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库小说网 > 小说库 > 锁魂引

更新时间:2018-11-30 10:58:32

锁魂引 完结

锁魂引

来源:掌中云作者:曲神分类:悬疑小说主角:穆凡 沈梦柔

小说简介:锁魂引穆凡沈梦柔目录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锁魂引里,主要介绍了穆凡沈梦柔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将尸体放在地上,我跟小道士说,下面应该还有尸体的,只是这些人都不是本村人,所以没人关注,既然知道了,干脆再下去看看,如果真有,全部打捞出来。小道士自然不反对我这么做,反正不用他下水,况且是做好事,功德无量。我喘了几口气便再次顺着绳子爬了下去,又在淤泥里发现两具尸体,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这两具尸体打捞出来。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再下去找,却找不到了,或许就这三具尸体,也或许有的陷入淤泥太深,打捞不出来了。

通过对死尸的观察我们可以证实,三具尸体死亡时间都不同,其中有一具腐烂的最严重,虽然井底有淤泥,且异常寒冷,能起到一定的防腐作用。但那具尸体真的腐烂严重,轻轻一碰身上的肉就会脱落,好在是没有生虫,没有恶臭。

发现三具尸体,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立刻报案处理了,不大一会儿警方就接到报案及时赶到了现场,同时还带了法医前来。

村里的人也纷纷被吸引,一时间村子里发现三具尸体,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法医在验尸,女警在询问我们详细情况,我仔细看了看,这女警察还有几分姿色,难得看到这么年轻又漂亮的女警,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不过好像被她发现了,随即紧了紧上衣对我发出了警告:“看什么看,再看老娘把你抓回去!”

我尴尬的笑了笑,忙转移目光,把我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告诉了她,包括那些很难让人相信的诡异事件。她信也好不信也罢,这些事情是真实发生的,我没有说谎。

女警听完并没有感到多惊讶,反而表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并且把几个重点都记录了下来。她的反应让我感到疑惑,在我看来,干她们这一行的,应该不太会相信这种事情。

三具尸体被警方带走了,女警留了她的名片给我们,让我们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一定要打电话通知她。我接过名片看了看,原来这个女警叫冬梅,名字挺好听的,也确实人如其名,冬梅傲雪,有那么几分孤傲。

我们找村里人问了问,都说不知道打井队的来历,当初是村干部迎接他们的,可牛正直已经疯了,住进了医院,他们家还有个老太太和两个小孩,去了也问不出什么来。

小道士很纠结,他一连抽了几支烟然后对我说:“穆凡是吧,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一定要告诉你!”

“你说。”我眨了眨眼睛,心里开始忐忑起来。

小道士丢掉烟头,用脚踩了踩跟我说:“你的情况很糟糕,看来我们只有再去一趟黑沙河了,这次去一定要弄清楚是什么东西在害你,争取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万一找不到,你活不了几天了!”

或许一开始听到这话我会害怕,不过现在嘛,似乎一切都无所谓了,奶奶生死不明,除了奶奶之外,似乎也没什么人值得牵挂了。我父母常年在外,一年到头很少有机会见面,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这件事也就一直没敢告诉他们。

如果可以活,没人想死,可我如今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许不久后我就会离开人世,谁知道呢。

小道士告诉我,去黑沙河一定要晚上去,今晚他会在黑沙河做一场法事,这场法事主要是超度河里的冤魂,可能的话,最好是把赵铁柱的鬼魂找出来,只有它更了解黑沙河的情况。

赵铁柱死了一年了,鬼魂居然还在人间,确实让人难以置信,更离奇的是,它曾多次出现给我暗示,可我不知道该怎样找它。

我们俩是发小,从小关系就很铁,得知他的死讯后我哭了好几天,也不枉我为他掉眼泪,他死了还能惦记着我,这辈子值了。我想,要找到他的鬼魂,首先可以从他的亲人着手调查,他爹为了他已经投河自尽了,他还有个老娘。

铁柱的老娘是个傻子,自从铁柱和他爹离世之后,铁柱他娘一直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村里好心人多,一日三餐不用愁,可生活条件就差了点。

由于神志不清,铁柱他娘不会自己洗衣服,整天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甚至会随地大小便,村里一些不懂事的小孩经常欺负她。

