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库小说网 > 小说库 > 别坐末班车

更新时间:2018-12-03 09:05:26

别坐末班车 完结

别坐末班车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五十弦分类:恐怖小说主角:傅义山 唐晚

小说简介:别坐末班车傅义山唐晚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别坐末班车里,主要介绍了傅义山唐晚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灵异小说吧。听外婆说到这里,我真是毛骨悚然。我万万没想到自以为安稳的生活之中原来藏了那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可到底是什么东西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盯上了我?“晚晚,稍安勿躁。”外婆的笑容如将死之人一般平静。我不安地问:“您说自己只剩下七天命,是假的吧?”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浑身冰冷地躺在被窝里,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傅义山不知何时坐在了床边,隔着被子用手在我身上轻轻按了按。

我低声问:“你是在安慰我吗?”

“不是。”傅义山一把掀开了被子,“看窗外。”

我坐起身来,顿时被玻璃上密密麻麻的血手印给惊呆了。

就连窗台上也有鲜血渗了进来,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血液落到地上,一一拼成我的名字:唐晚、唐晚、唐晚……

那些名字不断向我逼近。若不是傅义山在我床边布下了禁制,我都不敢想象自己此刻会是什么境地。

我的心头涌起一阵邪火:“我们走。”

傅义山一愣:“什么?”

我踢上自己的鞋子,说:“我说,我们走。你应该很厉害吧?我倒要去看看那些水鬼到底要干什么。”

傅义山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疯了?”

“你看看地上的名字,写的是什么?”我用脚尖将那些名字抹开,冷笑道,“他们管我叫唐晚。至少,那水鬼知道我的名字。”

傅义山沉默下来,最终叹了一口气,让我不要太指望他。

他说他是鬼修,却不是什么大人物,生前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若非一身正气,这些年的经历足以令他多次魂飞魄散。

我信誓旦旦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给他添麻烦,而后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也听到了外婆刚才的话。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傅义山无奈地张了张嘴。我不给他争辩的机会,伤心地说:“我知道了。你才不在乎呢。不管我身上发生什么,只要能给你生孩子不就好了?”

傅义山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你这女人怎么如此牙尖嘴利?我若怀着那样的心思,怎对得起自己这一身军装?”

“那,你就是会保护我了?”我顿时眉开眼笑。

看不出来,傅义山是个面冷心热的性格。在此刻孤军奋战的环境下,他的正义感顿时让我对他好感度飞升。

傅义山将外婆留在房间里的符咒一并扫空,一打响指解除了床边散发着微光的阵法。

没有了法术的阻隔,室内的寒气一下子灌了进来。

如今九月份,分明应该是最闷热的天气,我却冻得浑身发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傅义山伸手在我的背上按了按,顿时有一股暖流钻进了我的身体。

“你毕竟是活人之躯,要小心阴气入体。”他的体贴恰到好处,果真是属于军人的风范。

只见傅义山从怀中取出一个纸人,扯下我的一根头发系在上头,接着用枕头做出人形,又将被子蒙了过去,纸人就藏在被子下面。

他的做法虽然粗糙,但胸有成竹的姿态却压下了我心中所有的疑惑。

做完这一切,傅义山便推开了窗户。

原先在门外骚扰我的东西已经不见了,只在地上留下了长长一条血迹,远远消失在村子里。

“走吧。”傅义山毫无预兆地抓住了我的手。

他是魂体,身上没有半点温度。但是他的手掌却宽厚安稳,一下子将我的手包裹在里面。

即便冷冰冰的,也让我觉得心安。

我脸上有些发烫,连忙低头掩盖自己的异样。

我们顺着血迹一路往前,穿过一片小树林后,周围愈发荒芜起来。

最后,血迹消失在了曾经“淹死”蒋大的那条小河边。

我站在昏暗泥泞的河岸上不禁毛骨悚然。面前的河水漆黑一片,下面不知有什么东西在洞,水面上咕咚咕咚翻着泡泡。

傅义山满不在乎地笑了一声:“出来吧。难道还要我下去把你打出来?”

水中翻腾了一下,逐渐探出一颗人头来。

那人头泡得鼓了起来,一露面就散发出一股恶臭,和此前我公寓里的味道一模一样。

我死死捏住了傅义山的手:“蒋大?”

“晚、晚晚。”蒋大一张嘴,就有一只小螃蟹掉了出来。

他颤颤巍巍地从水里探出一只手:“你没事吧?没事就好。我早就想要让你小心,可他们死盯着我,还拿我弟弟的命做筹码, 我……”

我从他的话里回过神来:“在车上摸我的人不是你?”

“不是,当然不是!”蒋大一摇头,脖子上松弛的肌肉就像是要断裂似的,看得我胆战心惊。

我又问:“那棺材里的名字呢?”

“我是想要吓跑你。”蒋大的声音听上去快哭了,“我只能用那种方式警告你外婆,让她知道这些东西盯上你了啊!”

如果不去看他可怕的模样,他听上去完全是我记忆中那个温柔阳光大哥哥的样子。

所以,我决定给他一个机会为自己辩护。

蒋大忙不迭说:他一直被人盯着,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才让小鬼来拍我的窗。他说缠上我的那个水鬼是之前死在山体崩塌当中的新郎官。为了不让他从中作梗,其他的水鬼们控制山魈挖出了他的尸体埋在这河里,让他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傅义山低低地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地评价:“苦肉计倒是用得不错。”

蒋大无奈道:“你们不信我是肯定的。但晚晚,你自己想想,哥哥从来没害过你是不?当初要不是让那水鬼缠上,哥哥也不会想要对你……”

“对我什么?”

蒋大一愣,旋即说我忘了就忘了,然后又劝我赶快离开:“这村子里的人都已经没救了。晚晚,他们一心一意冲着你来,你在这里谁都不能相信。我不敢求你什么,只希望你能够毁了我的尸体。这之后我是投胎也好,灰飞烟灭也好,多少是一个解脱。”

我看了傅义山一眼,后者接过话头说:“你的苦肉计玩得不错,可惜不足以证明你的诚意。既然想要我们给你自由,那就多少那出一些实打实的东西来。”

我点点头,道:“这村里到底发生什么了?”

蒋大警惕地四下环顾一番,这才说:“有些话我说不得。我只能告诉你,这村里除了你外婆之外,已经不剩下任何一个活人了!”

"别坐末班车"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