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一章 野兽剑

作者:中孚字数:3348更新时间:2019-05-18 10:15:48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筋疲力尽了,还没进屋,就闻到了屋子一股浓浓的饭菜香。

    推开门以后,映入眼帘的就是饭桌,饭桌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四菜一汤,两荤两素,里面不乏有我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肉和胡辣汤。

    “你回来了。”冷雪穿着一件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回来,一幅贤妻良母般地问我道。

    “回来了。”但是我的身体明显更加累,顾不得先吃饭,就一下倒在沙发上。

    “怎么了?看你这么累的样子,法医这么累呢?”冷雪解下围裙关切的对我说道。

    “嗨,别提了,本来今天工作不累的,然后参加一场葬礼,就累的不行了,差点连小命都搭上了。”我疲惫不堪无所谓地说道。

    “啊?参加什么葬礼了,和我说说吧。”冷雪听完很是惊讶,看到我很累,赶紧坐到我身边用小粉拳给我捶腿。

    我组织了下语言,尽量不把今天遭遇的事情说的比较可怕,以免吓到冷雪。

    “今天啊,我去警察局,发现前段时间一个很重要的录像丢失了,而且奇怪的是,竟然被一段别的录像给无缝衔接了,后来参加我最好兄弟的葬礼,被一个快死的人给陷害了,三个半阴人联手攻击我,差点没给我打的满地找牙,然后这个快死的人,竟然在做完这一切的事情以后突然死了,就好像他能控制自己的生死一样。”

    我觉得这么说既能透出悬疑灵异的感觉,又不会表现出恐怖的氛围,我觉得我真有写小说的天赋,赶明我一定要写本小说,叫做《悬疑灵异但不恐怖》。

    “半阴人?”冷雪听完我的话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听主神原来给我讲过,这半阴人遇血会激发它的阴气,然后使其变为半阴人状态。”

    我一听冷雪竟然知道半阴人这个词,接着又问道:“这阴人和半阴人的区别在哪里啊?”这也是我一直搞不懂的,《趟阴门阴术大全》对这个东西的记载也不详细,可能是因为趟阴门从古至今都是只跟鬼和人做生意有关吧,所以见不到阴人。

    冷雪回忆地说道:“这个东西,也是族长一直在研究的,族长岑桑儿一直想找到制作半阴人的方法,据说找了144年都没找到方法,但是她却找到另外一种方法,培育五爪,让五爪侵蚀活人的尸体,来操纵活人执念打开,然后让鬼婴吞噬其执念,这样就可以做成半阴人,只不过需要很长的时间,而这个鬼婴就是族长通过尸咒术制造出来的一种假半阴人的一种体现。”

    我听了冷雪的话,有些似懂非懂,但是明白了个大概,族长运用尸咒术来制造出鬼婴,之前也能看出来,族长用尸咒术做出来的假半阴人,和赵龙一家三口的能力有着天壤之别,因为婴儿是最纯洁无瑕的,也是最好操控的,但是执念近乎没有,我们也知道,如果想创造出一个半阴人,光有阴气是不够的,还需要执念,只不过阴气更重要一些,用尸咒术将婴儿变成假半阴人,然后吸收了五爪寄宿的身体上的执念,就可以变为真正的半阴人。

    “那怎么才能变成阴人啊?”我又向冷雪问道。

    “这个知道的就更少了,听主神提到过一耳朵,说制造阴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基本上靠制造是制造不出来的,只能是天成的。”冷雪回忆着说道。

    我长吁一口气,看来要是想制造出阴人还是很难的,之前我也了解过,这阴人的实力是半阴人的十倍不止,但是真正差距多大,我也不得而知,《趟阴门阴术大全》里也没有记载过,这半阴人的能力我也试过,应该是假半阴人的五倍左右,如果遇到假半阴人我一个人还可以应付一下,如果遇到个半阴人,我就难逃一死了,更别说真正的阴人了。

    但是我隐约感觉到,方家在做一个很大的计划,他们做了将近三十个鬼婴,肯定不是为了当妈妈用的,而且将这30个鬼婴全部做成半阴人,肯定是有别的用处的。

    目前我觉得,这个假半阴人,应该是二迈鬼的战斗力,而这半阴人,应该得有至少四迈的实力,因为小白都招架不住了,那这阴人,不得逆天了,但是这么一想,我的实力看来够勉强对付二迈鬼的了,也还不错,小白的实力应该是对付四迈鬼这样的,而马维祺,虽然说近战不行,但我觉得综合评比,他的实力比小白只强不弱。说着,我就想起了大美女方浅雪,反正目前见到了这么多美女,好像只有安流烟和冷雪能跟方浅雪比一个平手,其他人都不行,看着这么漂亮的美女,我怎么想都想不到,她会这么残忍,竟然杀了这么多婴儿,然后炼制半阴人,因为从上次她的举动,我总是觉得她是个好人,或者说,她没那么简单。

