拔腿而逃,却不料狄春率先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狄春双手如猛虎下山般朝着陆霸的双臂猛地一抓,一声细微的骨骼碎裂声响起后,就将陆霸的双手反锁在了背后。

    陆霸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可是不管他如何挣扎怒骂,他的身体却依旧被狄春的双手紧紧地钳住,一动也不动。

    然而,事有阴阳,就当狄春拿下陆霸的时候,却给了家奴们偷袭狄安的机会。还不等狄春等人反应过来,孙三和狄安就被陆霸的手下给抓住了。

    这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片刻之间,待殿内百姓弄清了形势后,双方却已陷入了僵局,不过显然局面明显对狄春这一方不利。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流逝,但是狄安的病情却显然是拖不起的。狄春一把扭住陆霸的脖子,脸色涨红地怒喝道:“放开他们。”

    “谁敢,谁要是放了他俩,本公子就要谁家鸡犬不留。”还不等家奴们开口,陆霸就抢先一声怒吼,“还不给本公子立马宰了那两个田舍汉。”尽管自己的性命掌握在狄春的手中,可是一番话却依然说得杀气腾腾,看来还是有几分心机。

    陆霸的疯狂言语不仅让家奴们犹豫不决,也使得狄春两人紧张了起来。倘若按照这个节奏下去,他们必然是第一个妥协的。

    “动手。”

    陆霸的催促声又一次响起,犹若阎王索命一般,听得狄安一头细汗,真的没有解救之法吗?他的目光绕着大殿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大殿中的楚霸王塑像上。

    “慢着。”就当陆霸又要开口时,大殿里却走出了一人。狄春细眼一看,原来是刚才手持白羽的那个童子。

    童子来到了大殿门口,冷眼环视了一圈“闹事者”后,也不管各自身份高低与否,劈头就是一通恶狠狠地斥责:“霸王圣殿岂容尔等放肆,还不速速收手。”

    尽管童子的话语无比稀松平常,可是听在众人,特别是那群家奴们的耳中却犹若当头劈下了一道惊雷,震得众人不由脸色一白。他们此刻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怒莽,饶是平时有多么的无法无天,可是在见识了上次霸王恐怖的神威后,他们就知道在霸王祠要想活命,就只能像条狗一样夹起尾巴。

    他们迅速放开了孙三和狄安,双腿一软,连忙朝着霸王塑像跪拜求饶。

    狄春对童子的话却是不甚在意,不过他也没有多事,一把甩开了陆霸后,就两步跑到了孙三的面前,轻轻地接过了还在昏迷中的狄安。

    满肚子怒火的陆霸脱离了狄春的束缚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刚要发飙,却见童子的目光升起了一丝愠色,迫于霸王的“阴影”,纵然脸黑过玄铁,却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三位。”童子的视线转到了狄春的身上,目光也变得稍稍温和了起来,“巫祝有请。”

    狄春的粗眉一拧,没有回话,显然是在揣度对方的用意。然而就在狄春犹豫不决的时候,身旁的孙三却是高兴无比地跳了起来:“太好了,巫祝的医术在武康可是一绝啊,先生有救了。”

    听了孙三的话语,狄春的心也安定了许多。他看了眼殿外越来越大的暴雨后,就点了点头。

    有了童子带路,殿内的众人便很自觉地分开了一条道路。不多时,狄春等人穿过了殿侧的一道小门后,就来到了巫祝的房间里。

    房间里摆设很简单,除了放着几件祭祀用的器物外,就只有两方卧榻,而巫祝正戴着面具盘坐在一张卧榻上,方才持斧盾的童子守在了他的身旁。

    狄春等人刚一走进屋内,巫祝的声音就在屋内响了起来:“把他放在榻上吧。”

    没想到巫祝竟然如此仁义,狄春的脸色不禁一愣,他满含谢意地看了眼巫祝后,就将狄安轻轻地安放在了榻上。

    巫祝缓缓地来到了榻前,对着狄安看了两眼后,就扭头对着一个童子说:“姜汁半鸡子壳,生地黄汁少许,蜜一匙头,和水三合。”

    童子点了点头后,就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端着一碗姜水走了上来。

    狄春连忙拿过了姜水,尝了一口后,才将姜水给狄安慢慢喂了下去。

    等狄安喝完了姜水后,不多时,额头就沁出了一层细汗。

    眼见狄安的病情有所好转,狄春立马对巫祝行了个拜礼,道了声感谢。

    巫祝也没多说,带着两个童子就走了出去。

    “唐姑娘。”巫祝一走,狄春就对着唐欢一躬身道,“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你多多包涵。”说完,眼见唐欢并没有反应,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你这是干什么?”唐欢眉毛一挑,刚想扶起狄春,却被狄春挡了回去。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唐姑娘务必答应。”狄春满眼期盼地看着唐欢,背脊挺得直直的,大有不答应就长跪下去的势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