说起来我也有很久没有去看过铁柱他娘了,平日里我隔三差五会给她送去一些吃的,帮她做做家务,她虽然傻,但我知道她认得我,每次见到我就笑的合不拢嘴。

我跟小道士说,要找到赵铁柱的鬼魂,只有去他家一趟,铁柱是个孝子,肯定会去找他娘,晚上我们可以先到铁柱家走一趟,然后再去黑沙河。

距离天黑尚早,我们先去了一趟藏龙风水地,小道士对于他师父的遭遇一直耿耿于怀,他想要弄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赶到那里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埋葬牛老爷子的那块地,本来种的有小麦,眼看着就要成熟了,几天没来,小麦死了一大片。

我俩仔细看了看,这片庄稼地以牛老爷的坟为中心,五十米外的麦子都枯死了,而且麦田里裂开了很宽的缝隙。

通常只有遇到大旱天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可埋葬牛老爷的那天已经下过一场暴雨,降雨量很大,不至于这么快就干旱。

小道士显然看不出名堂,收起罗庚不住地摇头,然后便招呼我回村。回来时是下午,村西头的花婶刚好在路上遇到我,急匆匆的走过来对我说:“小凡,可算找到你了,我刚从县医院回来,你叔阑尾炎发作了,我们家出了点问题,想找曾道长给看看,可大家说曾道长死了,他的徒弟跟你在一起?”

“我是曾道长的徒弟,发生了什么事?”小道士上前一步问道。

花婶脸色不太好看,说起话都喘着粗气,她让我们跟她回去一趟看看。跟着花婶来到她家,首先便看到院子里死了一条狗,平日里村里最凶的大狼狗就是她家的,这条狗最喜欢追着小孩子咬,为此事不少人登门兴师问罪。

花婶指着那条狗跟我们说:“我才一天不在家,狗就死了……”

“这种事情应该报案处理比较好吧?”小道士皱了皱眉,点了一支烟。

“不是,你听我说完,大黄死的太奇怪了,脖子上有两个洞,像是被咬的,而且大黄嘴里有一块布,看上去有点问题!”

小道士立刻上前看了看,狗嘴里确实咬着一块布,但是咬的太死,费了很大劲才拿出来。小道士拿在手中看了许久,随即脸色一变,将烟头丢掉对我们说:“你们看,这像不像寿衣上面撕下来的?”

他不说我还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黑布,只是上面有一些难以看到的花纹,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确实像是寿衣的布料!寿衣这种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见过的,我们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测,就连花婶也不确定。

小道士跟她说不要担心,只是死了一条狗,弄不好是被别人家的狗咬死的。随后小道士在院子里和屋里拿着罗庚看了看,说没什么问题,如果还有问题虽然可以找他,然后便招呼我离开。

从花婶家离开后小道士跟我说:“那是僵尸咬的,村里闹僵尸了!”

我大吃一惊:“不会吧,真的有僵尸?”

“你可以不信,僵尸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总之小心为妙,万一碰到了,暂时闭气就可以逃过一劫。”

这么一耽误太阳已经下山了,对于闹僵尸这件事,我不太相信,但是狗嘴里咬的的确是死人穿的寿衣,这又作何解释?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我们去了赵铁柱家,铁柱他娘依旧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口,看到我来了只是一个劲傻笑,甚至把小道士当成了铁柱。

此刻她情绪激动,拉着小道士的手,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儿,你回来了,妈给你做饭。”

“我不是你儿子,放开,我说你这老妇人……”小道士本能的挣扎。

我制止了他,悄悄对他说:“你就假装是她儿子,让她开心一下也好,帮帮忙,事后我会尽量补偿你的!”

“我只是替师父完成他未完成的生意,可没说要当人儿子……算了,就当做好事吧!”小道士叹了一声,总算是答应了。

铁柱他娘神志不清,做的饭菜更不用提了,根本不能吃,菜里还有土,可她硬是让我们吃,还看着我们吃,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本来小道士是想找铁柱他娘问一些问题的,看到这个样子,有什么问题也只能憋在心里了。他跟我说,只有等到夜再深一点试试招魂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铁柱他娘满嘴胡言,我俩只是静静地陪着,无法正常交流,夜深了我们便点了一盏灯,坐在屋子里等着子时的到来,小道士说,子时为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撞鬼的时候。

"锁魂引"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