    “快吃饭吧,先别想了,一会饭菜该凉了。”冷雪看我心事重重,先行一步打开尴尬的局面。

    “好嘞。”这不,说着说着,我也有点饿了,感觉找了冷雪这么个女孩,着实有点占了便宜。

    我吃了口西红柿炒鸡蛋的鸡蛋,就这一口,我眼泪都下来了。

    “怎么了?不好吃嘛?都吃哭了?”冷雪看我红了眼睛,以为自己做的饭很难吃,委屈地说道。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起了我爷爷,我爷爷最擅长做西红柿炒鸡蛋和醋溜白菜了,那味道就是好吃,我来城里五年了,这是第六个年头,我再也没有吃到那个味道,但是这次吃你的,吃出了那种味道,所以才没忍住。”我给冷雪解释道。

    “哦哦,那咱们改天一起去看看爷爷吧,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想他,我也一样,很想我的爷爷。”冷雪说着说着,眼圈也开始红了。

    我也太不小心了,冷雪刚没了爷爷,我没事闲的为什么要提到爷爷的事情啊,让她不顺心了。

    “别难过,有缘你跟你爷爷终会再相见。”我安慰冷雪道。

    其实我知道我自己说的这是屁话,死了还怎么相见,但是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都有鬼和阴人了,见一面爷爷,应该不算······太难吧。

    “那你为什么不找你爷爷啊?看你这么想他。”冷雪哭腔般地说道。

    “有一些不得已,不能告诉你,再说,我爷爷不想让我回去,我得听我爷爷的话啊。”我只能这般给冷雪解释,我难道能告诉冷雪,我爷爷告诉我说,如果我回去了,他就把我杀了当下酒菜嘛?

    “啊?哪里有亲爷爷不想见亲孙子的道理啊。”冷雪狐疑地问我道。

    就是有亲爷爷不想见亲孙子的道理,这冷雪从小生在在村子里面,肯定是啥都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也都没见过,每天就生长在那一亩三分地。

    我胡乱地扒了几口饭,然后喝了胡辣汤,就对冷雪说已经很累了,想早点休息了,冷雪也很乖巧,收拾完饭桌就回到了房间,留我一人在客厅里。

    我拿出至阳雷击桃木剑,简单点说就是那把白色匕首。

    心道这名字太长,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我叫秦兽,总不能叫禽兽剑吧,那就取后面一个字,叫做野兽剑,这个名字好,很有野性,颇有我的风范。

    我打开我那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学习斩天御麟诀的第二式。

    第二式叫做,乾坤蓄力劈,我开始放师父演示的剑法,但是这招很特别,因为师父一开始动都没动,我还以为是电脑卡了呢,接着,师父就这么僵持了八九分钟,突然用剑劈到一棵树,离树还有大约五到十米的距离,直接将树劈成两半,而且剑压根就没有碰到树,那么应该是剑气劈的树。

    然后这一式就完了,卧槽,我一脸懵逼,这一式总共才10分钟,师父这一动不动养精蓄锐就花费了九分钟,然后再一劈,这我怎么看得懂,压根就没法学啊,之前的第一式夺步分魂斩,还有好多套路,十分钟全是套路,我也好慢慢摸索,但是这总共就一招,我怎么练啊,总不能我每天对着树纹丝不动地呆个八九分钟然后再劈一下吧,那世界上全都是世外高人了。

    算了,还是明天问问师傅吧,差点忘了,明天还得找死要钱聊道方面的事情呢,别熬太晚睡觉了。

    说着我合上了电脑,小心翼翼的将野兽剑放在枕头底下,还别说,有把剑放在枕头底下,睡起来确实安心了不少。

    我又看向安流烟的房间,她好像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过了,也奇怪的是,这冷雪怎么也不问我这屋子为什么不能住人啊,算了不想了,睡觉。

    躺下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坐起来玩了会手机,又躺下接着睡,这时候我听到了第一次来皇姑坟小区听到的奏乐声,这是古代皇族抬轿子的时候必须要奏响的音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