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章 她也是我的学生

作者:微微子字数:2320更新时间:2022-09-23 23:11:23
    一听到喻珏这夹枪带棒的话,夏棋瞬间就炸了。

    她想骂回去,但祝予倾捏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

    “我没那么龌龊。”

    祝予倾别过了脸,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她断然不会再出现在许衍面前。

    喻珏看不惯她,她也能理解,许衍乐意帮她,是情分,不帮她,也不过分。

    但她就是有点委屈,觉得自己被人冤枉了,心里很难过。

    “不龌龊,就是心里不怎么单纯。”

    许衍的声音没什么情绪,可那话里的意思,也够明白了。

    祝予倾心里憋得难受,可看看许衍,又看看喻珏,最终还是没敢把话说出来。

    她没立场在许衍和喻珏的面前说任何东西。

    喻珏盯着祝予倾看了很久,眼神中却已经带上了几分敌意。

    她知道许衍的身边之前跟过一个女人,为了把住许衍,只能大度地当作不在乎。

    男人嘛,尤其是许衍这种优质男人,结婚前有几个女人,她不是不能忍。

    可许衍对祝予倾,好像有点太在意了。他不光知道祝予倾住在哪儿,甚至一看到她晕过去了,就急匆匆地抱着人来医院,把她这个“未婚妻”扔在一边。

    偏偏祝予倾还当着他的面,在和许衍“表露真心”。

    这喻珏可就不能忍了。

    想到这里,喻珏突然笑了起来。

    “许教授,你这个学生确实心思不太单纯啊,生病就生病吧,陪护不叫家人,不叫朋友,却偏偏叫老师,叫别人的未婚夫,你说她是不是想干点什么呢?”

    她的话着实是有些毒,扎得祝予倾眼睛红红的。

    喻珏这话,不就是在说她其实就是故意的,全都是为了勾上许衍吗?

    可她也没叫许衍,她只记得自己晕过去了,她真没想到许衍会突然来,还是来给她送项目的东西的。

    她还以为许衍忘了呢。

    倒是没想到喻珏对她的敌意竟然这么重了。

    许衍瞧见了祝予倾的变化,当下就领会了喻珏方才那话里的意思。

    “谁说不是呢。”

    他扯了扯嘴角,竟然是应和了喻珏的意思。

    祝予倾方才还没感觉有多委屈,可现在心里是彻底泛滥开了。

    “许教授,我是你以前的学生,我不是这种人。”

    她吸了吸鼻子,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来反驳喻珏。

    她从小就是个乖学生,不喜欢和人吵架,这辈子最荒唐的事情也就是勾上了许衍。许衍以前也觉着她乖,既然不会吵架,那她也就只能装装委屈了。

    不过许衍看起来很不吃她的这一套,他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后,很快便兴致缺缺地别开了眼。

    “喻珏也是我的学生。”

    他简短道,听意思,是要护短到底了。

    学生和学生也是不一样的。

    祝予倾不想再和许衍纠缠下去了,她拉着夏棋,想走,却突然让喻珏从后面拽住了。

    “学姐,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喻珏紧紧地盯着她,像是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似的。陡得,又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

    “许教授的办公室隔音可不好,我知道那天和许教授在办公室里弄的,是你。”

    “许教授也知道外面的是我,可他还是让我听着你被弄了,你就不想知道,许教授为什么要这么办吗?”

    我不想知道。

    祝予倾最终还是没能把这句话从嗓子眼里面挤出来。

    她虽然在勾许衍的时候,胆子是大了一点,可也着实没有勇气去面对一个真的听了他们墙角的人。

    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跟着许衍一起来的。

    祝予倾最终还是没能硬撑下去,拽着夏棋逃走了。

    一直到坐回了车上,傻眼许久的夏棋才反应过来。

    “乖乖,倾倾,你和许衍,你居然和许衍是那种关系啊?”

    看着祝予倾的半张侧脸,夏棋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她之前只以为祝予倾是去和许衍套近乎,结果谁知道,套着套着,竟然套到床上去了?

    “那我也没别的办法,是我求到许衍头上去的,现在这样,也就当我自作自受。”

    祝予倾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窝在车座椅上自暴自弃。

    “那你也不能……哎呀,你玩儿地过许衍吗,你就敢去套他?”

    看到祝予倾这幅作态,夏棋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去戳她的额头。

    “再说了,许衍那是谁,那是你能吃得下去的人吗?你别看他现在是个老师,背地里还有个秦家呢!他能把你当个玩意儿都不错了,你还凑上去!”

    “我没想到会闹到这样,我本来就只想做个项目。”

    祝予倾拨开了夏棋的手,疲惫得很。

    等到家的时候,祝予倾的脑子里已经塞满了夏棋的念叨。

    “倾倾,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去招惹许衍了,他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人。他看起来斯文,但是你玩儿不过他的,他特别狠,你一定会栽了的。”

    临走的时候,夏棋还语重心长地对着祝予倾叮嘱道,说的祝予倾捂着耳朵连声喊“知道了”才罢休。

    夏棋走后,祝予倾一头扎在了沙发上,抱着抱枕,迷迷糊糊的。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以前读书时候的事情。

    许衍就教了她一年,光是那一年里,她见过的狂蜂浪蝶就不下百人。

    有来蹭课,为了混个脸熟,故意坐第一排的,有明明不是他们专业,还硬要举手回答问题引起许衍注意的,更有甚者,甚至带着爱心便当,一到中午的课就在教师门口蹲着,只等着许衍出来的时候给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